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子嚣张,纳入厅堂9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4本章字数:2428字

    坐在马车上,宋乐容闷闷的说:“我爹娘怎么那么放心你啊,也不怕你把我卖了。”

    洛如非抱着自己的扇子,闭着眼睛,侧卧在马车中,眼下边是一层淡淡的青灰色,一看就是没睡好。

    洛如非半梦半醒的说:“因为他们知道,就算他们不放心,但是我想要把你卖了,他们放不放心都没用。”

    说完,便传来了均匀的呼吸。轻轻的,还有一股淡淡的香气从洛如非身上散出来。

    宋乐容叹了口气,掀开车帘,看向外面,心想,左疏狂住在哪里呢?这同临城,他要怎么藏身呢?

    “你怎么了?”

    洛如非突然睁开眼,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宋乐容,眉头微微的蹙起。

    “没事,我就是感慨一下,自己何时,才能去风老所说的那个青楼。”

    宋乐容赶紧岔开话题,反正她相信,左疏狂自己有能力自己照顾好自己,不然,他也不能成功混迹进同临城了。

    洛如非轻轻的笑出了声,拍了下宋乐容的脑门,无奈道:“你倒是胆子大,别想了,今天带你去看个好东西。”

    果然,在洛如非的世界里,只有好东西,好看的东西,好玩的东西,除此之外,大概他就只剩下独处高楼的寂寞了。

    他的童年,注定辉煌,但是也注定孤独。宋乐容可以感受的到,他看似好接近,但是却跟谁,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生疏感。哪怕他笑着跟你说话,也不一定是真的是跟你说话,也许,在他看来,你只是那个他所看不见的人。就像他说的,每天要遇到那么多人,但是不是所有的人,他都会看见眼中。

    低声的叹了口气,宋乐容点点头,说:“好,我倒是要看看,还有什么好看的东西。”

    说完再看洛如非时,发现洛如非已经再一次的睡着了。

    “少主昨夜一晚上都没有睡着,前日又忙着挑选送到风府的礼物,和相关的仪式要准备的东西。”

    东绝突然插话,解释了为什么洛如非这么快就睡熟了的原因,宋乐容突然就明白了。昨日风夫人见到她时一点都不陌生,怕是洛如非早就去接过头了,而且,她拜风老风夫人为义父义母,两人都宋乐自己那么多东西,按照洛如非的性格,定然会送去更多的东西的。

    “少主说,风老肯帮忙收您为义女已经是极其难得了的,来年出嫁的时候,您的嫁妆,他总不好意思再收了,所以将桃花庵所有他珍藏的好东西都送到风府了。”

    宋乐容闻言,瞥了眼睡熟的洛如非,心中有一股莫名的情绪,说不出来,却隐隐的在心里晕开。

    洛如非平日里都十分警惕的,加上他自己内力修为极高,一点风吹草动都会把他吵醒,但是浸提他在自己的面前,睡得这么安稳,看来是累极了。

    马车停了下来,宋乐容缓缓的将身子移到外边,轻声问:“东绝,到了?”

    东绝也低了低声音,回答说:“到了。”

    洛如非还在熟睡,眼底的青色好像在暗示着主人是有多么的疲惫一般。宋乐容犹豫了一下,转头对外面的东绝说:“那就等等吧。”

    那就等等,洛如非还在睡觉。

    突然发现,洛如非的睫毛很长,鼻梁很挺,睡着了,安安静静的,比起往日里的那个自恋的样子,更是惹人喜欢。

    怎么会有男人睫毛这么长的?宋乐容心中鄙夷道。不过,倒真是好看的一个男人,皮肤好,五官好,脸又瘦瘦小小的,简直就是生下来打击女人的。

    “好看么?”

    轻柔的话语从洛如非嘴里吐了出来,宋乐容赶紧装模作样的别开头,装作没听到。

    洛如非睁开眼睛,坐起来,将自己的衣襟整理了下,说:“前些日子看了我躶体,今日看了我睡姿,宋乐容,这辈子别的女人拜佛烧香都求不来的事情,你这短短几天,全干了。下一步,是要把我扔床上了么?”

    洛如非身子猛地靠近宋乐容,眼角含着笑意,调笑道。

    宋乐容脸上一红,伸出脚打算将洛如非踹开,口中狠狠道:“下一步,是要把你扔下车。”

    可惜,她的腿一伸出去,就被洛如非的手一抓,按住,然后再一次凑过去,轻声说:“宋乐容,谋杀亲夫,在同临城,是死罪。”

    “调戏良家少女,在同临城,是不是死罪啊?”

    宋乐容挑眉,得意的看着洛如非。反正在同临城,好像她可以横着走了,风夫人说了,这同临城,若是有人胆敢欺负她的话,必定要让那人躺在刀上说话了。而风府,是同临城的武将世家,风老曾经也是一位将军,但是又主动辞官,回到同临城。在这同临城,是没人敢招惹他的。

    洛如非一怔,随即缓缓的笑了,摇着头,感慨道:“看来你是没少下工夫啊。东绝,回去给城中主管法律的官员提个意见,加上一条,有婚约的男女,不能算调戏。谋杀未婚夫的,也死罪好了。”

    东绝无奈的说道:“少主,谋杀未婚夫,或者亲夫,或者陌生人的,都是死罪。”

    “噗嗤。哈哈哈。”

    宋乐容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洛如非脸色铁青,闷闷的说:“谁定的,早晚收拾了他。”

    “少主,是您十岁是修改的。”

    东绝淡定的补充道。虽然他不知道这句话对洛如非的打击有多大,但是,如实禀告不是作为一个好侍卫的原则之一么。

    洛如非脸都青了,猛的将身子往前一移,掀开车帘就跳了下去。

    宋乐容跟在后面,憋着嘴,故意慢悠悠的晃着。

    “少夫人,能将少主气成这样的,您大大概是第一个。”

    东绝跟在身后,小声的说道。

    宋乐容扭过头,疑惑的道:“不是你气的么?”

    “少主气的是,被您笑话了。”

    东绝解释道。

    如果洛如非是这么容易就被自己气到的话,那他就不是同临城少主了,而且,自己哪有那个胆子,敢气到洛如非。

    宋乐容渐渐的发现,洛如非的脚步越来越快,一转眼,就消失在视线中了。

    “东绝啊,你知道你家少主去哪了么?”

    东绝寸步不离的跟在宋乐容的身后,看了眼洛如非消失的位置,说:“不知。”

    “啊,那我们怎么走啊。”

    宋乐容苦着小脸,嘟着嘴,活脱脱的一副怨妇的样子。

    “少夫人往前走走,少主应该就在前面。”

    东绝说道没错,宋乐容转个弯之后,就看见背对着自己,等待在那里的洛如非,听到身后的动静,洛如非也没有转过身,但是脚步却明显的放慢了很多,不远不近的离宋乐容就只隔着两步的距离。

    宋乐容忍者笑,怎么觉得洛如非的性格跟个小孩子一样?

    “宋乐容,不许你听着别人的话笑。”

    洛如非突然转过身,恨恨的看着宋乐容,委屈的说道。好似之前生气的不是他,而他是受委屈的那一个一样。

    宋乐容哭笑不得的说:“你自己做过的事情你都忘了么?”

    “我做过的事情那么多,哪有件件事都记着的理由?”

    洛如非瞥了眼宋乐容,没好气的说道。

    “再说,我的脑容量以后要用来记住你的点点滴滴,哪有那么闲的功夫来记别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