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6、康熙的矛盾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35本章字数:3021字

    我的话一说出口,这里有大概五秒钟的沉默,所有人都不出声,就这样望着我,茶也没有喝,我突然感觉自己很蠢,在这群见多识广的内大臣面前卖弄什么?脸“蹭”一下的就红了,真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算了。

    谁知道康熙却连声叫好,干脆站起来笑道:“小雅说的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样大可以先派出先遣部队,至少不让噶尔丹安逸下来,而我军却可以趁机整顿休养,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再与噶尔丹决战!”

    他自信的笑道:“等到那个时候,朕要御驾亲征,亲手将噶尔丹的首级斩于马前!”

    屋内的大臣们都激动的跪下来,三呼万岁,我在那里站着也不是,跪下来也不是,我干脆把心一横,装作没看到他们的热水沸腾,就只坐着不动。

    这次小讨论一直持续到了黄昏,夕阳的余晖射到屋内的案角上,阳光已经成了红色的了,康熙看看怀表,惊讶的说时间过得这样快,便下令让御膳房传膳进来,并给上书房大臣连同我一起赐宴。

    张德胜立马出门去办了,大臣们自然也要站起来谢恩的,我心想,这老板还算不错,留人加班知道要管人的饭。

    这顿饭倒是稀松平常,没见什么鲍鱼熊掌仙鹤肉等稀罕东西,预备的是这个时节时令的鲜川贝玉米笋,黄瓜切丝炒百合,香菇鹧鸪浓汤,野山椒炒鸭肉,猪蹄莲藕,茭白炒五花肉。甜品是银耳莲子羹,主食有细米饭,糯米馒头,山东甩饼等。

    这饭倒是吃的很热闹,乾清宫的御厨房果然是紫禁城里面最顶尖的,看着菜品相都差不多,可味道就是比慈宁宫的做的入味一二分。

    我每样菜都夹了好几筷子,就是连汤也喝了三碗,最后摸摸圆鼓鼓的肚皮,十分满足的用绢子擦了擦嘴角。

    然后才有空悄悄其他人的桌子,我们都是分桌坐的,大臣们是两两一桌,康熙自己吃,我也自己吃。我惊讶的发现除了我以外,其他人的桌上并没有减多少,有好几道我这里没有的菜他们连动都没有动过,这不是浪费吗?

    我看看索额图,刚刚不是他还喊着国库里面没钱吗,没钱还吃这么好不知道要珍惜,真是的,只会高谈阔论的主。

    康熙见都吃的差不多了,便挥手命令撤掉,索额图他们整理一下衣帽,便都躬身告退了。

    我看外面天色都已经暗透了,正考虑着要不要也先回去,等再找了机会过来。康熙却开口说话了,他换上了另外一幅表情,一种有别于对臣子的严厉表情,十分柔和的对我说:“难得你过来,有什么事要奏吗?”

    此刻我已经被颇为新鲜的政务熏染的内心热血沸腾的,顿时感觉原来前方还有这么一片广袤的天地,刚刚群臣激扬指点江山的豪言壮语还在我耳边没有散去,我只觉得这个时候若要刻意的说那些小儿女柔情,只会很煞风景,而且也不见得对大阿哥有好处。

    毕竟打胜一场仗,得点站功对他来说也实在不容易。养尊处优的皇长子,去到遥远的漠北,一去就是好几个月的时间,衣食住行标准全都一落千丈。

    而且这些还只是小事,关键的是打起仗来性命那是朝不保夕的,想想就能知道那日子有多难熬。

    我站起来对康熙说:“原本是有事的,不过都是些小事,皇上这会子也累了,不如先歇着,等改日我再来?”

    康熙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你倒是很善解人意。”然后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黯淡。

    我立刻想起了佟佳氏,或许是这一下午跟康熙说了好些话,此刻竟然大着胆子道:“不如皇上去看看皇贵妃?听说皇贵妃这阵子身体一直都不见好转,如果皇上能去看看她,嘱咐两句,对她的病情想必是十分有帮助的。”

    康熙脸色有些阴沉下来,我很后悔自己多此一举,可话已经说出了口,又不能够收回去了。

    正在我心里又七上八下的时候,康熙突然有些感性的叹道:

    “你小小年纪,想不到就这样的肯为人着想,佟佳氏虽然跟在朕身边多年,眼下却还没有你一半的气度,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我抬头看康熙的双眼,他眼中有好多复杂的东西我看得不是很明白,可有一点我很确定,现在的佟佳氏很让他难过。

    我虽然没有听到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从宫女太监反常的言行中也大致猜到了一些,佟佳氏可能做出了一些不理智的事情,跟我有关。

    既然是这样,我不得不出面表个态了,我直面康熙说:“皇上,家和万事兴,您还有好多国家大事等着决断,后宫该是上下和睦才对。皇上心忧万民,不过一个小女子的心事,皇上何不一并包容了?”

