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彼时明月此时光,道是女子难养5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3本章字数:1656字

    次日一早,宋乐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一张干净的床上,床边靠着一个人,一身灰色的衣袍,脸色苍白,却守在床边。

    “谁让你走的?”

    左疏狂脸上有些愠色,看来是有些生气的。宋乐容缩缩脖子,讨好的笑道:“将军,破庙你都能找到?”

    “我问你谁让你走的?”

    左疏狂眉头紧蹙,冰冷的口气,让人觉得害怕。

    “我自己要去的。”

    宋乐容收起那副模样,正色道。

    “你是觉得我不可能拿下同临城?”

    左疏狂看着宋乐容,问。

    “不是,我不想让你为我付出那么多。”

    “朝堂之事,你一个女子,不必插手。”

    左疏狂稍微缓和了一些,大概是因为宋乐容的那句话吧。不自觉的,他的面容也柔和了些。

    “我是女子没错,但是我不是弱女子。”

    左疏狂没说话,默默的看着宋乐容,那个初见时眼神迷人的女子,心中想着,自己这么做,到底对不对?

    “左疏狂,我希望自己不是一个只会给别人带来麻烦的废人,同临城之行,我比你更合适不是么?你堂堂的将军,只身前往同临城做内应,有多么危险你不知道么?”

    宋乐容越说,语气越激动。

    “你别着急,同临城之行虽然危险,但是我也是可以脱身的。”

    见到宋乐容似乎也生气了,左疏狂的气焰一下子就小了,连忙安慰道。

    脱身?阿珂在最后也是告诉自己说他可以脱身的,却死在自己的面前!宋乐容鼻子一酸,泪水就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你别哭了,你想怎样,都依你就是。”

    笨拙的用衣袖为宋乐容擦去眼泪,左疏狂心中感慨,果然女人比千军万马都厉害。

    “让我去同临城。”

    一阵沉默。左疏狂站起身,走到一旁,似乎在认真的想着什么。宋乐容倔强的看着左疏狂。

    良久,左疏狂叹了口气,问:“你就不担心,我是在利用你?”

    “这个世上能够利用我的人很多,但是能够让我系甘情愿被利用的,大抵也就你一个了吧。”

    宋乐容了然一笑,回答。

    左疏狂别开眼睛,朝着外面喊了一声:“长风。”

    门打开,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走进来,每一步都稳健有力,一看就知道是个练家子。再一细看,竟然是熟人。

    “这是你以后的新主人,要时刻保证她的安全。”

    左疏狂对着长风吩咐道。

    长风双手抱拳,说道:“楼主好,在下长风,姑娘见过,我是风云楼右使。”

    “风云楼?”

    宋乐容脑子里回想着,风云楼,怎么听着这么熟悉?长风倒是熟悉,毕竟在将军府的时候,好曾经教导自己武功,后来被自己气走的那个。

    “江湖第一大杀手组织,几年前为我所用,以后就将风云楼交给你。”

    左疏狂笑着给宋乐容解释,有了风云楼,想必宋乐容在同临城更容易办事了。

    没想到自己前世是杀手组织的大小姐,今生,还是脱不了杀手组织。宋乐容心中苦笑,这就是宿命?

    “恩,谢谢。”

    左疏狂笑着点头,示意长风下去。自己又坐在床边,看着宋乐容。

    宋乐容脸上火辣辣的一片,深吸了口气,问:“你的伤好些了?”

    “原本没有大碍,这两日追你,伤口又有些裂开了。”

    “啊?那快去上药。”

    宋乐容一听,立马就慌了,古代医药这么不发达,万一感染了什么的,不就出事了?

    左疏狂好笑的看着宋乐容,说:“已经上过了。”

    宋乐容尴尬的笑笑,心里把自己从头到尾的鄙视了个遍,这才想起来,自己不是应该在破庙的么?这是哪里?“你看见跟我一起的那个女子了么?”

    “你是说那个林水莲?”

    左疏狂皱着眉,问道。

    宋乐容点点头,“你们认识?”

    “那女子身子太差,我让离淑带去休养了。”

    左疏狂似乎是极其不喜欢林水莲,提起她,眉眼间尽是寒霜。

    “她想习武,可否,让她留下?”

    想来想去,宋乐容都觉得林水莲是真心的可怜,自己去同临城又不可能带上她,那么最好的解决方法便是,让她留在左疏狂这里。

    左疏狂瞥了眼宋乐容,问:“与你有何关系?”

    “虽与我没有多大的关系,但是,若因为我出手,反倒让她日后日子更凄惨,那就与我有关系了。”

    左疏狂无奈的看了看宋乐容,说:“这事交给离淑就是。”

    “还有,我不能多逗留了,你万事小心,我给你准备了些银两,切记注意自己的安全。”

    左疏狂因为太子召见,很快便又赶回去了,宋乐容这才知道,此处是左疏狂别院,在京郊之外的一个小地方上。左疏狂心情不好之时会来这里。同时一起带走的,还有林水莲。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然而此时,宋乐容并不知道,她一心觉得可怜的林水莲,又会有怎样 的可恨之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