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回到汉末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5:24本章字数:3081字

    大汉初平二年秋,幽州渔阳郡边境重镇厩奚城外三十多里,火光冲天,一座小村庄彻底淹没在火海之中,惨叫声响彻黑夜。

    火光中衣着破烂的百姓正在亡命奔走,却有一群受兽皮披身,头戴鸟翎的大汉纵马来回冲杀,一道道寒光在火光的映射下透着森森杀机,划破夜色带起一蓬鲜血飞溅,绝望的惨嚎声中人头滚落,马上一张张狰狞的脸和火光中不知方向奔跑的百姓,交织出一副人间炼狱,鲜血洒满了残垣断壁。

    夜空中,阴云压得很低,忽然间轰的一声,一道闪电划破了夜空,一瞬间照亮了整个大地,撕裂了夜空,只是雷霆瞬间一闪而没,世界又归于黑暗,但是在电光小时的那一瞬间,一个黑影从半空中出现,便朝着一个骑兵砸来,那骑兵自然无从躲闪,却已经被砸落马下,栽倒在地上再也没有动静。

    程东茫然的坐在地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用力的摇了摇头,自己刚才就是趁着下雨出来想买包烟而已,然后经过路灯杆子的时候,好像——好像遭雷劈了,一下子想起了遭遇的事情,让程东有些苦涩,自己可没有做过坏事,咋也能遭雷劈了呢?

    胡思乱想中,好像听到一声声的惨叫,怎么了?幸好自己还活着,将思绪从沉迷中拉回来,接着一点火光赫然看见一道人影正朝自己跑来,然后后面还有个人骑着马追上来,这又是怎么回事?

    马上的人眨眼追上了前面衣服破烂的老人,手中短枪猛地刺了下来,登时间将老人前心后背刺了个对穿,然后被战马的冲力给甩了出来,刚好落在程东不远处,鲜血如雨水飞溅,撒了程东一身,还是热乎乎的,几滴鲜血洒落在程东张开的嘴里,略带着一丝腥味,这是真的鲜血。

    长大了嘴巴,整个人有些凝固了,脑袋里混沌成一片,究竟发生了什么?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程东想不明白,但是眼光中,一个女人抱着孩子从残恒断壁中冲出来,刚好挡在程东前面,骤然看到骑兵,那女人惊叫了一声就要逃走,女人的惊呼声,还有怀里孩子的哭声,让程东的思绪更见得凌乱。

    本来骑兵是奔着程东而来,但是此时忽然出现的女人却更是吸引他的注意力,女人还很年轻,长得也算不错,那骑兵眼中绽放出淫邪的光芒,忽然一枪将女人怀中的孩子给挑了起来,哭声骤然而至,女人也被骑兵一脚踹翻在地,短枪一甩,已经将被刺死的孩子摔到路旁,那骑兵奔着程东而来——

    打了个激灵,那一刻程东从惶然中惊醒过来,一个本能的念头催促着程东连滚带爬的就冲进了残恒断壁之中,希望能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让自己先安全起来,其余的事情再说,程东爆发出来的速度很快,一瞬间就已经到了一面土墙之后,也亏得程东从小就是练体育的。

    转身靠在土墙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脸上的惶恐混杂着飞溅的鲜血,让城东看上去颇显得狰狞,脑子里混蛋一片,丝毫不明白自己究竟为什么会在这里?但是程东却明白了一点,那就是刚才自己经历的一切都是真的,最少鲜血在嘴里的腥味是真实的,那是不是意味着刚才的人真的被杀了,想到这里,一股子寒意从心底泛起来。

    正胡思乱想着,却忽然一杆短枪就扎在了自己的旁边,只差了那么一点点,将程东三魂吓掉了七魄,下意识的爬起来就跑,但是要跑去哪里却不知道,无论如何,活命才是最重要的,残恒断壁中,丝毫挡不住程东的身影。

    转眼间已经冲到了另外一条路上,但是幸运并没有再一次光顾程东身上,就当程东冲出来的时候,两个和之前一样的骑兵正冲过来,嘴里面叽哩哇啦的说着程东听不懂的电话,身上全都是鲜血,就在程东的身边,还躺着一个被杀死的老妇人,鲜血汇聚在程东脚下,一股冰凉刺骨的寒意就从脚底下冒了出来。

    或许是看见了猎物,那两个骑兵兴奋的冲了过来,程东想也不想,脚下一转又冲回了残恒断壁之中,骑兵不会随便进去的,那是最好的保命场所,心里乱极了,程东需要弄清楚自己究竟是经历了什么?

