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五章 麻烦来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5:29本章字数:3114字

    第二日,边军不曾行动,在溧阳城外安心休养,王方率领亲兵五百,径自奔长安而去,这一去就是六七天,眼见着就到了年关,只是王方究竟是怎么和董卓说的,程东不能得知,但是第七天的时候,王方却纵马回来了,连溧阳城都不进,直接来了边军大营,在营门口连话也不说就喊了起来:“程兄弟,程兄弟,快准备一下,国师要见你——”

    接到亲兵的回报,程东赶忙迎出大营,只是脚步够快了,却还是没有能在营门口迎上王方,不过王方也不在意,一见面拉着程东的手只是不肯放开,哈哈大笑着:“程兄弟,我把你的话给国师说了,国师很感兴趣,让我领你去立刻觐见,想必国师是很欣赏你,到时候封官加爵,有了好处可不要忘了我这个老哥哥。”

    面对着王方的亲热,程东却不敢怠慢,只是做出一脸的兴奋:“将军,程东来日有些作为,绝不敢忘记是今日将军所赐,必然给将军一条光明大路。”

    又是一阵哈哈大笑,程东也不收拾什么,只是下令立刻拔营,也不过一个时辰,边军就已经准备妥当,随即兵发长安而去,一路上程东与王方简直就像是多年不见的故友,了得别提多么投机了。

    却说王方引路,一路上也没有遇到刁难,到了第四天傍晚,终于看到了长安城,虽然前世也算是有见识,但是在这里呆久了,所见到的不过是几千人上万人的小城池,第一次见到长安还是给震惊了,不愧是六朝古都,这是程东见到的最雄伟的一个城池,比起长安,即便是繁华的邺城也差的太远了。

    边军将士自然不能跟随着进城,被安排在长安城东五里外的一处小河边,程东也只是带了十几名亲兵和李三娘进城,而丁枫张泰都被留在了外面,反倒是包琼被带在身边,毕竟需要一个武艺高强的人做保镖,至于李三娘——王方只是哈哈大笑,看向程东的眼光有些暧昧,只是李三娘却是紧张的要命,甚至已经做好了自尽的准备,幸好王方现在没有考虑什么,就这样进了城。

    进了城之后,程东寻了一家客栈,将众人安顿好,一面吩咐李三娘领着人去寻找一家酒家,准备买下来作为长安的落脚点,一面换上便装,带上包琼准备随王方去太师府,也不及多远,在王方的带领下已经远远地到了太师府外,至于其他的,程东没有心思去理睬,在繁华这里也不是久留之地,能尽快离开就能减少一些麻烦。

    只是满腔热情的程东显然运气不怎么好,到了太师府,王方便现行进去回禀,只是不及片刻又出来了,脸上有些遗憾,见到程东只是苦笑了一声:“国师去宫里了,不知几时才能回来。”

    皱了皱眉,程东迟疑了一下:“那是先回去,还是留下来等着?”

    王方摇了摇头,朝程东摆了摆手:“还是先回去吧,我听亲兵讲,说是朝廷上有人想要针对国师,国师只怕一时片刻没有心思见你,这两天你就当放松一下,在长安这繁华之地好好玩玩,一切等我消息。”

    两人对望苦笑,也只能折回客栈,让程东心中有些郁闷,不过事情没有什么,回到客栈也就安稳下来,索性好好休息,程东也不打算好好地去逛一逛,只是安排所有人呆在客栈里不要出门,京师之地说不得就会招惹是非,程东只想平平安安的熬过这几天。

    天气虽然很冷,但是长安城却比平时热闹了许多,毕竟临近年关,百姓们还是达官贵人这时候都在准备新年,即便是晚上也有很多的商贩会在街上出没,更有的店家还准备了猜灯谜或者其他的助兴节目,一时间更显得热闹。

    程东不想惹事生非,但是不代表事情就不会来,却说有了程东的安排,李三娘便在四名兵卒的护卫之下,去寻一个酒家准备盘下来,这本来是最平常不过的侍寝,程东却没有料到,给自己找来麻烦的竟然是李三娘。

    却说李三娘领命,只是披上程东送她的那张大毡,领着人就出去了,一开始遮着脸,并没有发生什么,打听来打听去,知道在芙蓉街有一家酒家想要卖掉,据说老板家里死了人要回去守孝,李三娘便领着人去了芙蓉街。

