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9、惠妃的打算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35本章字数:3005字

    但如果有人在这个时候对我说,要么嫁给康熙,要么就去死,那我肯定选择嫁给康熙,尽管他已经大小老婆一大堆了。

    我虽然渴望能够拥有爱情这稀缺的奢侈品,但并不意味着我会为了这个而不要命。

    我已经深刻尝过死亡的滋味,所以我很惜命。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对他说:“大阿哥,你英俊魁梧又有战功,不久之后皇上肯定会为你挑选一位最优秀的女子来当你的福晋,等你成亲之后,自然就会忘记我了。”

    他使劲在我肩上摇头,我本就有些怕痒,他这一闹,我几乎要失声笑起来,碍于此刻浓郁的悲情氛围,我在拼命忍着。

    “我不要别的女人,我只喜欢你,我只想娶你一个!”

    他使劲推开我,转过身去,用袖子擦了擦眼泪,背对着我说:“你也不用劝我,我身为皇长子,自然知道自己能够拥有什么,可以追求什么,你等着看好了,我一定会让皇阿玛点头应允的!”

    说完竟然不理会我,翻窗走了。

    我愣在原地好久,这剧情是不是跳跃得有些快了。

    窗户还是开着的,一股寒气强灌而入,我穿着单衣打了一个寒战,心想这小子出门居然不记得关门,还表现得什么情深不寿的样子,不过也是个粗心大意的。

    我愤愤的关了窗户,回到温暖的小窝,回想他刚刚的话。

    也真的难为他了,不过刚刚成年的年纪。

    感动肯定也是有的,可能是我经历得太多,神经也慢慢的望粗线条方向发展,这样一点小儿女情态实在不足以叫我热血沸腾了。

    这个时候,康熙已经有十三个皇阿哥了,但除了大阿哥去年跟着福全攻打噶尔丹之外,剩下的皇子包括太子在内,都没有安排任何差事,全部在上书房跟着师傅读书。

    再加上朝堂上有大阿哥的亲舅舅明珠,目前大阿哥在宫里的地位犹如鹤立鸡群,连太子都会羡慕。

    中宫长期无主,佟佳氏又眼看着要失去皇上的宠信,惠妃不可能不动心思。

    我知道我的处境该是越发的危险了,夹在一对父子之间,不等他们为我反目成仇,惠妃首先就得灭了我。

    我正思虑着要不要找个机会求父汗让我回蒙古避难去,结果朝廷上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御史郭琇参奏明珠结党营私,私自结交大臣中包括一品巡抚余国柱。

    巡抚等同于封疆大吏,京官结交外大臣原本就是极大的忌讳,各种卖官鬻爵,冤假错案几乎都是从此开始的,何况这次犯事的还是当朝宰相级别的。

    康熙震怒了,下令彻底调查明珠案。最高兴的当然是索额图,他正是查办明珠的最高官员。

    在京城里面随便哪一个平头老百姓都知道,朝堂里面有两拨人在闹腾,一个是索额图,一个是明珠。明珠这会犯到了索额图手里,这就代表着康熙一点机会都不给明珠。

    惠妃急坏了,明珠不仅是自己的亲哥,还是重要的依靠。眼看着大阿哥才刚刚开始展露光芒,羽翼还没有丰满呢,这个时候少了明珠的支持怎么行。

    再说,大阿哥这个时候也不大听话了。

    惠妃忙着使银子,上下活动关系,却没有什么效果。一方面下令的是康熙,另一方面有索相的从中作梗,惠妃只有欲哭无泪的份了。

    她又不敢天天去乾清宫跪席待罪,前头有佟佳氏这个例子,她当然不敢轻易考验康熙的耐心。

    原本这些事情是跟我没有关系的,可我没有想到的是,惠妃居然找上我了。

    直到她真真切切的坐在我的面前,一身雍容华贵,看得出来来之前是刻意装扮过一番的,表情十分冷静。透着令人胆寒的冷漠,跟去年我去惠妃宫找她说话那时候判若两人。她的妆容十分精致,发髻上的一根碧玉桃花簪子特别夺人眼球。

    她不带任何温度的看着我说:“我哥哥眼看是要不成了,我生了两个儿子,只活下来这么一个,我不想看到他有事。”

    我一直低着头,今天惠妃说了好多话,我只听进去了这一句。同样都是女人,我很理解她这个时候的感受,而且我也暗暗佩服她的冷静。

    “我可以为你做点什么呢?”

