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子嚣张,纳入厅堂15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5本章字数:1211字

    “什么,你要开茶楼?”

    风府的花厅中,风老一脸震惊的看着宋乐容,似乎有些不相信,这些话是从一个女子口中说出来的。

    “不行,岂有大家闺秀,去,去做这些的。”

    宋乐容一听风老的话,以为风老是要反对了,不禁有些失落。

    “多谢风老,那人选就请风老您费心了。”

    洛如非突然朝着风老鞠了一躬,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

    “额?”

    宋乐容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怎么总是觉得风老跟洛如非说话从来没有说清楚过,但是他们都懂,自己却不懂呢?

    “傻瓜,风老会安排人去帮你打理茶楼的。”

    洛如非拉了下宋乐容,示意她赶紧拜谢风老。

    宋乐容反应过来,正要道谢,却听见风老又说了:“府中名下有几处铺子,倒是也搁着,你若是有兴趣,便自己看着打理。”

    这么快,风老就将府中的财政大权交给自己,宋乐容这回听明白了,风老没说什么别的,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就将风府的财政大权交给了自己。

    “这,这恐怕不适合吧。爹,我——·”

    “哎,有什么不合适的,你是风府的唯一的小姐,风府的继承人,往后这府中的一切,都是你的,这铺子你先拿着玩玩。”

    风老直接打断宋乐容,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玩玩?这是得有多信任自己,将财政大权交给自己玩玩?

    “就算是玩没了,也无碍,洛小子养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宋乐容眼眶突然就发热。这种感觉跟自己在现代的时候,拿到属于自己的那份遗产的感觉全然不同,风老的感觉,是父亲对女儿额疼爱与信任,而在现代,却像是任务一样,你拿到了那份属于你的东西,从此之后血缘关系就再也说不上话了。

    宋乐容越想鼻子越酸,一个没忍住,泪水就掉了下来。

    “哎,这丫头,哭什么?“

    风老有些手足无措,不知该怎样去劝慰宋乐容。

    洛如非拍了拍宋乐容的后背,心中想:她定是想起了往日宋府老爷对她的疼爱。传闻说,宋府老爷对嫡出 的二小姐是疼爱有家,简直是将二小姐捧在手心中的感觉,这样想想,宋乐容哭的这么吓人,洛如非也觉得不奇怪了。

    “别担心啊丫头,任何事有爹娘在呢,风木到时候派去教你如何管理这些东西,被担心啊。”

    风老笨拙的为宋乐容擦去泪水,一双沧桑的眼中同样也聚满了泪水。

    “若是你再哭下去,怕是这风府,都得被淹了。”

    洛如非轻声在宋乐容的耳边说道,心中也是一阵酸涩。本想为宋乐容正个身份,却意外的收获了这份情,他心中也是感慨多余感激的。

    “风老,风夫人去了何处?”

    听洛如非这么说,宋乐容才发现,自己今日回府,竟然还没看见风夫人。原以为是没起来,但是现在想想,这个时辰了,怎么也该起来了。

    风老胡子一翘,哼哼两声说:“那老玩物听说京城最近出了事,担心无忧那孩子,就跑到京城去了。”

    “京城出了何事?”

    宋乐容一惊,急忙问道。

    “传闻说太子侍妾死了,皇上这些日子病情好转,清醒了些。于是派人调查这件事,说死与太子有关。”

    洛如非消息来得快,听见宋乐容有兴趣,就为她解释了起来。

    “太子出事,与无忧有什么关系?”

    宋乐容听洛如非谈起过李无忧,心中对那个传说中的神医李无忧充满了崇拜感。并且,李无忧是风夫人的亲侄子,算起来,倒算是自己的表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