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四爷别庄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43本章字数:1674字

    我叫傅娴,性别女,爱好男,21世纪四好青年一枚。平时除了研究男神,就是睡觉,说通俗点儿,也就是宅,而且宅的死去活来,欲-仙欲-死。

    然后,这“宅”病也不知道得罪了哪路神仙,直接飞来一脚,就把我踢向了穿越大军。

    不过对于没穿到九龙夺嫡忙死人,满街大辫子的大清朝,我还是灰常灰常庆幸滴。只是庆幸之余,难免又有些悲伤,因为我穿到了一个历史上没有记载的朝代,也就是俗称滴架空。这样,我那棒棒哒历史功底,就等于完全作废了。

    没穿之前,我是一只米虫,穿到四爷别庄之后,更是米虫一只。

    不过要说我这米虫身份吧,还真有些复杂。

    十三岁之前,我是金陵万花楼最红的花魁头牌,卖艺唱曲儿作作诗,就是不卖身。十三岁到十五岁,我是金陵林郡守家的干女儿,咳咳咳,干女儿和干爹那点儿小破事我就不多说了吧,大家脑补出来的,想必更加精彩贴切。十五岁之后呢,又成了京城四爷千里外别庄的艳桃花一朵,天天趴在墙头上,有人觊觎,没人敢采。

    回忆到此为止,我要死不活的叹了口气,假咳几声,摆摆手,把身边伺候的嬷嬷丫鬟都赶出去,然后便开始了自己近段时间的必修课——在寝房里做瑜伽。

    没办法,这庄子里的正主身子娇,体质弱,一个不注意,就被干爹蹂躏的一命呜呼了。然后,我这滥竽充数的替补就跨时空上场了。

    也正因为介个,就算我现在身上没有任何伤处,那四个身强体壮的嬷嬷还是不会放我出门。因为在她们眼里,我的伤根本不在显眼处,而是在……唉,不说也罢,人生如此杯具,我现在能做的,估计就是苦中作乐了。

    一整套瑜伽做下来,身上出了不少汗,心情也好了不少。虽然还是不能出门。

    再次爬回到我前世今生都爱的深沉的床榻上,像抚摸黄金一般的抚摸着丝被底下,码的整整齐齐的二十四史。

    这估计是我近些日子以来最大的成就了吧。就像灾年的时候乡里人爱囤粮,我无聊的时候就喜欢囤书,尤其是这二十四史,简直就是爱不释手。对了,除了米虫之外,我还是个书虫。

    随手抽出一本,一边在榻上打滚,一边兴致勃勃的看着。

    等看完书,已经是月上柳梢头了,洗个澡,换件衣服,吃吃饭,又到了就寝时间……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一个月。

    就在我觉得自己快要发霉长毛的时候,身边的嬷嬷终于由四个变成了两个,又从两个变成了一个。

    然后,月黑风高的某一晚,一枝独秀的梁嬷嬷,腆着一张老脸敲开了我的房门,告诉我主子要见我。

    主子?乍一听这两个字,我脆弱的小心脏立马就惊了,第一反应是京城里的四爷。可是不对啊!要是四爷的话,不是应该直接摆驾庄子,喊我去跪迎吗?为毛还要穿上披风,遮了脸面,率夜出行呢?

    难道梁嬷嬷口中的主子,是另一人!

    真相有些迅猛的冲进我的大脑,然后,我扶着轿帘的爪子就顿住了,回头,有些磕碜的看着梁嬷嬷,满心忐忑的试探,“嬷嬷,这庄子,是四爷的吧?”

    “自然是!”见我迟迟不上轿,梁嬷嬷的脸色虽然有点儿不好看,但到底还是点了头。

    “那,你的主子是四爷吧?”我敛了敛眉目,继续试探。

    “小姐到底想说什么?”可能是听出了我话里的坑吧,梁嬷嬷皱了皱眉,说出来的话也严厉了很多。眼中的戒备意味,甚浓。

    “没,没什么啊!”我笑着打马虎眼,“就是突然累了,哪儿也不想去了!”

    “小姐!”梁嬷嬷再开口,严肃之中多了几分警告,“别以为你进了庄子,就是四王爷的人了,老奴劝你最好别忘了,谁才是你的衣食父母,你真正的主子。”

    “衣食父母,真正的主子……”玩味着这几个字,我心里浮起一些疑惑,只是不幸的是,还没来及做任何深入思考,整个大脑就又被一些断断续续的画面给横扫了,不用多想,都知道这是身份原主的东西。

    看着那些虚晃不停的画面,我的心缩成了一把刀。果然啊果然,这原主是个苦命的主!

    小小年纪被旧主打包送人就算了吧,无奈对方还看不上她,最后姑娘冒着大雪,在庄子外跪了七天七夜,膝盖都肿了,才逼得四王爷不得不收了她。但收了之后呢,连碰都懒得碰,人家直接快马加鞭,连夜就回京了。

    这一走,便是一年。

    在这一年中,每到月圆之夜,林郡守都会以干爹之名,把干女儿叫回府,做一些臭不要脸的事。

    然后这原主也不敢反抗,只是一味的忍受,这直接导致她日常生活失调,简单总结起来就是:在内被恶奴欺,在外被干爹欺,欺的久了,命也顺理成章的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