• 28、祭天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34本章字数:3010字

    夜深,景仁宫。

    佟佳氏回到寝殿脱了鞋袜,李嬷嬷忙呈上一块热帕子递给佟佳氏敷面,一旁早已经准备好洗漱用具的水烟,水秀,水纹三大宫女也一应围上来,有条不紊的替佟佳氏通头发,卸护甲,揉腿等。

    佟佳氏今天回来脸色不大好,疲惫中透着一丝薄怒,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打起精神伺候着。

    李嬷嬷是佟佳氏的奶娘,跟着佟佳氏从内大臣佟国维府到紫禁城。虽然奶着佟佳氏长大,也熟知佟佳氏的性子,却始终低眉顺眼的,从来不敢拿捏主子半分。一方面是畏惧佟国维一族的权势,另一方面,也与这个佟佳氏的泼辣性子有关。

    主子是什么样的她心里面最清楚不过,刚入宫那会子孝昭仁皇后还在,她就敢暗地里给皇后叫劲,是个争强好胜的。

    偏她那会子已经将宫廷险恶瞧的清清楚楚,见过好些个稍有不慎就丢掉了性命的奴才。主子的命到底金贵一些,可也是皇上皇后的奴才。

    好多次李嬷嬷半夜里吓得惊醒,担心主子被人揪住了错处而受罚,连累了她们这些奴才。好在后来主子慢慢理事,待人渐渐宽和起来,再后来孝昭仁皇后没了,主子也被提了皇贵妃,就是名副其实的副后,再没人敢小觑,也就渐渐放下心来。

    今天的事情李嬷嬷也看得清清楚楚,皇上恩准了科尔沁的雅公主随行祭天,这事情虽然稍显意外了一些,可也绝对犯不着主子生这么大的气,退一万步来讲,即便是雅公主入了皇上的眼成了嫔妃,一时间也越不过主子去。

    再说,京城外头还有佟丞相呢。那雅公主有什么呀,一个远在天边的王爷,成不了气候的。

    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的,佟佳氏没有开口说话,她也不敢擅自开口宽慰她,只得默不作声的伺候着,等着佟佳氏自己想开那是最好的。

    洗漱完毕之后,李嬷嬷伺候佟佳氏换了寝衣,打发了宫女出去,佟佳氏这才终于开口了,“皇上今晚上还是独宿乾清宫吗?”

    李嬷嬷预备着佟佳氏会问起,早已经打听了个清清楚楚,她点头答道:“回主子的话,是的,乾清宫的张德海三刻前来报,说皇上今儿提了,这阵子都不来后宫,想必也不会翻牌子了。”

    佟佳氏脸上这才和缓了些,在镜子前坐下,凑近瞧了瞧,发现眼下乌青一片,又担忧起来,“终究是年岁不饶人,如今我这样子哪里能够比得过那些鲜花一样的女孩子们。”

    李嬷嬷忙躬身笑道:“娘娘哪里显老?按奴婢说娘娘如今的摸样还像是双十年华呢,娘娘只不过是这阵子劳累,脸色有些疲惫了,可正是这样才刚刚好呢,叫皇上能够瞧得见娘娘的孝心。”

    佟佳氏目光微微一柔,拿起妆台上的一只碧玉簪子在头上比了比,心道国丧期间自然是不能够穿红戴绿的,可也不能够不加修饰,如今这年岁,哎。

    佟佳氏比康熙还要大两岁,却进宫的晚,在康熙大婚三年之后才入的宫。作为孝康章皇太后的嫡亲侄女,进宫一路运途通畅,曾几何时她也满足于自己的得天独厚,即便是犯了些错误,康熙都对自己隐忍。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越是满足于自己此刻拥有的,就越是害怕有朝一日会失去。归根到底,始终是她内心缺失一种叫做安全感的东西。

    在这跌宕起伏的深宫墙垣,为了让内心能够稍微踏实平静一些,她只有充分发挥自己的天然优势和性格去捍卫已经得到的荣誉。

    倒不是说她是那种大奸大恶的,像以往宫斗剧中的主旋律诸如陷害嫔妃,谋害皇子什么的事情她是做不出的,但她会花心思阻止康熙跟其他小妃嫔见面,或者在选秀的时候把最漂亮的女人先撂倒等这些小动作。

    总的来说,康熙后宫虽然人多孩子多,却还是很平静的。

    “祭天!”

    佟佳氏突然发狠咬出了这两个字,着实把李嬷嬷吓了一跳。李嬷嬷自然明白佟佳氏恨的是什么,只叹这主子什么都好,就是爱犯妒忌,在外面还不轻易表现出来,只会自己跟自己生闷气过不去。

    她早已经有了准备,忙宽慰道:“娘娘别跟一个小丫头片子计较,娘娘贵为皇贵妃之尊,那小丫头即便是再有能耐,又怎么能够捍卫您分毫?”

