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1:02本章字数:5027字

    二零三三年一月一日——龙脊岛正式竣工之日。

    十年后的今天回想起来仍然会让人感觉热血沸腾,这感觉就像,我们再一次创造了世界之最。

    没错,这么说真是一点儿都不夸张,把龙脊岛称作世界之最,它绝对也是当之无愧的,至少在面积上,它算的上是世界之最了。

    像这样一座面积达到上千平方公里的人工岛在当今来说也绝对算得上是奇迹了,然而我们似乎本身就是一个擅于创造奇迹的民族,用了仅仅不到十年的时间,就把这样一座位于黄海之中的“奇迹”展现给了世界。

    建造它所耗费的人力物力自然也是难以想象的,不过比起这个,我更好奇的是,建造它的原因。

    是因为人口和土地资源紧缺的压力吗?

    亦或是为了创造经济效益而建造的一个全新的经济特区,观光旅游的圣地?

    不过,应该还能记得吧,三十多年前的黄海,是怎样的局面,东经124度上层出不穷的新闻大家应该都不会忘记吧?

    然而,龙脊岛恰恰就是在这样的紧张局势下筹划建造的。

    实在难以想象,为了一处暗礁都能争的面红耳赤的韩国,会眼睁睁的看着这样一座面积上千平方公里的人工岛在黄海中被建造了起来。

    虽然说人工岛不具备实际岛屿的地位,没有领海,其存在也不会影响领海,但是不管怎么说,自己家门口上突然多了这样一座面积足有其百分之一的人工岛,也不至于会对其视而不见吧?

    然而事实上,不论是朝鲜还是韩国,对于龙脊岛的存在都是保持了默认的态度,在这件事情上,他们倒是空前的默契。

    事情远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除了一些官方报道和声明,一些有趣的小道消息倒是更让我在意。

    有传闻说,似乎龙脊岛的建造,朝韩两国,甚至连日本和美国都是投入了不少资金的,这消息的真伪暂且不论,但是“无风不起浪”这句话古今通用,既然会有这样的传闻,那么想来大概也不全是空穴来风。

    类似的小道消息还有很多,听起来总是会让人感觉耐人寻味。

    不过,我对龙脊岛的兴趣绝不仅仅局限于这些陈年往事,这座极具传奇色彩的小岛有太多的秘密了,这些秘密无一不在挑逗着我的好奇心。

    可能我这样形容龙脊岛的话,你会感觉有些夸张吧?会感觉一座从开始建造直至今天也不过三十来年历史的一座人工岛配不上“传奇”这个词语吧?

    但是,围绕着这座仅仅只有三十几年历史的小岛发生的事情,却已经难以仅仅用“传奇”两个字来形容了。

    说起这个来,就又要回溯起龙脊岛竣工之初所发生的事情了。

    虽然龙脊岛正式对外宣告竣工是二零三三年的元旦,但是实际上却早在二零三二年的六月份就已经完工了,在后面的六个月时间里,第一批自愿迁往龙脊岛的居民在政府的安排下,陆续迁入了龙脊岛,岛上的设施设备也随着大量居民的迁入开始正式的运作了起来。

    经过这六个月的过渡和完善之后,龙脊岛才正式宣告竣工,并对外开放。

    当初的我对于这座人工岛还是保持着敬而远之的态度的,毕竟说起岛屿,尤其是人工岛,总会让人感觉不如身处大陆那般心安。

    但是,想来像我一般有着如此迂腐观点的人毕竟也是极少数,大多数人都是乐于去追逐新鲜事物的。

    时值龙脊岛开放之初,正是岛上各大项目招商的旺季,同时也是注资创业的绝佳时机,新的城市总是给人无限的希望,我想我的那几位朋友大概就是看准了这个时机吧,都纷纷移居了龙脊岛,而我,也是在他们的邀请下,第一次的踏上了龙脊岛的土地。

    这座小岛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先进,发达,繁荣,美丽……如果真的要我继续说下去的话,我想我会用尽所有赞美的词汇吧。

    但是这样的地方对我来说是并没有任何吸引力的,试想一下,大概这世界上所有的城市都是大同小异的吧,要是非要说这里跟其他城市相比有什么不同,或者说是优势的话,那就是“新”了。

    龙脊岛当时可是刚刚竣工,所以岛上自然不会有什么古旧的建筑存在了,这里的所有建筑可都是全新的,绝对不存在建筑历史在十年以上的任何建筑。

    然而全新未必是好的,毕竟像这样一个全新的地方,大概是不会存在什么悠久的历史了,想到这里,总会让人感觉有些失望。

    不过那一次的龙脊岛之旅却并不是失望的,可能是因为职业习惯吧,总是喜欢去调查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在一些空穴来风的传闻上刨根问底。

    恩,这些就是我的朋友们对我的评价,不过也正是得益于此,我想我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对龙脊岛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吧。

    同年的一月中旬,正当我完全沉溺于四处收集关于龙脊岛的传闻和各种资料的时候,我的同行们却早就赶回大陆,去追踪报道起另一起新闻了。

    关于龙脊岛竣工开放的新闻层出不穷,余波未定,新的关于一起坠机事故的报道却再一次惊起了波澜。

    这是一架从龙脊岛飞往青岛机场的SF3萨伯100的小型客机,据说是因为发动机突然故障起火而发生了事故,坠毁在临近渤海湾一带的海面上,机上乘客十余名,全部丧生。

    这起事故的发生顿时引起了广泛的关注,虽然遇难的人数并不算多,但是葬礼上会有大量政界和军界的风云人物们亲自前去吊唁的人就更是少数了吧?