    躲在土墙后面,身子不停的发抖,一张脸写满了惨然,嘴唇哆嗦着根本不知道说什么,脑袋里就好像一团浆糊,这他妈的究竟是怎么回事?咒骂着,程东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这一下可没有留手,疼痛让程东的神经反而缓解下来,呼呼的喘着粗气,只是要搞明白这是哪里又发生了什么显然还是不可能,但是却让程东恢复了冷静,无论如何自己保命重要,那些该死的骑兵真的在杀人,如果自己不能坚强起来,那么下一个被刺穿的就将是自己。

    猛地又给了自己两巴掌,终于恢复了神智,程东朝外张望着,透过残垣断壁看到先前的那个骑兵正趴在女人身上不停的耸动,而那女人却仿佛麻木了,只是抱着自己已经死去的孩子,眼泪流下来,却没有哭泣的声音,从程东的角度看过去,女人眼中满是空洞,绝望莫大于心死。

    许是骨子里的仗义,让程东那一刻忽然冲动起来,脑子一热,猫着腰冲了出去,你们想弄死我我就先弄死你们这些畜生,管他是怎么回事,活着就必须要去面对,至于自己究竟经历了什么,那也只有活下去才能知道。

    转眼间冲了过去,脚下用尽了全力,眨眼间就冲到了那骑兵身边,那一刻程东没有想什么,也没有时间想什么,骨子里的不屈和野性,让程东热血沸腾,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干死这畜生,自己活下去。

    那骑兵猛地一惊,也发现了程东的存在,顾不得继续下去,猛地从女人身上爬起来,顾不得丢人不丢人,只是伸手就要去抓起地上的短枪,可惜一只手却抢在了他的前面,程东就地一滚,抢出两步之后,猛地一顿强行转了回来,不顾一切的一枪刺出,鲜血标出,那骑兵惨叫了一声,随着程东一抽长枪,就栽倒在了女人的身上,眼光扫过,陈东看到女人忽然翻过身来,抓起一块石头,死命的砸着骑兵的脑袋,一时间红的白的混杂在一起,让程东胃里一阵收缩。

    热乎乎的鲜血飞溅在脸上,程东的心跳得厉害,自己他妈的杀人了,呼呼地喘着粗气,见那女人望着自己,程东想要说些什么,只是张了张嘴却又说不出什么来,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艰难的咽了口吐沫。

    就在程东心慌意乱的时候,却又有两骑从黑暗中冲出来,奔着这边冲来,远远地望见地上的两具死尸,只是哇啦啦的大叫,程东不懂,但是看着两人各自取了兵器,却是已经叫着杀了过来,程东知道自己必须动了,不然下场只有惨死在这里,猛地一咬牙,脑海里反而活络起来,一翻身爬起来,却不迎向两名骑兵,而是翻身冲进了旁边还有火光的残垣断壁之中。

    透过正在燃烧的木梁望过去,不远处的地方一名十来岁的小孩奔跑着,身后不远有一对三十来岁的夫妇也在奔跑,只是更远一点却有四五骑正追过来,一样是那些裹着兽皮的混蛋,高举着手中的长枪,一面呼喊着一面追逐着,脸上还洋溢着兴奋地笑容,这都是她妈的畜生。

    如果只是那一对夫妇,或许程东会犹豫,毕竟后面是四五骑,这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侩子手,但是前面那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却让程东动了恻隐之心,这么小的孩子实在是太可怜了,只是那些畜生会放过他吗?程东知道不会,因为自己望过去,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不少尸体,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并不缺那小孩那般年纪的。

    深吸了口气,握紧了长枪,只感觉双手被汗水侵透了,但是就在这一刻,程东猛地冲了出去,脚下健硕,奔行间颇为快速,更重要的是,虽然面对杀戮,程东心中却没有惊慌,反倒是开始盘算怎么应付眼前的局面,在大路上和四五名骑兵硬拼显然不是明智之举,纵然自己身体硬朗,身手也还算灵活,好歹也是学过武的,但是程东没有一点把握,从小打架练就的身手,显然和这时候拼命不一样,所以程东第一时间只是猛地扑上去抱起小孩就冲进了旁边的破房子里,眼光还看见那对夫妇被一枪刺死,长枪洞穿了他们的胸腹,活生生的被钉在地上,传来两声惨叫,又听见怀中的小孩悲呼了一声,哭喊着爹娘,想必刚才惨死的是他的父母,程东心中叹息了一声,自己却是无能为力。

    将小孩放在一面土墙后面,程东深吸了口气,轻轻地拍了拍小孩的肩膀:“呆着这里,我出去给你的父母报仇,你千万不要乱跑,不然被那些畜生看见了,也会把你杀了的,为了你父母的大仇你也要活着,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