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收保护费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5:20本章字数:2556字

    第一章 收保护费

    我叫风六,六年前,因为崇拜港台电视古惑仔里的陈浩南和山鸡他们,也加入了一个当时所谓的帮派组织,学人家混起了黑社会。

    那时候的我一直信奉一句话,混好的叫混,混不好的叫混混。

    为了能够一步登天,我替当时的老大顶了包,即便是到了被戴上手铐的那一刻,我还在憧憬着,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关上个几天,老大就能想办法把我给弄出来,然后再让我当个小老大什么的,从此过上衣食无忧、前呼后拥的日子。

    可现实和理想永远是有差距的,当法官宣判有期徒刑八年的时候,我脑子陷入了一片空白。

    我爸和大多数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父亲一样,对我的未来有过很多美好的设想,可最后我竟成了阶下囚,一下子经受不住打击的他,心脏病突发,撒手人寰。

    而我妈,也因此伤心过度,得了顽疾。

    后来,因为在里面表现好,减了两年刑。

    出来后,我打算做点正行,可找工作就甭想了,档案上盖着一个劳改释放犯的烙印,几乎能让所有正经行业都对你关上大门。

    没办法,只好琢磨着开家馄饨店,毕竟打小,可没少吃我爸煮的馄饨,不管咱煮的好不好吃,起码能开这么一家店,也算告慰他老人家的在天之灵了吧。

    我发小知道咱刚出来身上没几个铜子,所以直接一拍胸脯就说,他出钱,我出力,赚了平摊,亏了算他的。

    用他的话来说,这就叫作风险投资。

    说起我发小,大名叫许强,外号打不死的小强。

    瞧这名起的,和当年叱咤风云的上海滩枭雄许文强只有一字之差,估摸着也就是因为这么一个字的差距,导致了二十多年下来,竟愣是没混出个什么名堂,要不是这丫家底厚实了点,估计早就饿死街头了。

    不过别看这小子整天游手好闲的,但对我妈那叫一个没得说,比亲妈还亲,这些年我在里头积极改造的时候,都是他在外头照顾着。

    安顿好自己以后,怀着愧疚心理的我,就想着要把母亲的病给治好。

    但在现如今这黑心医生遍地走的年代,我可不想贸贸然的去那些个大医院自找坑跳,所以只好靠许强帮忙找关系,毕竟人比咱多接触了六年的社会不是。

    “好啦,事就这么一个事,明儿个一早我来接咱妈去省城。”许强把事说完,就尥蹶子想溜。

    “等等,强子……”

    “好啦,老规矩,钱算是你借的,等什么时候有了再还,怎么一个牢把你给坐的跟个娘们似得磨磨唧唧的呢。”

    不过说实话,我和许强之间,真就是那种撅撅屁股就知道要放什么屁的关系,彼此了解的那叫一个亲密无间,这不,话都还没说出口呢,这小子就给琢磨明白了。

    “你们这谁是老板啊?”

    还没等许强跟我挥手拜拜,四个非主流青年就挤了进来,一个个那欠揍样,颇有当年我的风范。

    “不好意思几位,已经打烊了。”

    来者不善这就不用说了,不过上门皆是客,既然开门做生意,自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表面上的客气还是需要的。

    “你是老板?”

    为首的非主流没理我这茬,拿着鼻孔对着我问道。

    “嗯,我俩都是。”我指了指尚在一脸瞢逼的许强,然后点着头。

    非主流瞅了我俩一眼,一脸不耐烦的向我伸了伸手。

    我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看了看一旁同样不解的许强。

    “管理费啊,他妈开店不用交管理费啊。”

    不等我俩问出口,非主流一脸恶狠狠的吼道。

    管理费?

    这下我算是弄明白了,这帮小子,敢情是来收保护费的。

    看着眼前这几个小子,就想起了当年的我们,没想到,世上还真有报应这一说,当初的我,不也是这么嚣张跋扈、鼻孔朝天的帮老大去敲诈那些个开门做生意的老百姓么。

    “他妈看什么看,快点啊!”

    也不知道这小子是心虚还是怎么地,见我和许强俩都没动弹,就这么平静的看着他时,嗓门提高了不少,同时还冲着我一脚踹了过来。

    虽说咱不是小说里的牛逼人物,可当初那几年社会也不是白混的,这一脚还没踹到身上,我一个后跨步就给躲开了。

    几乎同一时间,许强就挡在了我前面。

    “你他妈想干嘛!”

    别说,就许强这典型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块头,还真有股子震慑力。

    再伴随着咱强哥这威武霸气上档次的一句废话,倒让那四个非主流愣了神,显然他们没料到,大晚上的还能遇见我们这样的硬茬子。

    “几位,不好意思,我这兄弟不懂规矩,这里有五百来块钱,算是管理费了。”拉了拉一副一言不合就要动拳头的强子,我从口袋里抓出一把有零有整的票子就递了过去。

    那非主流一把抓过钱看了看,脸上总算是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算你小子识相,我们走!”

    在这家伙那英姿飒爽的一招手下,几个小非同志这才怀着难以掩饰的喜悦走出了店门。

    当然,在临了的时候,还不忘学着电影里反面角色小人得志之后一样撂下一句狠话,只不过那眼珠子,怎么就有意无意的冲许强翘臀上瞟,该不会这丫几个,取向有什么问题吧……

    “六哥,咱就这么怂了?”没注意到这些细节的许强,一脸不服气。

    “呦,那依着强哥您老的意思怎么地?跟人干上一架?然后等着回劳改队重温旧梦去?”

    我知道许强想表达什么意思,其实按咱以前的脾气,就算不把这几个小子给揍进医院,起码也得让他们长长记性。

    可现在,毕竟时非往日了,再者说了,咱这也不叫怂啊,正确点的说法是,懂得息事宁人,咱只是不想把事情闹大了而已。

    记得曾经我那坑爹的老大说过这么一句话:出来混,图财不图命,但如果连财都图不到,那就只剩下玩命了。

    我倒不担心这几个小子跟我拼命,就算他们有这个心,估计也没这个胆。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打架打的那就是钱,你扇人一巴掌,人告你个故意伤害一告一个准。不想坐牢?那就只能私了,说少了万儿八千,说多了,十万二十万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

    我担心的主要还是后面的事。

    今儿个没讨到好,这帮孙子心里肯定是要气不过,到时候天天三五成群的堵在你店门口,这生意还想不想做了?

    就算你报了警,人这不还没冲你店里闹事嘛,警察来了,顶多也就训斥几句,剩下的,他们还是该干嘛干嘛。

    这种套路,咱可是门清。

    所以,凡事以大局为重,五百块钱买个平安,在我看来,其实也划算。

    第二天一大早许强就来了,跟我一起把我妈扶上了车。

    “孩子,回去吧,店里该来客人了。”

    母亲慈祥的看着我,嘴上催着让我回去,可手却是越抓越紧。

    “好啦,六哥,咱妈的事你就甭操心了,有我呢。”许强坐在车里,向我做着保证。

    我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强子,路上开车当心点,有啥事就给我打个电话。”

    “放心吧。”说着,许强就把车窗摇了上去。

    “妈,这几天天凉,您自个儿保重身体,我就先回去了。”看着母亲那满头的白发,我鼻子就没来由的一酸。

    “知道啦,回去吧,千万别惹事啊。”

    母亲又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声,这才松开了我的手,摇上了车窗。

    看着车逐渐的消失在了视野里,我才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