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边军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5:24本章字数:3089字

    深吸了口气,眼看着双方就要催马冲起来,双方距离这也不过一百多步,这段距离对于骑兵来说是短了一点,战马绝不可能完全冲起来,如此一来,短兵相接汉军也未必就有必胜的把握,或许自己应该帮帮他们,一时间念头纷转,目光朝一面倒塌的图强望去,这面土墙已经多半倒塌了,撒做一堆黄土,此时又是北风,汉军处在上风处,兽皮骑兵刚好在下风处,那么兽皮骑兵一定会受北风的影响,就这样了。

    心念一转,程东小心的朝前窜去,其实再小心,双方也都看得见他,不过程东并不在意,只是摸了过去,眼见着双方就要冲起来展开一场厮杀,此时程东忽然一枪扎在土堆上,然后拼命地用力一掘,便有一片黄土随风而起,弥漫了一片,被风吹的飘散着,将兽皮骑兵笼罩在其中,便有人被迷了眼睛,还听见有人高声咒骂,估计这是说程东下三滥吧,不过程东不在意,这事生死相搏又不是在打着玩,谁还顾得了那么多。

    脚下一动,猛地将一根木棍朝兽皮骑兵砸去,人也顿了顿冲了出去,沿着破屋不敢冲到大路上,顷刻间已经到了兽皮骑兵身边,猛地一抖长枪,已经朝一名骑兵刺去,不过人却不敢靠近,也许是那骑兵迷了眼睛,登时间躲闪不及,就被长枪钉住,随即给掀了下来,已经惨死当场。

    “杀——”汉军忽然冲了起来,这等好时机不冲过去还等什么,敌人因为程东的出手而分神了,只有这一刻攥住战机,才有可能将这些畜生斩杀于此,毕竟人数上占了劣势的。

    汉军的马蹄声也在催动着兽皮骑兵的神经,双方几乎在这一刻都动了,短短距离战马尽可能的冲起来,甚至不等程东再一次动手,双方已经冲到了一起,一时间战马交错,刀兵相撞战作一团。

    再说程东退到一侧,眼睁睁的看着眼前成了一个血色的磨盘,双方几十人扭在一起,并没有能一冲而过这一刻谁也无法退却,只能一个劲的朝前冲,只是汉军虽然人少,阵型依旧不散,打头的一名将军,手中长枪翻舞,随着他每一次喊杀,汉军就会一起出枪,齐整的长枪阵,让人有些畏惧,相互间还帮着拨开刺来的长枪和劈过来的弯刀。

    一个交错,双方都有人跌落马下,不过明显的是汉军占了优势,不过掉落下两人,而兽皮骑兵却有七八人之多掉了下来,这些人一落地,除了惨叫声,有的拼命地挣扎着朝一侧闪开,闪躲不及的就被交错的战马踏在身体上,发出撕心裂肺的悲呼,却是再也挣扎不动,随即就被接下来的马蹄踩得稀巴烂。

    有两个兽皮骑兵捂着伤口从马蹄下侥幸逃脱出来,却刚好是朝程东这边退来,程东心中一动,长枪一摆,人已经纵了上去,不等贼兵闪躲,一枪已经炸死一个,剩下来的一个眼见如此,吓得扭头就朝远处奔去,等程东抽出长枪在想追的时候,却已经隔着七八步之多,眼见着就要追不上,当时程东也顾不得多想,猛地一震手中的长枪,抖手掷了出去,便见长枪划出一道抛物线,猛地将那贼兵钉在当场。

    吐了口气,程东也心中庆幸,对于刚才的一下他也没有把握,只是不想让敌人逃脱,脚下加力,人已经冲了过去,从后面猛地将长枪抽了出来,只是还没等站稳身形,身后忽然传来骂声,还是把那听不懂的鸟语,心中一惊,还来不及转过身来,就感觉身后一刀杀机划起,让程东心中大震,本能的朝前一扑,饶是反应如此之快,后背上还是划过一道凉意,随即有疼痛传来,让程东倒吸了一口凉气,隐约的好像有血留下来。

    在地上打了个滚,程东也不敢停留,人已经滚进了旁边的破房子里,闪躲在一面倒塌的土墙之后,这才稳住心神,活动了一下身子,感觉背上传来一丝丝的疼痛,不过好像伤的也不太重,因为血只是渗出来而已。

    猛地朝前抢出几步,这才回头望去,幸好程东机警,此时有两名贼兵企图过来追杀程东,只是被土墙挡住,犹豫了一下到底是放弃了,一拉缰绳,已经催马朝西面冲去,那十几骑贼兵也不停留,已经朝前面冲去,看样子是打算离开,显然也明白再纠缠下去并没有好处。