    虽然我没有义务,却也愿意为她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从此远离大阿哥,刻意回避他,不再跟他说哪怕一句话,不让他再在我身上花无谓的心思。

    惠妃深吸一口气,缓和了些许情绪,如果说她从进门到现在对我都是居高临下的冷漠态度,那么听到我刚刚那句话之后,总算是肯以稍微平等一些的语气来对我说话了。

    可惠妃却说了一句让我大跌眼镜的话来。

    “我会找机会劝皇上纳你为后宫。”

    我还没反应过来,她接着来又说了一句让我吐血的话。

    “这样一来,你也可以如愿以偿了。”她轻蔑的看着我,像是在看一个在舞台上跳舞的小丑。

    我终于明白她的意思了,原来她以为我想借着大阿哥来威胁她的地位,被迫让她出面来举荐我?

    这是什么逻辑?如今眼看着康熙对我的印象越来越好,只要我肯稍微主动一点点,做康熙的后宫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且这也是我父汗喜闻乐见的结果,他甚至可以动用他在京城的全部关系来为我铺路子。

    而且毫不客气的说,以我过来人的心思,只要我肯花在康熙身上多一点点,说不定不久之后我就能够跟佟佳氏一较高下,哪里还轮得到她惠妃来对我怜悯施舍?

    我忍着胸口快要铺出来的热气,用力对惠妃笑道:“我想娘娘大概是误会我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成为皇上的妃子,因为皇上已经有很多妃子了。”

    惠妃的眼神越来越不屑,像根本就听不懂我的话一样,她说道:“雅公主,我是叶赫那拉王城的后人,不折不扣的女真王族,可不像那些眼皮子浅的汉族女子,我们女真人跟你们蒙古人一样生性洒脱率直,所以很多事情咱们两个不用藏着掖着了。你进宫的目的从你第一天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我不去揭穿你,无非是看在你们科尔沁的面子,可是你也不要太自以为是了,你的那些小动作,这后宫里的所有人都能够看得一清二楚。”

    当妈的都是这么紧张儿子吗?儿子的心上人就是妈此生最大的仇人吗?我到底做了什么了我?我是勾引了你老公还是勾引了你儿子?

    我有些生气的站起来,十分不客气道:“娘娘言重了,今天我只当娘娘为明珠大人的事情太过紧张这才语无伦次的,我听完就忘了,娘娘如果没有别的事情,还请回宫歇着吧,我这里地方狭窄,实在不敢多留娘娘片刻。”

    这些话也算是我能够说出的最重的话了,实际上这一世我几乎没有机会对别人放狠话,更别提骂人了。

    惠妃望着我冷笑片刻,像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她缓缓站起来直视我的眼睛。她比我要高出半个头来,而且风韵十足,不像我还是一个黄毛丫头的模样,在气势上我就输给了她。

    她笑道:“雅公主果然胸有大志,那我们就看看谁能够如愿以偿。”她凝视我的眼眸:“在后宫的时日还长着,你我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磨合彼此的脾气,相信这一定会很有趣。”

    屋内原本只有我和她两个人,她一来就遣散了我房中的人连同她自己带来的宫女。我猜到她要跟我说大阿哥的事情,却没猜到原来她竟然是这样的打算。

    好狠心的女人,为了保护儿子,断绝儿子不该生出的妄念,竟然狠心做这样的安排。

    我相信以康熙目前对我的态度,加上惠妃的推波助澜,她的盘算很有可能会实现的。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大阿哥就算还有什么心思,也只得搁浅了,除非他要弑君夺位。

    当然,以惠妃的心思,肯定也能够实现洞察的。

    可是为什么我会是他们母子拉锯争夺的牺牲品?

    我气坏了,心扑通扑通的跳,脸也只怕烫得不正常了。康泽木进屋来的时候看我几乎要发抖的模样,急忙回头望了刚刚离去的惠妃一眼,又迅速的奔到我面前,着急问道:“公主,发生什么事了?”

    我扶着桌角坐下来,康泽木的出现让我稍稍冷静了一点点,我飞快的想着,不能够就这样坐以待毙。好歹我也活了这么些年,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要是被这么一个字都不认识几个的古代女子三下五除二打的连还手之力都没有,那我还在这里混个什么劲呢?

    我头一抬,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办法,虽然有些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嫌疑,但这几乎是最有效果的了。

    既然惠妃已经志在必得,我不需要去防着她可能会在背后做什么动作,我只需要釜底抽薪,在康熙那边做好功课不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