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子嚣张,纳入厅堂17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0:25本章字数:1070字

    上好的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飞檐上凤凰展翅欲飞,景德殿内,李无忧一袭白色的素衣,对坐在一袭明黄色龙袍的老人对面,执子轻落。

    “无忧的棋艺倒是进步不小啊,看来,是朕老了。”

    明黄色的老人眼中露出一股戚色,不是当朝的天子萧玉庭又是谁??

    李无忧浅浅一笑,回道:“陛下正当壮年,怎会老?”将手中的棋子缓缓的落在棋盘上,击出一声脆响,煞是好听,让人心头一震。

    “你呀,这些年,若不是你,朕怕是早就见了阎王了。萧长奕这个逆子,竟然妄想把你拖进这趟浑水,真是气死朕了。”萧玉庭脸色铁青,原本就枯瘦的容颜,在此时配上那副面容,竟有些恐怖。

    李无忧面色一变,皱眉道:“陛下,太子殿下并无恶意。此事也是有人暗中挑拨,陛下不必介怀。”太子已经监国,此事不过是太子笼络人心的一种方法罢了,先将他拖下水,再拼命为他洗清,同一条船上的蚂蚱,岂能由得了他不跟太子结盟?然,他是李无忧,若是想逃,区区一个皇宫,何足为惧?

    “并无恶意,他想怎么样朕心里还不清楚!!朕还没死呢,他就耐不住性子了!!朕倒是要看看,他能蹦跶到几时!”

    萧玉庭脸色铁青,气的不轻。眼窝明显的凹陷下去,虽然保养得当,但是经不住多年的病痛的折磨,脸色已不是很好,并且神色沧桑,泛着老态。

    “陛下,他是太子,有些事,必须做。”

    李无忧站了起来,垂首恭敬道。不争不抢,不喜不悲,不解释,也不承认,却格外的让人信服。再加上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贵气,虽然穿着素衣,却比起王侯将相更像是一个贵族子弟。

    “他是太子那你还是——·”

    “陛下,草民只是江湖郎中罢了,请陛下慎言。”

    李无忧急忙打断萧玉庭,眉心皱着,脸色有些不悦。

    萧玉庭叹了口气,无奈道:“罢了,朕不提了便是。之前同临城少主洛如非来京城,见过你了?”

    “陛下,您说过,我的私交,您不会过问的。”

    李无忧脸色更不好看了,口气也有些冷淡,直视着这个当朝的天子。

    “洛如非与你,私交如何,朕不会过问,只是你要明白,同临城日益壮大,富可敌国。圣祖给予同临城的特权,亦相当于国中国,要如何处置同临城,这些日后都是你们的事情,朕老了,再也没能力给你些什么了。”

    萧玉庭面露戚色,颤颤巍巍的站起来,眼眶有些泛红。

    “陛下,无忧在一日,请保同临城安然一日。”

    萧玉庭一怔,片刻,点点头,站起身,说道:“好,朕答应过你的事,朕会记得。这些日子,你就先在宫中住着吧,朕倒是要看看,那个逆子,还要做出些什么事来。”

    说罢,萧玉庭说完,便一甩衣袖,离开了景德殿。

    李无忧长舒一口气,一屁股坐下,“洛如非,你应该能猜到太子的意图吧?”

    景德殿外的天空,似乎是有些昏暗了,李无忧心想:怕是要下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