    康熙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不过十二岁的女孩子,赞叹科尔沁果然是出才女的地方,先有太皇太后孝庄,后又有眼前这个齐齐塔雅娜公主,她竟然能够在不经意间说中自己的心事。

    不过,康熙脸上的惊叹几乎在同一时间悄悄化为警惕,科尔沁,一个多么有野心的部落,如果控制不好,那就是第二个噶尔丹,只是眼下应该竭力安抚才对。

    至于她……

    康熙突然站了起来,笑容也变得淡淡的,用没有温度的语气说道:“这个朕心中有数,天色也不早了,小雅你跪安吧,朕改日再找你说话。”

    我刚刚大着胆子说那一番话原本就是冲动之下说的,没想到康熙果然还是有些介意了。想想也是,我一个没品没级的蒙古公主,用什么身份来品评皇帝后宫?皇帝没有借题发挥降我的罪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难道是最近这阵子康熙对我太好了,让我有些得寸进尺了吗?

    康熙望着已经没有人影的门口,张德胜要进屋来伺候,被康熙挥退下去。他此刻只想要一个人静一静。

    齐齐塔雅娜这个女孩子是很合自己心意,可是就是太合了。加上她又是这样敏感的身份,若真正重新重用起来,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科尔沁会不会又蠢蠢欲动?

    他倒不是不能猜出弼尔塔哈尔送她来京的目的,无非是想要利用进献美女来稳定自己王族,从一开始他也是暗暗排斥的,对小雅保持不闻不问的态度。

    可后来他渐渐发现,小雅对他也是这样的态度,先是故意用一眼就能够看穿的小伎俩来给自己设障碍,然后更是三番五次的直接拒绝自己的好意,这份胆子在后宫可是绝无仅有的。

    这让他有些奇怪,再看看从亲政之初就被送来的蒙古庶妃们,每一个都是千里挑一的美人,自从进了紫禁城就使出浑身解数,就是想要自己多看她们一眼,多临幸她们几分。

    太宗和世祖两朝的蒙古嫔妃把持后宫的势头让他胆寒,那时候清军刚刚入关,不得不在军事上依靠强大的蒙古,作为妥协,后宫里也只得重用蒙古女人,可这些蒙古女人的心思远远不能够止于闺房,她们看中的更多。

    今时不同往日了,大清日益强盛,剿灭了小明王朝残余部,荡平了三藩,收复了台湾,此刻再也不用看蒙古人的脸色了。

    想到这里,康熙胸中又有些热血沸腾了,如今大清实力强盛,蒙古实在是不足为惧了,虽然眼下还不能放松警惕,也没有必要紧张了。

    不过一个蒙古公主而已,不是吗?

    他在心里安慰自己,又想到了佟佳氏。念着往日的情分,他可以不怪罪佟佳氏,可这次佟佳氏做的实在太愚蠢,闹得满城风雨,不仅伤了她自己的脸面,更是连同朕的脸面也一起折损了,实在是不能够轻易的原谅。

    至于小雅,大可以就这么放任之。如果小雅是个有野心的,一定会借着佟佳氏闹出来的事情做大文章,待看清楚了到时候也自然能够有办法拿住小雅。

    如果小雅是个没本事的,在佟佳氏这里也不会占到任何便宜,那么即便她是个有野心的,也翻不出什么来。

    这样一来可不就两全其美了吗?

    康熙对自己想出来的结论十分满意,喊了张德胜进屋换了一杯茶,就着灯火又接连批阅了好几份折子,这才叫了来水洗漱。

    景仁宫里,佟佳氏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听下面跪着的宫女来报,雅公主今天进了乾清宫,下午去的,一直到晚上才出来,还跟大臣们一道给皇上议事。

    佟佳氏手指发抖,指着宫女喝道:“你说的可没有半点虚假?”

    宫女吓得几乎瘫软在地上,李嬷嬷见势头不对,连忙打发宫女退下,好言安慰道:“娘娘保重凤体,也许事情不是咱们想象的那样也说不定呢。”

    佟佳氏气的额头上的汗珠子直往外冒,就着灯光一张脸顿时显得蜡黄,突然她胸前一甜,呕了出来,定睛一看,贡缎床单上赫然一道鲜红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