    虽然很明显的,这些在坠机事故中丧生的人都身份不凡,但是后事处理起来却是十分低调的,而且关于这些人的身份,官方似乎也没有给出明确的解释,从各个媒体的报道来看,也只是报道说,这些人都是一些军官和政要,就跟没说一样。

    虽然关于这起事故的报道,各大媒体都充满了热情,不过实际上,这件事并没有产生预期的影响力,而大家的眼球,却是都马上被一个全新的爆炸性新闻吸引了过去。

    同年二月份,龙脊岛上几乎同时的查出了近千例“Ghost Virus”的感染者,一时间引发了很大的恐慌,不仅仅是龙脊岛上的居民,曾经去过龙脊岛的人也是一样。

    所谓“Ghost Virus”,只不过是官方对它的命名,但从名称来看,就足以让人感觉不寒而栗了,而且那些感染者所出现的症状就更是骇人听闻了。

    这是一种从没出现过的症状,名叫“心癌癌细胞石鳞化”,顾名思义,就是心癌的癌细胞硬化,形成类似石质鳞片一般的物质,从官方公布的照片上来看也确实如此,患者的胸口都被不同程度的鳞片物质蔓延覆盖着,恐怖异常。

    当时可正是处于去龙脊岛旅游的热潮之中,岛上的各国游客的流动量简直多到难以想象,如果是具有强传染性的病毒的话,用不了多久,便会在世界范围内扩散爆发。

    这个消息一出,顿时让每个人类都如坐针毡一般的陷入了恐慌和不安之中,也让一些老人不禁的回忆起了二十一世纪初那个在人类心中留下刀疤的名字——“SARS”。

    不过很快的,官方马上就发布了新的消息,宣称说:“Ghost Virus”并不具有传染性,只是一种发病概率很高的遗传病而已,而且也是可以治愈的。

    这样的消息多少让大家松了口气,不过新的问题随即出现,“Ghost Virus”是如何出现的呢?既然说这种病属于遗传病,意思就是说这种病毒是潜伏在特定的人群中,通过遗传传播的么?

    那么既然是遗传病的话,不可能没有发病史吧,为什么以前就从没有听说过这种病呢?

    对此似乎鲜有人关注,心有余悸的人们此时似乎已经没有了去刨根问底的力气,我也是一样,当时就身处龙脊岛的我好似劫后余生一般忙于感谢着上苍,根本无暇去在意这些事情。

    紧接着,龙脊岛上展开了大规模的体检,受检人群却仅限于龙脊岛的本岛居民,之后来的迁入者和游客则不在体检范围之内。

    这或许还不是值得感觉奇怪的地方,更让人感觉瞠目结舌的则是体检的结果——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龙脊岛居民体内含有“Ghost Virus”。

    听到了这样的结果,比起惊讶,我更多的是好奇,这几十万体内潜伏着如此恐怖的病毒的岛民到底是从何而来的呢?

    不,或许我们都被误导了。

    试想一下,为什么接受体检的只有这些岛民,而其他的游客被排除在外了呢?甚至连龙脊岛开放以后迁入的人都不在此列?

    官方就似乎早就知道了这样的结果一样,直接就划定好了目标人群。

    再联想一下之前吧,这些岛民可都是在龙脊岛开放之前就迁移过来的,而且对此官方更是只字未提,我还是通过自己的渠道调查到的这件事,说是这些岛民是“自愿”迁入的,然而之前却也并没有听说有任何关于龙脊岛首批居民的募集活动。

    还有就是现在相关部门的表现,实在是有点儿太过于熟练了,丝毫看不出在突发事件面前应该表现出来的措手不及和手忙脚乱,眼下这些一个接一个的举措的执行,简直就像是在做早就已经计划好的事情一般,有条不紊。

    这让我不禁想到一个很可怕的可能性,或许,这本来就是一个计划呢?这些岛民本就是早就划定好的一个人群,他们只是按照计划被迁移到了这个岛上,然后官方按照计划发布“Ghost Virus”的新闻,然后按照计划让岛民们接受体检……

    近十年来,我一直在调查这件事。

    自那之后,岛上成立了针对“Ghost Virus”的医疗机构——“Special virus countermeasure Bureau”(简称SVCB),SVCB每个月都会定期为岛民们接种疫苗。

    根据SVCB所给出的解释,“Ghost Virus”这种病毒即便潜伏在人的体内,只要不发作,就不会对人体产生伤害,所以只要每月按时接种疫苗,就可以有效的抑制“GhostVirus”。