    要说这芙蓉街可是长安繁华之地,长有里许,虽然没有达官贵人在这里,但是这里却是长安城的烟花之地,可以说酒家遍地,更有勾栏几家,南地吴越的美娇娘,北地高头大马的外族佳丽,更有来自大食的进发美人,虽然档次差了一点,但是长安城中凡是有点钱的却是喜欢朝这里凑,甚至有些朝廷命官也会穿着便服在这里晃荡,在这里开一家酒家可不容易,不过生意却是出奇的好。

    先前见这种地方,陪同李三娘的边军就有些打鼓,只是和李三娘说:“这种地方是是非之地,说不定会出什么事,不如再寻一个地方吧。”

    李三娘不是不怕,但是看看此地的繁华,来往的这些人,李三娘明白,长安城如果说那里消息最灵通,那非是此地莫属,当时李三娘打听的时候就打了这个心思,此时怎么可能打退堂鼓,只是轻咬着贝齿:“为了将军,再多的哭也要受,除却此地在没有这么好的地方了,就去看看哪家酒家吧,只要价钱合适就买下来。”

    亲兵无奈,来的时候,程东交代过,一切都听李三娘的,也只有朝哪一家名叫天香楼的酒家而去,其实这天香楼说是楼,却根本就是几间平房,外加一个敞篷,虽然地方不咋样,但是所在的位置却相当好,正是人来人往的地方,只可惜都只是一些贩夫走卒,但是正是这样的地方,却是消息最活络的地方。

    那店家姓秦,此时是店里最忙的时候,李三娘进了店却并不急于和店家说话,而是点了几个小菜,要了一壶酒,就坐下来观察,这还是程东说的,做事情一定要谋而后动,一定要观察自习了,所谓知知知彼百战不殆,细节决定成败,无论是做什么,有些学问的李三娘听了这番话,对程东简直是崇拜的不得了,所以程东怎么说,李三娘就会全力去做。

    这里的生意很好,几乎是没有空桌子,小二忙得都闲不下来,李三娘便一直在等,等到夜深了一些,大部分人都回去了,人少了之后这才上前与店家攀谈,自然也就将斗篷摘了下来,和店家的谈话倒是很顺利,店家急于出手,价格也算是实在,李三娘谈了谈也就定了下来,甚至于当场就交了定钱。

    本来此时就打算回去了,却不想李三娘一露面,却被人给盯上了,这才出了酒家,只是出了芙蓉街,转到一条稍显的僻静的街上,就被人给拦住了,却是十几个喝醉了酒的青皮,一则是垂涎李三娘的美色,二则是看着李三娘有钱,当时那一点钱可是被盯上了。

    李三娘虽然害怕,但是有四名护卫在身边,却也安心了不少,至于四名程东的亲兵,对这场面却是不怕,虽然对方人数多,但是杀人多了,那自然有一股子彪悍之气,一开始不想惹麻烦,只是好烟说了几句,但是后来一看这些人典型的是没事找事,而且并不打算放过他们,这三说两说语气也就重了,双方的火气都上来了,那青皮欺负是外地人,几番话说起来,青皮就有人动了手,亲兵也不示弱,一时间大打出手。

    再说四个人打十几个倒也没有落了下风,反倒是打到了几个,这一来却激怒了青皮,便有人从身上翻出了短刃,只可惜亲兵见多了也并不害怕,依旧打成一团,只是就在打的激烈的时候,那青皮的老大却将目光落在了一旁紧张的李三娘身上,趁着李三娘全神贯注的将心神放在打斗的人身上,一脸淫笑的朝李三娘摸去。

    再说李三娘帮不上忙,却暗中替亲兵使劲,那还注意有人接近她,正紧张着,忽然那青皮的老大上来就抱住了她,一张臭嘴就凑了上来,手还不老实乱摸,惹的李三娘惊呼了一声,便开始拼命的挣扎,看上去柔柔弱弱的李三娘却是又推又搡,甚至于下了口,只是不但挣脱不了那青皮,反而引得青皮哈哈大笑,只说是刺激。

    那些亲兵自顾不暇,却对李三娘救援不得,虽说这长安城中有巡逻的兵士,但是明明看见巡逻的兵卒就在不远处看热闹,却不见有人上来管一管,显然那些兵卒和这些青皮都是熟识的,根本不理会眼前的罪恶,乃至于当李三娘被青皮压倒在身下,衣服都被撕破的时候,周围的人不但没有人劝阻,反而跟着起哄,摆明了不会理财这些外地人。

    要说起来也巧,正当李三娘眼看着就要被欺负的时候,却不想李三娘挣扎之中竟然无意间抓到了青皮的短刃,当时人在急处,李三娘甚至存了一死以全名节的打算,自己刚受了程东的看重,又怎么能不自爱,这一抓到短刃,当时想也不想只是拼命刺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