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母亲失踪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5:21本章字数:2523字

    第10章 母亲失踪

    听到许强提到了‘兄弟们’三个字,我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揪了一下,而思绪也随之陷入了回忆。

    肥牛,就是我们那坑爹的老大,他的小弟除了我和许强以及后来才加入的李勇外,还有四个兄弟。

    孙延鑫,外号胖子,人如其名,那一身肥膘,走一步都能晃悠三下,初见他的人都在担心,他会不会因为太重,而把两条腿给压折了。

    周晨轩,外号大头,这倒不是他的头特别大,而是他这个人特别的憨厚耿直,往往都会被人当成冤大头来对待,记得有一次,这小子出去帮我们买东西,本来百来块钱就能解决的事,他愣是被人忽悠的差点连内裤都给抵了。

    最重要的是,他身上的钱,还是我们兄弟几个所有的家当,后来害得大家陪他啃了整整两个月的馒头加老干妈。

    剩下的两位就是欧阳晓伟跟刘悦了,欧阳晓伟因为总是喜欢装逼的自称为哥,但他名字最后又带了个伟字,没办法,大家伙只能叫他药丸了,至于刘悦,在这里我倒是得重点说下。

    原因无他,这小子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谜,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这么多年下来了,竟是没人知道这家伙到底是男是女,我曾私底下和大家猜测过,怀疑小悦悦,很有可能就是个雌雄同体的超人类。

    想起了这些个昔日的好兄弟,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强子,不用再说了,既然已经决定的事,那么我不可能改变的,代我向兄弟们问个好吧。”

    说完,我就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我明白许强接下来要说什么,兄弟们没忘了我,我又何曾忘记过他们,毕竟我们才是真正祸福与共过的好兄弟。

    劳改队虽然没有自由,可对外界的信息并不是完全封闭的,从那些刚被抓进来的犯人口中,我其实也多少了解了一些兄弟们这些年所经历的艰辛坎坷。

    知道大家过的都不如意,但又能有什么办法?

    现在我把大家都召集起来,那不是帮他们,而是害他们。

    整理了下心情,我没回店里,而是去了许强的家,毕竟母亲过几天就要回老家了,我应该多陪陪她才是。

    打了辆车,刚进小区,就见到前面路口围了一圈的人,我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还没到地方,我就匆匆忙忙下了车,拨开人群,就看到三辆警车齐刷刷的停在了许强家楼下。

    “哎,现在这社会啊,真是无法无天了,私闯民宅不说,还把人家给砸了。”

    “是啊,也不知道伤到人没有。”

    听着周边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着,我急忙问道,“大叔,是哪一家出了事?”

    旁边的一位上了年纪的中年人看了我一眼,指了指上面,“三楼呗,听说啊,他们家只有一个后生住,也不知道……”

    嗡!

    那名大叔后面的话我已经来不及听下去了,脑子一阵嗡嗡作响,在周围一道道诧异的眼神下,顾不得再等电梯了,直接就顺着应急通道朝楼上冲了上去。

    三楼,那正是许强家所在的楼层啊!

    到了三楼,围观的人少了,不过在那狭窄的楼道里,聚集了不少穿制服的警察,其中还有几人正拿着相机在拍着什么。

    母亲!

    我心里一个呐喊,直接要冲进去。

    “喂喂喂,你干什么!”

    可就在我刚要冲进门的时候,两名警察就直接把我拦住了。

    火急火燎的我哪有闲工夫跟人在这里解释,我挥着拳头就砸向一旁的民警,嘴里大喊着,“谁他妈拦老子,老子就弄死谁!”

    据后来围观的人说,那时候的我,连眼睛都是通红的,布满了血丝。

    出其不意或许我还真能打到人,但在这些训练有素的警察跟前,我那点小伎俩根本就不算什么,没两下子我就被制服了。

    不过其实后来想想,我也挺庆幸当时被制伏了,因为如果我没被制伏,那袭警的罪名是怎么也跑不掉的。

    后来竟然调查和理解,我终于被放开了,而我也得知母亲并没有遇害,心里踏实了不少。

    可随后一个问题也涌现了出来,许强家里不敢说多富贵,起码日用的东西,又或者是食材,应有尽有,再加上母亲身体也不好,她怎么可能不在家?

    可根据警方现场勘测的报告来看,屋内确实没有任何有人遇害的痕迹,这就只能说明了一点,我母亲被人绑架了!

    在东市,会不惜一切对我下手的,会不顾江湖道义对我身边人下手的,那就只有丧狗一个了。

    我跌坐在许强家的客厅里,拳头死死捏在了一起。

    “你怎么会在这?”

    就在这个时候,刘景军那熟悉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中,我抬起头,二话不说的就冲了上去,揪住他的脖领直接把他推到了墙上,“说,我妈被抓到哪里去了!”

    在当时我的心里,早就已经把刘景军和丧狗划到了一个阵营,而且能知道我妈住在许强家的,更是没有几个,而他,就是其中之一。

    周围的警察纷纷都傻了眼,一个个上来想要拉开我俩,而我则丝毫不顾,双目怒视着这个伪君子。

    直到后来我感觉腰际仿佛有什么东西扎了一下,这才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卧室的床上,而旁边,正站在望向窗外不停抽烟的刘景军。

    也许是刘景军察觉我醒了吧,他扭过头看了我一眼,扬了扬手中那部属于我的手机,“你应该都知道了吧?”

    我揉着太阳穴,没理他这茬,而是沉声问道,“我妈现在到底在哪里?”

    “六子,阿姨在哪里,我真的不知道,而且我也可以很认真的告诉你,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所看到的那么简单。”说着,刘景军把手机重新丢给了我,“有什么消息,我还是希望你第一时间告诉我,手机里面的东西我没删,你如果认为我吃里扒外,完全可以去检举揭发我。”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离开了,卧室里,我一个人握着手机怔怔的出神。

    整件事让我看起来,总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如果不是刘景军把我妈在许强家里这件事告诉的丧狗,那以丧狗的本事,他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而且要绑走一个人,完全可以毫无声息的把人给带走,根本没有必要弄出这么大的阵势,毕竟就我妈这么一个老人,怎么也不可能有能力进行反抗?

    甚至还惊动了警方,要知道,现如今我国警方的侦查水平,在世界上那可都是有一席之地的,难道丧狗就不怕给自己惹了一身腥?

    最重要的是,以丧狗这种睚眦必报急不可耐的性格,绝对会在第一时间来联系我,甚至是恶心我,可算算时间,现在都已经凌晨了,三个多小时,他还没任何动静,这显然就有些不太符合常理。

    静下心来沉思的我,越发觉得事情存在着很多疑点,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敲响了。

    一个激灵我从床上爬了起来,小心警惕的先到厨房拿了一把刀,然后一步一步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

    敲门声停了一下,仿佛是有些犹豫,可隔了一会,又被敲响了,这一次比起上一次来更加的急促。

    外面走廊上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坏了,从大门的猫眼位置,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情况,我深吸了一口气,在自己胸前塞了一个大枕头和一块砧板,然后一手紧紧拎着刀,一手就放在了门把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