    再等汉军转过来结好阵型的时候,却只能看着那些贼兵消失在黑夜之中,汉军们蠢蠢欲动,却被领头的将领一摆手制止住了:“不用追了,去看看刚才几个兄弟还有没有救,其余的人随我去搜寻一下,还有多少百姓活着。”

    话音落下,便有四名汉军策马过去,冲到刚才厮杀的战场边上,然后翻身下马,去检查刚才跌落的两名汉军兄弟,可惜的是,那两人却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就算没有被当场杀死,也被乱马踩死了。

    其余的人也分为两人一组去查看村子里的情况,倒是那将领迟疑了一下,催马朝程东这边过来,让程东心中一惊,虽然是汉军,但是敌友未明,程东也不敢太过大意,只是所在一面土墙后面,默默地等待着。

    再说那将领到了图枪边上就止住战马,端坐在战马上遥遥望着程东,上下打量了一番,只是淡淡的道:“你是汉人?”

    “汉人?”程东呆了一下,下意识的念了一句,神情有些恍惚。

    却不想那将领会错了意思,闻听程东吐出两个字,脸上浮现起一点笑容:“是汉人就好,兄弟,我看你身手利落,杀伐果断,既然一个人沦落在这里,还是随我回营吧,留在这里早晚还是要和乌桓贼遭遇的,你一个人应付不来的,不如加入我边军大营,以后杀敌也有个照应如何?”

    边军大营?程东还是有些懵懵的,不清楚究竟是怎么个情况,但是脑海中翻腾着今夜的遭遇,程东意识到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到了一个人命贱如狗地时候,而自己所在的这个小村子,显然也绝不是可以生活下去的世外桃源,心中闪过许多年头,深吸了口气,略一迟疑,只是握着长枪朝将领抱了抱拳:“愿随将军一起。”

    “好,边军现在就缺你这样的汉子,你身手不错,我就给你一个伍长,你叫什么名字?”将领哈哈大笑,只是身上溅满鲜血的竹甲和衣服,却是看的让程东心中发沉,说不清什么滋味。

    迟疑了一下,却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我叫程东。”

    将领点了点头,朝程东一摆手:“走吧,看看还有多少百姓活着,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先回营再说,记住了,我叫赵当,以后喊我军户就好。”

    说着也不再理会程东,只是催马朝村子里而去,程东吁了口气,也从土墙后面走了出来,那边那四名汉军招呼了一声,将程东编入队伍,也就开始在村中搜寻还活着的百姓,只是程东注意到,他们将所有的死人身上的竹甲兽皮衣服,加上刀枪什么的全都收集起来了,放在缴获的战马上,即便是自己惨死的兄弟,也只是留了一身破衣服,也没有逃过被搜刮的下场。

    村子本来不大,也很松散,汉军很快也就转了一圈,一夜的屠杀并没有几个人逃过一劫,被汉军带过来的也只有七八个人,不过程东倒是见到了两个熟人,一个是那个被他救下来的孩子,此时看见程东抹着眼泪朝程东跑了过来,而另一个就是那个抱着孩子的女人,此时却被几名汉军围在中间,明义说是保护,程东却注意到,虽然汉军一个个站的笔挺,但是眼光却拳头落在了女人身上,也不光是他们,就算是在场所有的汉军也都偷偷地在看女人,谁让女人没有穿衣服,百花湖的身子那个不动心,甚至于靠在女人身边的几个,趁着赵当将军不注意,偷偷地摸一下女人的屁股和奶子,当然一个个脸上看上去可是一副正气凌然的样子。

    再说刚才那小孩冲到冲到身边,却是扯住了冲到的衣服,怯怯的看着程东,哭红的眼睛里满是劫难过后的恐惧,让程东心中一颤,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你的家里人呢?”

    “都死了,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大哥,你救了我就让我以后跟在你身边吧——”小孩怯怯的,再说这句话的时候绝望的眼中才升起一点希望。

    程东一呆,本能的就像拒绝,毕竟以后自己要随着赵当去军营,带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也不方便,只是张了张嘴,却在孩子的期望的眼光下,到底没有说出话来,半晌才叹了口气:“我要随赵当将军去军营了,这能不能带上你我说了也不算,你——”

    小孩一呆,只是朝赵当望去,此时赵当看着这些残存的百姓,不由得叹了口气:“诸位乡亲们,我却你们还是不要留下来了,不如去厩奚城,哪里有城池守护,乌桓贼也不敢随意侵略,要是执意留在这里,我们边军大营也护不了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