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彼时明月此时光,道是女子难养12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3本章字数:2417字

    冬天的夜晚,很是静谧,冷风也在吹着。宋乐容选择在晚上离开,主要是不想惊动洛如非,不知为何,离开的时候,心中纠结了一番,但是一想到左疏狂,就立马又坚定了她离开的决心。

    宋乐容靠在马车上,眼睛已经困得打架了。但是却还是没有睡着。

    “大爷,麻烦您赶快点。”

    宋乐容迷迷糊糊的说了这句话,就头一沉,睡了过去。

    “少主,这怎么办?”

    “搬到咱们的车上去。”

    想了想,洛如非挡住正准备去抱宋乐容的手,自己亲自取把宋乐容抱了起来,一边交代道:“将这人处理干净了。”

    冰冷的不带一丝情感的口气,与白日里的洛如非浑然是两个人。然而只有东绝知道,这才是他少主的面具下的真实面容。

    “还有,买些上好的衣物,披风,要梨花云纹的那个红色披风。”

    想起前两日自己无意间看到的一款披风,洛如非顺口就交代了下去,当时就想过若是宋乐容穿上那火红的披风,当是何等风采,今日本想问她喜不喜欢红色,不想,这女人,竟然背着自己,悄悄的离开了。若不是自己警觉,赶了上来,怕是这赶车的老汉,就要对宋乐容不利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灭人。”

    这是洛如非想来尊崇的道理,这老儿若是当真伤了宋乐容一丝,他绝对会将其灭族,现下,还只是要了他的命而已。

    “公子,咱们现在是要去?”

    东绝处理完那老汉,自己钻进马车,刚好看见洛如非悉心的为欧宋乐容卸去头上的饰物,温柔至极,从未见过。

    “嘘,回城吧。她不是急着想要去同临城么。”

    既然她想早些去,那就直接连夜出发吧。

    “是。那个,少主,有一事,我得先说。”

    东绝小心翼翼的看着洛如非,心中在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说?

    “说吧。”

    洛如非此刻哪有那么多的闲心去关系其他,一门心思的帮宋乐容卸去头上繁重的饰物,生怕宋乐容睡着不安稳。

    东绝深吸一口气,缓缓道:“城主广发请帖,邀名门贵族中尚未出嫁并且年龄适当的小姐们前往同临城小聚,说是,为您选妻。”

    东绝也只是收到了飞鸽传书,具体的也不是了解那么多,但是,洛如非向来最反感此事,所以,还不知道洛如非得知之后会是什么态度呢。

    洛如非毫不意外的说:“是么?知道了。准备回城吧。”

    “啊?”

    东绝愣在原地,以为自己听错了。这要是以往,洛如非早就跑了。这是怎么了?

    洛如非白了东绝一眼,说:“少废话,启程,回城。”

    “那,少主,东西还买么?“

    东绝怯怯的问道。不时的用余光偷瞄洛如非两眼。

    洛如非一愣,看了宋乐容,理所当然道:”当然买。“

    ”那?“

    东绝问题还没问出来,洛如非就直接打断,说:”我先行,你骑马快去快回。“

    “那怎么行?东绝要时刻保证少主的安危。”

    东绝坚定的说。

    “你,你——·”洛如非无奈的叹息,都怪自己,把东绝调教的太好了。

    “要不这样,此时也买不到衣物了,咱们先赶路,到了同临城再将所有的上好的布料,衣物统统买下。”

    说是买,但是洛如非也只是客气了一下,同临城的东西,只要他洛如非动动手指,那都是成堆的往他跟前送的。

    东绝突然跳下马车,拔出剑,警惕的看着四周,冷声道:“怕是咱们现在走不掉了。”

    “杀!”

    东绝刚说完,从四周就冲出了一批人来,刀光一闪,朝着洛如非所在马车的位置就砍了过来。

    洛如非一个翻身,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少主先走。”

    东绝挥剑挡住刺客的刀,扭头对洛如非说道。

    洛如非笑道:“怕是,走不掉了。”

    东绝顾着招架刺客,扭头才看见,宋乐容一晃眼间,已经被刺客拿住了。

    “把刀放下。若是想要喝茶聊天,在下奉陪便是,何必动手?”

    洛如非哗啦一声打开折扇,风骚的摇着摇着。生怕别人不知道扇子上画的是个女人。

    “喝茶?你还是跟阎王爷去喝茶吧。”

    那抓住宋乐容的刺客冷笑道。手指紧紧的掐着宋乐容的脖子。

    洛如非的眼神微冷,这人能在自己的眼皮子下面拿住宋乐容,可见功力不一般,但是,宋乐容的药效即将过了,马上就会醒,与其让宋乐容看见这么血腥的场面,不如,现在就血洗这里罢了。

    说时迟那时快,洛如非几个起落间,人就跑到了刺客的身后,一掌将刺客拍了出去,顺势接住宋乐容。

    大口大口的血顺着刺客的嘴角留了出来,可那眼中尽是嘲笑与鄙夷,全然没有恐惧。

    “少主别杀他,宋姑娘中了他的毒。”

    洛如非闻言扭头看向怀中的宋乐容,脖子间的五个指痕印记已经开始泛紫,明显是中毒的迹象。

    洛如非猛地扭头瞪着刺客,冷声道:“解药。”

    刺客狂笑不止,刺耳的笑声回荡在这夜中,显得格外的阴森。

    “你不拿出解药,我就灭了你。”

    一眨眼的功夫,洛如非已经卡住了刺客的脖子,黑耀石一般的眼睛,再无平日里的星辰般的明媚的感觉,有的,只有无尽的黑暗,与冷漠。东绝被其他的几个刺客纠缠住,心中却是着急不已,自己竟失职至此,竟然要让少主动手,让这些小人的血玷污了少主。

    刺客笑声立马就停了下来,看着洛如非,说:“解药在我怀中。你自己拿便是。”

    洛如非心急拿到解药给宋乐容,便伸手去拿,手刚伸进去,便退了出来,“你,是女子?”

    “对,我是女子。怎么,同临城少主要对我负责么?”

    刺客冷笑着反问。洛如非也笑了,回答说,“我可以负责你去死。”说罢,扇子在女子胸口一敲,女子衣口出一个白色的瓷瓶便跃了出来,洛如非一把接住,挑眉看着那刺客,说:“不要说我非礼你,毕竟,非礼你的,是这扇子上的女子。”

    说罢,将扇子故意摇的一颤一颤的。

    “呲。”

    一声钝器刺进肉中的声音,东绝解决掉手中最后一个刺客,一扭头,立马惊呼:“少主!”

    洛如非当在宋乐容的身前,背后插着一只箭,额头上全是汗水,反手一挥,扇子顺势离手,飞向那箭来的方向,几个回落间,一声闷哼声,随即便是重物倒地的声音。

    扇子再一次飞回洛如非的手中,而洛如非再也坚持不下去,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滴在宋乐容的眼皮子上。

    浓密的睫毛一眨一眨,片刻,宋乐容睁开眼睛,第一张映入眼帘的,竟然是洛如非惨白的脸,还有一如既往的笑容。

    洛如非强撑着身体,虚弱的说:“你醒了?”

    最后一个字刚说出口,人就重重的砸在了宋乐容的身上。

    “少主?”

    东绝急忙跑过来,看了眼洛如非背后血的颜色,果断的一手断掉了插在洛如非背后的箭。

    “宋姑娘,您自己可以走么?”

    宋乐容以为东绝是生气了,要让自己走,于是点点头,说:“我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