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梅出墙1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2本章字数:1771字

    男子似乎极其欣赏的拍了拍东绝的肩膀,极其认真的说道。

    “少主!”

    什么叫做下的了茅房?东绝无奈,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子,正是自己从小到大唯一认同的主人,同临城少主,洛如非。那个在很小的时候就依靠自己的智慧,将同临城变得富可敌国的同临城少主,洛如非。

    “喊你主子我做什么?没事别喊我,大白天的,被人发现了多不好。”

    洛如非翻了翻白眼,哗啦一声打开自己的折扇,甩下东绝就走。

    “少主,等下,您看,那边不是刚刚那个女子么?”

    还没走两步,就被东绝叫住,正不耐烦的转身,却看见这辈子,他再也忘不了的一幕。那个穿着破衣服,脸如同鬼魅一般的女人,正站在一堵墙下,高傲的仰起头,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洛如非这才看见,墙头出了一支寒梅,红色的梅花,似乎格外的显眼。

    “东绝啊,你说,我是不是该把扇子上的杏花改成梅花啊?”

    东绝深吸一口气,坚决不说话。

    洛如非似乎习惯了东绝的沉默,但是,视线却没有离开那个站在墙头下的女子,侧面看起来,竟是如此的出世绝尘,一股说不出的情愫围绕着他。

    “她这是打算?”

    洛如非突然眉头紧蹙,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那一幕,紫色破旧的衣服,女子可怕的面容,正慢慢的爬上墙头,拈住那枝梅花,放在鼻尖。

    “身上有伤爬上墙头,竟然只是为了闻一闻这花?”

    洛如非疑惑道。

    东绝看了眼坐在墙头的人,说:“不是,她是没有力气再折下来了。”

    话音刚落,就见洛如非指尖微动,转眼,那枝梅花飘飘断落在宋乐容的手上。

    “走吧,我可不愿意留下来做了采花贼。”

    洛如非挑挑眉,转身走了。他相信,这个女子,他一定还会见到。

    宋乐容看着手中的梅花,转过头,周围除了屋舍就还是屋舍,半个人都没有。

    “呵,是我想多了吧。”

    宋乐容自嘲的笑笑,低头看着这枝突然断落在自己手中的梅花,心想,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驾!”

    一阵骚动让安静额小巷有了点生气,宋乐容抬头,一张忘不掉的脸,映入眼帘,硬挺,刚毅,带着一丝冷酷。

    一时间,宋乐容忘记了自己还坐在别人的墙头,慌忙跳下去,大叫:“阿珂!阿珂!”

    脚下一歪,摔在了地上。

    策马而行的人并没有回应,骑着马从摔倒在地上的宋乐容面前疾驰而过。

    宋乐容脸上的笑容僵在了那里,顾不得疼痛,急忙爬了起来,瘸着腿,追在那人的身后,疯了般的大喊:“阿珂!阿珂!”

    不会错的,那一定是阿珂!世上不会有跟阿珂完全相同的人的!脑海中,浮现出最后阿珂抱着她,挡去了最后那致命的一击的那一幕,在醒来是,是被扔出柳府,被众人嘲笑的时候。那个女人的记忆都在,两世的记忆加在一起,宋乐容眼中的泪水不断的流了出来,那人,定是阿珂,自己来到这个身体中,定是为了阿珂而来的。

    “阿珂,阿珂。”

    马上的人依旧没有回头,只顾着策马前行,身后是衣着破烂,瘸着腿,整个人看起来狼狈不堪的女子,追着马,一边哭,一边嘶喊。

    宋乐容渐渐的觉得再也没有力气了,身体一软,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中。

    “将军,调查清楚了。同临城少主确实已经来到了京城,但是却没有搜寻到他的踪迹。”

    将军府一片冷清,原本性情就冷淡的将军左疏狂此时更是沉闷的让人害怕。作为太子的心腹,他必须要除掉一切会威胁到太子的人,比如说,同临城的少主,洛如非。

    左疏狂放下手中的书卷,眼神阴狠的扫过来,问:“何时离开的同临城?”

    若是洛如非自己要找死,来到京城,那么,这就是最好的机会,找到他,并且,杀了他。没有洛如非的同临城,根本不值一提。

    下属被左疏狂的眼神扫的浑身一冷,结结巴巴的回答:“一个月前。”

    “一个月前!?”

    左疏狂猛地站了起来,同临城内他无法安插人手监视,没想到,洛如非竟然已经离开了一月之久。从同临城到京城,需要十天的路程,这么算来,洛如非已经到了京城许久了?可是京城内却一直没有人发现他的踪迹。好,很好!洛如非,早晚我要把你抓出来!

    “继续搜查,暗中派人仔细的找,我就不信,那么显眼的一个人,来到这京城,还能消失了不成?”

    左疏狂冷笑着,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的诡异。

    “是。将军,昨日救回来的那个女子,已经查过她的身份了。”

    属下低着头,一想起昨天那个追着大将军的马后面的女子,他就整个人都慎得慌,那张脸,恐怕是这辈子,他都忘不了了。

    左疏狂随意的说:“恩,何人?”

    “宋府二小姐,宋乐容。”

    宋乐容?

    “你确定?”

    左疏狂猛地抬头,心想,那女子怎会是宋乐容?传言宋乐容美若天仙,学识渊博,被奉若宋府的至宝,怎会是昨日那狼狈的女子呢?

    属下意料到了左疏狂的反应一般,毕竟,他得知时,也是这个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