    但是同样的,想要根治“Ghost Virus”也不是一朝一夕的就可以做到的,现在接种的这种疫苗,更多的是对“Ghost Virus”产生抑制作用,并减少遗传概率。

    不论如何吧,至少“Ghost Virus”的问题看起来似乎是解决了,虽然每个月都要接种疫苗有些麻烦,但是从现状来看,消灭这种病毒应该只是时间问题。

    随着时间的推移,与之相关的规定和条文也纷纷出台了,我也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这一切,绝对都是早就计划好了的。

    这十年来,龙脊岛上岛民的自由一再受到SVCB的剥夺,虽然龙脊岛一直以来都在热情的接纳着八方客人,但是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似乎从来就没有见过龙脊岛上的岛民离开过那里。

    事实也正是如此,龙脊岛的岛民是严禁离开龙脊岛的,这是由SVCB出台的规定,理由是——断绝“Ghost Virus”传播的可能性。

    这么说起来似乎也在一定程度上是合乎情理的,不过同时,却也进一步的验证了我的猜测。

    还是说说我这十年来的调查成果吧。

    根据我的调查结果来看,我基本已经可以断定,龙脊岛就是为了“Ghost Virus”而建造的,作为一个隔离区,目的是把“GhostVirus”的感染者隔离起来,然后彻底的消灭这种病毒。

    不过这个计划具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因为时间太过久远,实在难以找到什么有用的资料,所以我对此还是一筹莫展的。

    十年间,我几乎转遍了龙脊岛所有的角落,走访接触了无数的“Ghost Virus”感染者,而从这些感染者的口中,我却是听到了不同的声音。

    在那之前,我一直都是相信SVCB的,我曾天真的认为,虽然龙脊岛的居民们被限制了自由,被隔离在了这座小岛上,但是这毕竟也是为了消灭“Ghost Virus”的无奈之举,况且建造这座龙脊岛也曾耗费了不少的人力物力,这里也是如此的繁华美丽……

    但是,真的是这样的吗?

    不,我错了!

    对于他们来说,即便龙脊岛再怎么繁华美丽,也改变不了它作为一个“监狱”的本质,而SVCB以“为了消灭‘Ghost Virus’”这种看似是大义一般的理由而去限制他们的自由的行为也是很荒谬的。

    难道说,因为“为了不让更多人感染‘Ghost Virus’”这种理由,就可以牺牲这几十万人的自由么?就要剥夺他们作为人类最基本的权益么?

    我想,既然连龙脊岛这样的奇迹都能创造出来,只要想的话,应该会有更好的处理方法吧。

    对于这些人是否真的是“自愿”迁入龙脊岛这件事我早就产生了怀疑,而且通过与他们的接触,似乎关于“Ghost Virus”的神秘面纱也将被揭开了。

    事实上,龙脊岛近些年来并不太平,因为有很多人拒绝接种SVCB的疫苗,这种事情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起初我对此十分不解,不过听那些反抗SVCB的人说,所谓的“Ghost Virus”本就是子虚乌有的,SVCB的疫苗才是真正的病毒。

    当然,对于激进的反抗分子所说的话,我还不至于全部相信,不过我倒是见过很多已经严重病变的“Ghost Virus”感染者依旧健康的活着,虽然他们胸口的皮肤上确实覆盖着厚厚的石鳞,但是却并没有对他们的生命形成危害。

    当然,这些人都是被SVCB追捕的对象,因为“Ghost Virus”感染者一旦出现病变(皮肤上出现石鳞),就要接受SVCB的隔离才行,这个隔离是强制的。

    当然,按理说,只要按时接种疫苗,就不会出现病变的可能,我想会被抓去隔离的,大概都是那些拒绝接种疫苗的反抗分子们吧。

    关于隔离之后的事情,就没有人知道了,不过我听反抗派的人们说,被SVCB抓去的人,大概都被处理掉了,因为从来就没有见过谁被SVCB抓去隔离之后,还能再从里面出来的。

    似乎很多谜团最后都聚集到了SVCB的身上,我也突然意识到,SVCB才是最神秘的那一个,如果说这一切都是SVCB所设计的一个大计划的话,那么知道所有秘密的一定也是SVCB。

    其后,我不止一次的试图潜入SVCB内部,不过都是无功而返,SVCB比想象中要戒备森严的多,有几次我甚至还发现里面SVCB的内部警卫都配备着武装,不过对此,我一直是绝口不提的。

    我想恐怕此时SVCB也早就察觉到我了吧,与我志同道合的几位朋友,最近全都没有了音信,好像从人间蒸发了一般,怎么也联系不上了,我因此也开始感觉有些不安了。

    因此,我决定把我所知道的一切发到网上,哪怕多被一个人知道也好,我相信总有一天,SVCB的面具会被揭掉,真相会大白于天下,龙脊岛的几十万同胞会重获自由,我由衷的这么祈愿着。

    ——节选自《Lost Island Report》作者不详

    204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