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彼时明月此时光,道是女子难养1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2本章字数:1497字

    “小姐,将军让我为您送来几件新衣裳,说是流云阁最新的款样,请您试试。”

    宋乐容正准备休息,屋外的敲门声便响起了。

    宋乐容起身过去开门,门外站的丫鬟正是第一天她醒来的那个丫鬟,据说是从小就开始服侍左疏狂的,名唤离淑,长得倒是明媚动人,难怪可以一直留在左疏狂身边。

    离淑见到宋乐容,立马递上手中的衣服,说:“小姐看看,可有不满意的?明日我再拿去流云阁换了。”

    宋乐容听得出来,离淑的口气不是很好,并且也不是那么情愿,于是手下衣服,说:”不必了,谢谢。“

    宋乐容的话刚落,离淑转身就走。这样的没礼貌,倒是让宋乐容一怔,将军府怎会有如此无礼的丫鬟?

    ”站住。“

    一声怒喝从怡红居外面传了进来,声音不是很大,却很威严,还带着一丝的怒气。

    离淑的脚步顿在那里,怯怯的福下身,轻声叫了句:“少爷。”

    左疏狂从外面进来,一步一步,一袭白衣遮住了白日里的冷峻,却多了一丝谪仙的感觉,似乎在伴着月亮一同前行一样,披星戴月,说的,大抵就是这样了吧。

    “跪下。”

    左疏狂冷峻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却是更近了,宋乐容一时间还没有回过神来,就听见这么一句。

    离淑咬咬牙,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可知你犯了何错?”

    见离淑跪的那么不情不愿,左疏狂有些怒意,冷着脸问。

    离淑瞥了眼宋乐容,回答说:“离淑不知。”

    “在主子面前,岂有自称名讳之礼!”

    左疏狂皱着眉,不悦的瞪着离淑。

    离淑这才惊觉,左疏狂是真的生气了,不由得心中有些后怕,都怪自己一时脑子发热,没有考虑清楚,这才做出傻事。

    “我,我知道错了,少爷。”

    左疏狂没说话,眼睛看向宋乐容。

    主人家都做到这份上了,自己也没理由步步紧逼了,宋乐容笑了笑,说:“这么晚了,快放离淑回去休息吧。”

    果然,宋乐容的话很是管用,左疏狂听了之后,就摆摆手,示意离淑下去。

    离淑一走,左疏狂脸上的脸色就缓和了许多,歉意的看着宋乐容,说:“你别介意,这丫头从小无亲无故,又比较会讨喜,所以我母亲偏爱了些,这才养成了这般无礼。”

    “没事的,倒是你,怎么这么晚还没有睡?”

    “来和你告别的。我明日就要启程去同临城了。”

    左疏狂背着手,说道。

    “同临城?”

    宋乐容一怔,这不是白天里左疏狂才跟自己说过的同临城么?

    “为何去那里?”

    “太子旨意,让我派人去同临城做内应,这件事,非同小可,我思索再三,觉得还是自己去最有可能。”

    左疏狂无奈的声音,无不透露着自己心中的沉重,“最迟明早出发。”

    宋乐容眼神一黯,这种事情,应该算是间谍吧?这该是得有多危险?

    “那需不需要。。。”

    “哗!”

    “砰!”

    宋乐容的话被一道剑光打断,还没来得及反应,左疏狂便抱着宋乐容转了个方向。

    躲过了这一剑,左疏狂松开宋乐容,狠狠的盯着来人,黑色的劲装,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双犀利的眼睛。

    “你是何人?”

    左疏狂将宋乐容护在身后,眼睛瞪着黑衣人,沉声问。

    黑衣人没有说话,手中的剑再一次的朝着左疏狂刺了过来。

    两人很快的纠缠了起来,左疏狂没带兵器,堪堪跟那黑衣人打了个平手。

    “不要妄图叫人,你府中稍微有能耐点的,都被我迷晕了。”

    黑衣人终于开了口,一听,竟然是女子的声音。

    宋乐容微微的蹙眉,自己现在若是冲上去,必定会成为左疏狂的累赘,左疏狂对付黑衣人还得顾忌自己。

    趁着宋乐容晃神之际,黑衣人一个空招式,将左疏狂引开,抬手就是一个暗器朝着宋乐容的位置飞了过来。

    宋乐容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个白色的身影就挡在了她的身前,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左疏狂的脸近在咫尺,渐渐的脸色有些苍白了。

    宋乐容眼睛瞪得老大的看着左疏狂,脑海中尽是阿珂当初死在自己面前的画面,心中已经泛起了阵阵痛感,咬着唇,放开左疏狂,双手紧握,浑身都在颤抖着,如同愤怒的小兽。

    黑衣人似乎很满意左疏狂受伤,不再多做逗留,几个起落,便消失在了养心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