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圆月皎皎满月红1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2本章字数:2030字

    无事不登三宝殿,洛如非就是那种皇帝太子八抬大轿请不去的那种人,并且洛如非很少会到别人府中叨扰,今日突然拜访,必定是遇到难题了。李无忧也不兜圈子,直接问:“这次你需要什么?”

    “玉露断续膏。”

    “什么?难道是满月红?”

    一听洛如非要什么,李无忧就心中了然,不禁感慨,满月红,多么恶毒的人才会使用的禁药。

    “你有没有?”

    玉露断续膏的配方早已失传,这也是满月红之所以恐怖的原因之一。一个没有解药的禁药。

    洛如非似乎有些急了,抓着李无忧的手就问,要是没有解药,自己似乎就看不到那张脸背后的真容了。那么,将是多么的可惜呢。

    “何人如此丧心病狂,竟然用满月红!”

    满月红的药性之强,李无忧最是清楚不过,普天之下,恐怕能解得的人,不过两个。

    “这些就不要管了,你倒是告诉我有没有解药。”

    “洛如非,你在京城随意玩便罢了,任何人的事情,你不要插手。”

    李无忧拍开抓着自己的手,说:“解药我有,但是,需要时间。至少,需要五天时间。”

    “五天?你孵小鸡呢?”

    这下洛如非不乐意了,五天的时间,自己还能呆在京城的时间不多了,要是真的在京城停留太久,怕是会漏出马脚。

    “洛如非,我给你五天时间,你给我孵个小鸡试试。”

    李无忧哭笑不得的说,就知道从洛如非的嘴里没什么好话。

    洛如非突然沮丧了起来,叹了口气,说:“既然这样,怕是我这辈子都得一个人过了。”

    李无忧一惊,急忙问“怎么了?”

    “我未婚妻,急需这个药。我跟你说过。我此生只娶一人,但是我一定会娶这世上最美的女人的,你忍心看着你兄弟我后继无人?我洛家香火就此断了么?”

    洛如非越说越悲壮,跟真的似得 。

    李无忧一把甩开洛如非,甩门而去,最后只留下一句话:“三天后来取。”实 在是受了这人了,还是眼不见为净的好,洛家的香火要是他在意的话,两年前就该顺从着洛城主的心愿完婚了,还等到现在?真真是受不。

    洛如非知道,自己又成功了。那就三天后再来咯。

    “小姐,将军说为您重新准备了居室,在养心院,还为您添置了一些衣服跟首饰,您看看您还需要些什么?”

    说话的是离淑,听说是左疏狂的贴身侍女,宋乐容推辞过,但是左疏狂坚持,宋乐容就接受了。

    “不用了,替我谢谢他。”

    宋乐容勾起唇角,自己穿上衣服,走到梳妆台前的铜镜前,第一次,从镜子中正视到了自己现在的容颜,除了丑,只能用恐怖来形容了。然,她不仅仅是宋乐容,还是陈容,那个曾经用硫酸毁了别人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杀手组织大小姐。这点恐怖,就算是在自己的脸上,她也觉得没什么。也就是丑了些罢了。

    “哗啦。”

    一声脆响,铜镜应声变成了碎片,左疏狂大步走过来,看了眼宋乐容,又看了眼巧儿,沉声道:“为何还会出现此物?不是说全部都撤走么?”

    离淑连忙跪下,不断的磕头求饶。

    宋乐容眉心一皱,看着左疏狂。

    “你出去,去养心院看看,还缺些什么。”

    左疏狂察觉到宋乐容的目光,心中的怒气消了些,对离淑交代道。

    离淑迅速的爬起来,哆哆嗦嗦的退了出去。

    地上散落着的都是镜子的碎片,宋乐容蹲下身子,一片一片的将碎片捡起来。

    “别动,会扎手。我让下人来就是了。”

    左疏狂一把拉住宋乐容的手,皱着眉,劝道。

    打破铜镜的是他,那么,他是担心自己看到镜子中的自己的面容会崩溃?

    “实在是没有必要。挺好的镜子的。”

    宋乐容大概的看了眼碎了的镜子,这种年代,只有富贵人家,才用得起铜镜吧?

    “一面镜子罢了。无碍的。倒是你,如何了?”

    左疏狂无所谓的笑笑,脸上的冷峻也少了许多,一眸一笑,都像极了阿珂。

    宋乐容沉浸在这笑容中,似乎是阿珂站在她眼前一般,渐渐的,眼中就萦绕着满满的泪水。

    “我没事。谢谢。”

    “你放心,药会帮你找到的。你,大可不必担心。”

    宋乐容无奈,自己何时说过自己担心了?不过,左疏狂功力看起来似乎是很深,不然,隔着那么远的距离,依然可以一掌将铜镜击碎。

    “一张脸罢了,是什么样都没事。我真的没事。”

    或者在别人看来,一个女人对自己的面容不重视,至少,顶着这样的一张脸,还可以当做无所谓,任谁,都是不会相信的吧。宋乐容自己也不相信,只是,她并非是真的不在乎,而是此时,在乎能有什么用?当她在这个身体里苏醒的时候,这张脸,就已经毁了。她能做的,无非是不让别人轻看了她。

    左疏狂似乎很意外,按照他的眼光,他也看的出来,宋乐容不是说谎,这个女人,真的是让他有些看不透了。不过,就算宋乐容自己不在乎,他也一定要把她的脸治好。天下人皆知,同临城少主虽然个性难以捉摸,但是唯一欣赏 的东西,就是美丽的东西,喜欢奢华,享受,若是此事能成,那么他的以后,还有太子殿下的以后,跟宋乐容,都牵挂很深。或者说,成败,在此一举。

    “你,可愿意随我出去走走?雪已融化,外面的气候正好。”

    “我需要一块面纱。”

    走走?也好。宋乐容心想,毕竟自己来到这里,只有第一天被扔出柳府的时候见过这里的人,事,物。出去见见,也好。

    左疏狂突然就笑了,说:“面纱好说。今日城中有集会,定是极其热闹的。”

    不知道是左疏狂的笑容看起来并无恶意,还是因为那张脸是跟阿珂一模一样,总之,宋乐容心中最开始强行建立起来的警惕,全然没了。除此之外,竟然还有一丝的依赖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