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云山雾绕真面目9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4本章字数:1437字

    远远的,就听见前方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宋乐容看了看身后走过的路,远的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从何处来的了。在看看洛如非,脸色苍白,看似瘦弱的身躯,却是一直将她从半山腰抱上了山。

    宋乐容抬起袖子为洛如非擦去额头上的汗水,当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洛如非眼角带着笑意看着她,说:“终于像个淑女了。”

    说罢,放下宋乐容,几个起落间,就到了山上面的一个亭子。

    亭子里坐着一位老人,正托着腮,盯着一盘棋发呆。看见宋乐容,那一刹那,似乎是看见了一个年轻的影子般,端坐起身子,朝着宋乐容笑着点了点头,心想:哪里来的姑娘,倒是灵动。

    洛如非将宋乐容拉到自己身边,然后自己一撩衣袍,坐在老人的对面,看了眼棋盘,说:“将白子放到这里,堵住这个空缺,再回头杀掉黑子便是。”

    “啊,是啊。”

    老人恍然大悟,赶紧按着洛如非的步骤落子。

    “不对,那这盘棋到底算是你赢的还是我赢的?”

    洛如非回答说:“谁执子,便是谁的。”

    “好,好,来,你来跟我下一局。”

    说吧,手在棋盘上一扫,所有的白子跟黑子便分开了来,“丫头,在这坐一会吧。”

    老人落子的时候,还不忘和蔼的跟宋乐容说道。

    宋乐容笑了笑,坐在了洛如非的身边。

    一局下来,洛如非赢了老者两子,老者叹了口气,说:“罢了,还是赢不了你。”

    “是风老承让了。”

    洛如非谦虚的说道。老者是风家的家主,独居在这山上,没事就爱下下棋,而能够陪他练手的人却是寥寥无几。只除了洛如非。

    “得了吧你,你让了我老头子几子我还不清楚,还谦虚?”

    洛如非笑着摇摇头,将棋子帮风老摆到棋盒里。

    “丫头,这一路上来没少吃苦吧?”

    风老慈祥的面容,和蔼的问道。

    宋乐容摇摇头,回答说:“没有。”

    风老瞅了瞅洛如非,又看了看宋乐容,突然笑道:“洛小子吃了不少苦吧。”

    这明明就是确定的语气,宋乐容脸上一红,低着头不看风老。

    洛如非笑着说:“我哪次来你这没吃苦?”

    风老哼哼着说:“比起你让我吃的苦,就让你爬这点山,还算是对得起你了。”

    “他让您吃苦?”

    宋乐容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洛如非,心想,果然是改不了本色,让一个老者吃苦。

    洛如非无奈的叹了口气,解释说:“并非如此。”

    “哎,丫头我告诉你,就因为这小子小时候干的一件事,这才把我逼到了山上来住,你说他害我害的苦不苦?”

    “洛如非,你都做了些什么啊?”

    宋乐容无语的看着洛如非,这不仅仅是害了风老了啊,这还害的自己大清早的爬山,一路上腿都在发软呢。

    “没什么,就是在风老家中扔了本棋谱。”

    洛如非云淡风轻的解释说,然后将脑袋扭向一旁,不看风老的神色。

    “哼,你还好意思说呢,你说你没事在我老头子府中扔棋谱做什么?将那么老玩物惹火了,整日的缠着我下棋。”

    风老说着就来了劲,开始跟宋乐容抱怨洛如非曾经的恶行。

    “这小子,在我跟老玩物斗棋的时候扔了本棋谱给老玩物,原本那老家伙就因为输了棋心里不痛快,这小子倒好,火上浇油。”

    宋乐容瞥了眼洛如非,问:“那本棋谱怎么了?”

    “那是本失传已久的棋谱,本来那老玩物看着那棋谱是跟开心的,但是你问问这小子在棋谱的最后一页写了什么?”

    洛如非干咳了一声,说:“不就是写着此书已阅,稚子方可解此棋局,要之何用么?”

    “要之何用,那是你要了没用。”

    风老没好气的跳起来叫唤道。宋乐容突然就笑出了声,问:“那是你多大的时候?”

    “年方七岁。”

    洛如非淡淡的回答。

    七岁,七岁就这么邪恶——

    风老瞪着眼睛,气鼓鼓的说:“从那之后,那个老玩见不到这小子,就日日跑到我府中骚扰我,后来我烦了,就跑到这山上来了。”

    骚扰?宋乐容噗嗤一声 笑出来,问:“风老,那老玩物是女子吧?”

    “哼,是。是又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