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彼时明月此时光,道是女子难养4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2本章字数:1669字

    已是深夜,宋乐容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有些找不到回去的路。古代的建筑看起来都是一个样子,饶是记忆力超群的宋乐容,只走过一遍这种地方,也不好再走回去。原来路痴是这种感觉啊?就像是把你的脑袋卷成一个团一样,晕晕乎乎的。

    “将军,那不是宋二小姐么?”

    宋乐容正揪心着该往哪走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扭头一看,左疏狂正站在自己的身后,看到宋乐容,似乎是松了口气般。

    宋乐容才是松了一口气呢,这大半夜的,找不到回去的路,自己也没地方可以去,“将军。”

    左疏狂转身,道:“走吧,回府。”

    说完,就率先走在前面,留下的背影有些冷淡,但是却故意的放慢了脚步,等待着宋乐容。

    宋乐容也不矫情,急忙跟在身后,不是没骨气,就是这个时候要是耍了脾气,就真得流落在外了。

    突然,左疏狂停下脚步,猛地转身,似乎有些生气了,盯着宋乐容,问道:“怎么没有在宝香楼等我回来?”

    “啊?哦,我看天色晚了,所以·······”

    话还没说完,就被左疏狂再次冷声打断:“你知道你现在所在的是什么地方么?”

    宋乐容一怔,疑惑的看了看四周,灯火通明,隐隐的还能传来一些嬉笑声,心想:不会是来到红灯区了吧?然,这些话宋乐容肯定不会说出来。

    “这里是京城有名的花街巷,来的是些什么人,想必你也是猜得到的。”

    左疏狂有些愤怒了,脸上的表情都是冷的,活生生的想要冻死人。

    “宋小姐啊,您要是再往前走个几米,到时候被拉进去,这辈子,估计都不可能再 见到将军了。”

    一旁的家丁恨铁不成钢的补充道,心想,这个宋二小姐还真是会跑啊。

    见不到?宋乐容心里打着鼓,“为什么见不到?”

    家丁就差翻白眼了,这么明显的问题,怎么会不懂?

    “因为将军从来不去这种地方。”

    左疏狂深吸一口气,轻声道:“夜深了,回吧。”

    主子都开口了,家丁自然也是不敢再多废话了。

    “玉树房间的公子出手可是大方啊,都小心的伺候着啊。”

    红颜阁的老鸨脸都要笑掉了,一层一层的脂粉扑扇扑扇的往下掉。周围的莺莺燕燕们一听这话,赶紧的就往红颜阁最好的厢房去了。

    洛如非半卧在软榻上,闭着眼睛,嘴角挂着一丝笑。

    “玉树啊,去跟妈妈说,我在这房中,让其他人不要来扰了我的兴致。”

    坐在床上的女子莞尔一笑,起身将发丝揉乱了些,懂事的说:“是,公子,玉树这就去。”

    美人娇柔的起身,一步一笑,羞羞答答的出去了。

    “快,东绝,把门锁起来。”

    美人刚一出去,洛如非很是惬意的说。

    东绝满头黑线的看着洛如非,说:“少主,这是那女人的房间。”

    “我知道,所以才把门锁起来啊,万一那女人觊觎我的美貌,半夜将我怎样了,那该怎么办?”

    洛如非煞有其事的说道,私心里想着,怎的用的如此略知的胭脂水粉,连香料都是劣质的,真真是没品位。

    东绝依言将门锁了起来,自己抱着剑站在门口的地方。

    洛如非挑挑眉,问:“你站那么远做什么?”

    “为了让您安心。我不会觊觎你的美貌的。”

    东绝回答说。自家主子这个毛病,真是没救了。不过想来倒也是,毕竟到目前为止,他倒是没见到比自己主子长得还好的人。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貌美的人,都是孤独的?

    “公子,公子?门怎么锁了?”

    门外的敲门声响起,洛如非眉头一皱,不悦的说:“不是说了不要扰了我的兴致,怎么这么闹腾?”

    东绝瞥了眼洛如非,突然转身打开门,剑猛地拔开,寒光一闪,门口的玉树小脸一白,眼睛瞪得老大,“我,我,我········”

    “你今夜去别处呆着吧,不要吵到我家主子。”

    玉树一愣,惊讶道:“什么?”

    洛没有心情跟女子闲扯,直接关门,将美艳的玉树关在门外了。

    “哎,我没教过你对女子要温柔么?你这样把人吓坏了。”

    洛如非似笑非笑的看着东绝,心想:果然是东绝的风格。

    “将女子关在门外,这是你的温柔?”

    东绝回答道。在同临城的时候,从来不去这种地方的少主,怎么到了京城就来了呢?记得刚刚加冠之时,洛如非的几个好友邀请他去烟柳之地玩,洛如非扔了千金在地,从此与那些人绝交。这就是同临城人皆知的千金断交。

    “哼,花街巷是左疏狂绝对不可能来的地方,那一批人,也就那个左疏狂够看。不过,还是差的远了。在这,就是最安全的。”

    洛如非话音一落,东绝就像看鬼一样看着他,这种人,总是能看清别人的内心,真是奇葩了。但是也习惯了,反正洛如非本就是神人般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