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彼时明月此时光,道是女子难养11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3本章字数:1928字

    “噗——·”

    洛如非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被宋乐容一瞪,老实的收住笑

    柳絮儿的面子挂不住了,登时又气又无奈,跺跺脚,不满道:“作为人妻,难道不是应该心胸宽广么?夫君纳个妾,天经地义。”

    “对,是天经地义,但是那是对你而言。你若是愿意,随你咯。”

    宋乐容毫不客气,什么三妻四妾,古人的那些都是什么规矩?越想宋乐容心中越越是有气,不免气鼓鼓的瞪了眼洛如非,当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

    “姑娘还是回吧,我想来只追求一生一世一双人,是断然不会行这天经地义之事的。”

    万万没想到,洛如非竟然说出了这番话,宋乐容先是一惊,随机转开了视线。这个朝代,还会有追求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男子,算是稀奇了吧。

    “公子,当真不考虑小女子么?”

    柳絮儿都快哭出来了,来的时候满怀着信心,毕竟莲子镇镇主的千金,也是许多人做梦都想要娶的,一直以来,她都觉得,这天下,怕是除了那宋家的二小姐,再无女子可及她的容貌之一二,却不想,这世上,竟有这般好看的人,站在一起倒是登对。

    “姑娘如此身份才情,定会有更好的归处的。不必在我这有家室的人身上话费太多精力。”

    洛如非挥了挥手,让东绝送客,平日里虽然嬉闹,但是其实洛如非这人最不喜欢的就是吵,他喜欢安静。

    “柳小姐,请。”

    东绝冷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也不带一丝恭敬,将洛如非交给他的人物完成了个彻彻底底。

    柳絮儿委屈的看着洛如非的背影许久,那人却是当真无情,无奈,外面来往的人即将多了起来,柳絮儿也不便多做停留,免得叫人做了笑柄,于是带着丫鬟悲伤的走了。

    “谢谢姑娘仗义帮忙。”

    洛如非转身换上温柔的面孔,与刚刚对待柳絮儿全然不同。

    宋乐容笑了笑,回答说:“今日若是我不帮这忙,怕是也不能将这两人赶走了。”

    其实这只是嘴上的借口,宋乐容其实心中何其明了,自己住的小院,是洛如非特意交代安排的。掌柜的对待洛如非那毕恭毕敬的模样,让她不想发现都难。虽然不知道洛如非是什么人,甚至是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他的贴身侍卫叫他少主,想来也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吧。如此,自己帮了她两次,也帮自己减少了些麻烦,算是一箭双雕吧。宋乐容心中这么想着。对洛如非两次唤她夫人并无反感之意,只当做是为了方便,不被人打扰。

    洛如非挑眉,点点头,煞有其事的说:“你这容貌,出门若是不遮了去,怕是在哪都会受到这种人的招惹。”

    宋乐容一震,回问:“这副容颜,很好?”

    她知道自己的容貌算是好看的,但是宋乐容以为是自己看惯了之前那副毁容的容貌的样子,如今见到这副恢复的容貌,才觉得好看,倒是没有想过,这副容貌在他人眼中到底如何。

    洛如非跟东绝同时一怔,主仆俩都不说话了,心想,合着,这姑娘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个美人呢?

    “你,没有见过自己现在的容貌?”

    洛如非犹豫了下,问道。

    “现在?”

    难带他见过自己毁容时的模样?

    宋乐容心想,“你之前去过京城?”

    洛如非摇着扇子,回答说:“自然是去过了,不过也是多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我是去京城吃神厨老虚无新出的一道菜。”

    这个洛如非倒是真的没有说谎,他确实去几年前还来过京城一次,受老虚无的邀请,过来品尝他的新菜。吃完了就直接离开了。

    “公子几年前是来过京城,这次路过莲子镇,专程前来观赏抛绣球招亲的。”

    好在东绝这个木头人适时的插了句话,算是给洛如非解了围吧。同时他也要看看,宋乐容到底是居心何在。若是宋乐容怀疑,或者是有任何细微不对经的地方,那么就都有可能是对洛如非不利的人,他就必须警惕。若是宋乐容没有疑虑,神情自然得话,他就不会刻意警惕。毕竟,上次初见的时候,这女子是被满月红毁了容,不到半个月再次相见,却已经容貌恢复。这解药,是从何而来?就算是原本就为他配的解药,可是那日李无忧家中去了一批人,夺走了解药,这之间,是否有什么联系?洛如非不管,他一定要管。

    “你这品味还真是独特。看人抛绣球招亲,结果自己拿到了绣球,还将人家赶走。”

    宋乐容也不再怀疑什么了,这人,这一段时间对自己是真的好,他是看得见的。

    洛如非瞥了眼东绝,随即笑着跟宋乐容说:“莲子镇这天气,还真是不准了。不过昨夜观星象,怕是近几日都暖和着。”

    宋乐容接道:“是么?看来我可以准备走了。”

    “是么?刚好咱俩可以顺路。”

    洛如非兴奋的说,心中乐开了花,这叫什么,缘分。反正宋乐容要去同临城见的人也是自己,不都一样么。

    “算了,跟你一路,怕是再过一年,都见不到同临城少主了。”

    东绝眼神一冷,眉心皱紧,手中的剑悄悄紧握。

    “你还真打算去把他看死啊?真是天妒英才。不过你看他,不如看我,我应该是胜出他许多的。”

    洛如非不动声色的将东绝的警惕心卸了去,这是明摆着告诉东绝,人家去同临城是为了看我,若是刺客,或者居心不轨的人,会这么傻的告诉自己么?

    宋乐容哭笑不得的看了眼洛如非,说:“你还是留着你自己看吧。”

    说吧,转身就往院子走,这大清早的,还可以睡个回笼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