    佟佳氏却来了劲,将碧玉簪子狠狠拍在桌角,转头喝道:“人家也是金枝玉叶,太皇太后的嫡亲侄孙女,皇上的亲表妹!又是这样的年纪,我哪里能够跟人家比?”

    佟佳氏这些年渐渐在乎名声,处事也老练了起来,像这样的酸话当着其他人的面她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的,可眼下再无旁人,李嬷嬷早跟她密不可分,这才使起了性子。

    或许是无意中瞧见镜子中自己难看的怒容,佟佳氏这才收敛了几分气性,望着一旁沉默不语的李嬷嬷,叹了一口气。李嬷嬷的性子太柔,自己这么些年,要是能够跟她和一和就好了。

    李嬷嬷知道她心里头难受,不让她把气都撒出来她是不会好过的,只好柔声在一旁劝慰着。

    佟佳氏像是在自言自语,两眼发直的说:“你是没有瞧见,皇祖母临终前紧紧拉住皇上和那丫头的手,八成是要把那丫头托付给皇上的意思。如今看皇上的态度,只怕再过不久,那丫头就要跟我比肩了。”

    我跟在祭天队伍之中,全员步行。

    朝霞便整军开始出发了,而我大概是夜里两点半就起床准备,以前去北京旅游的时候,坐着旅游大巴从紫禁城到天坛,还不算堵车的情况下都得一个小时。

    今天却是步行过去,我低头望了望自己的两寸厚的白靴,心想辛亏我没有裹小脚。

    皇帝出行,规格自然是隆重浩大的。丰台大营的士兵们来了将近一半,除去前后方探路清道的,随行的官兵大概在一千人左右。

    康熙就在人群中间,他全身只有腰带是赤金色,其余是一片雪白,背影略微弯曲,大约是伤心太过的缘故。几个皇阿哥都随行出来,就在我不远的前方。

    走到日头正午,我嘴唇发白,体力渐渐不支了。此时乾清宫的总管太监张德海小跑着步子过来小声对我说:“雅公主,皇上吩咐了,若雅公主身体不适,可以上轿子稍作歇息。”

    我抬头,朝康熙的方向望去,他仍朝前走着,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我体力不支的。

    随行的这么多人都没有喊累,偏我一个人要求乘轿子,就因为我是个女人?我一咬牙,对张德海笑道:“多谢皇上,有劳张公公转告皇上,我如今还能够撑得住。”

    张德海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哈了哈腰,便又一路小跑着往前去了。

    一旁的康泽木扶着我,奇怪的问道:“公主何不趁这个机会休息一下呢?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呢。”

    我摇了摇头,没有做声。我是相信鬼神之说的,要不然我也不会机缘巧合的来到这里,我只愿意用我最诚挚的心意,去祈求那个可爱的奶奶在天国多一份安宁。

    又过了一会儿,队伍停了下来,我看不到前方的情况,便叫康泽木上前去打听,才得知有王府在路旁设了路祭。

    一路上我也见过不少的路祭,如今京城里亲王,郡王少说也有十几位,另外还有好些达官显贵,与孝庄有姻亲的,有主仆情谊的,在路旁设祭,供上牌位瓜果,披麻戴孝跪烧纸钱于情于理也是说得过去的。

    可为这个停下还是头一次,不知道是哪家的王爷这么得皇帝的面子。

    我也不去理会,只趁机站着靠康泽木的肩膀歇了歇,活动活动脚踝。有大半年没出门活动了,这区区徒步都快吃不消了么?

    好不容易走到了天坛,已经是晚霞时分了,祭天仪式只能在明天白昼进行,我们一行人被安排在天坛行宫歇下。

    康泽木小心翼翼的为我脱去鞋袜,我“嘶!”的哼了一声,原来脚上起了好几个水泡子。

    都怪这古代的袜子,虽然是棉的却不十分精细,穿着没那么贴合脚,走了一整天的路,不起水泡才怪呢。

    一会洗漱过后,还得叫康泽木去这附近问问有没有伤药来涂一涂。

    正想着,外头是张德胜的声音,“雅公主。”

    这天坛行宫其实就是一个稍微大一点的四合院,据说以前是明代一位皇帝养在宫外的小老婆住的地方,有些简陋。

    我随身又只带了康泽木一个宫女,外面虽然有两个侍卫把守,却不方便进屋传话,于是张德胜只好倚在墙角喊了。

    我已经脱了袜子,自然不好再穿上,便叫康泽木过去问他什么事,“有事你在门口替我回了就行,能不进来最好别进来。”

    不一会,康泽木回来了,手里多了一个天青色小瓷瓶,打开一瞧,正是治脚伤的芦荟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