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制定计划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5:21本章字数:3144字

    第二天,刚准备吃早饭,昨晚守夜的大头发来消息,说小悦悦醒了,我急匆匆的塞了一根油条在嘴里,连手都顾不得擦就打辆车去了医院。

    同样收到消息的胖子和药丸也都跟我一起赶到了医院,当我们到的时候,小悦悦又昏睡过去了,医生说病人刚做完大手术,身体还很虚弱,而且失血也过多,所以这是属于正常现象,只要好好调养一阵子就会好了。

    我摸了摸口袋,把事先准备好的一个红包,偷摸的就要往医生口袋里塞。

    岂料这看上去年纪并没比我大上几岁的医生,直接就把我的手给推了回去,然后一脸严肃的说,救死扶伤是我的天职,住院费医药费什么的,你们都已经交过了,所以每天的例行检查还有治疗,我肯定会负责到底,至于这种东西,你没必要给我,我也不会收。

    说完他就走了,而我看着他那穿着白大褂的背影,心里给他点了一个大大的赞。

    为了不影响小悦悦休息,我让许强留下来照顾,然后带着其他三人上了天台,说心里话,这中心医院的天台,就好像成了我的私有场所了似得,每一次有什么事,只要我在医院,就会来这里。

    给几个人发了根烟,然后我就看向了大头说,说吧,小悦悦有没有说什么。

    他们几个都明白我话里的意思,说白了,就是要知道,对小悦悦下手的,到底是不是他以前结下的梁子。

    当然,不管是以前结下的还是现在我给招惹的,起码有一点,他是我兄弟,我兄弟被人捅了,就算你他妈是天王老子,我也敢跟你叫板。

    大头摇了摇头说,不是以前的事,哥几个散了以后,就数我和他走的最勤了,虽然大家伙多少都被丧狗给欺负过,但小悦悦和丽姐的关系不错,所以也没几个人敢真正对他怎么样。

    听起大头又提起了丽姐,我就响起昨天那个让我有些惊艳的女人,随口问了句,这丽姐是个什么来头。

    大头应该是整理了下思绪,然后才开口说道,丽姐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毕竟她跟小悦悦走的近,跟我也只是打过两次照面而已,而且每一次都还是小悦悦在场的情况下,不过听说,这丽姐当年在东市,比咱们当初混的还要早,好像听说跟龙叔他们还有交情。

    跟龙叔有交情这一点,我是早就猜到了的,毕竟昨天从她直呼龙叔名讳,还有在说到龙振兴三个字时那种不轻不重的态度来看,很有可能,丽姐不一定只是和龙叔有什么交情,甚至很有可能,她跟龙叔的辈分,都是在伯仲之间。

    我点了点头说道,既然按照你这么说,那小悦悦的这件事,应该不会是丧狗派人做的了。

    后面的话我没直接说出口,不过我相信他们仨都能猜得到,既然不是丧狗派人做的,那么就只剩下宋大壮了。

    宋大壮对我们下手那是迟早的事,只是没想到,他下手的这么快,而且还这么狠!

    又和他们几个叮嘱了几句,我就回到了魅力港湾,这刚进办公室呢,就见李勇已经坐在沙发上等我了。

    我刚要和他打趣一声,这小子直接就怒气冲冲的质问我,为什么小悦悦出了事,没有第一时间通知他。

    冷笑着,打开了他揪住我脖领的手说道,李警官,就您老这今时今日的身份和地位,怎么着,在东市出了一起伤人事件,还得我通知?

    李勇或许是也知道自己刚才的态度有些过激了,尴尬的笑了一下说道,不好意思,六哥,其实刚才我也是……

    没等他把话说完,我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勇子,你的心情我理解,但你也要想想清楚,你现在和我们不是一类人了,不过你放心,我做事还是有自己原则的,小悦悦的这个仇我会报,但绝对不会乱来。

    李勇一愣问,你已经知道是谁干的了?

    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点了根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他,勇子,你觉得,就我现在的处境,除了丧狗外,谁最有嫌疑?

    这么一说,李勇也算是回过味来了,可随之他又皱起了眉头说道,六哥,可是没证据啊。

    我淡淡一笑,证据是要靠自己找出来的,而不会自动跳到你的面前。

    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就突然有种感觉,自己怎么就比李勇这个货真价实的警察更像是个警察呢?

    没有理会一边还没琢磨过味道来的李勇,我继续说道,勇子,我跟你打听一个人,咱东市有一个叫丽姐的,你知道不知道?

    李勇点了点头说,是有这么一个人,以前在咱们东市是有名的交际花,和很多社会上的犯罪分子都有接触,不过却没有发现她有什么犯罪的行为,而且听说前几年她突然去了外省,其他的事我就不是很清楚了,六哥,你怎么会知道她的?

    我说她已经回来了,而且我们昨天还见过面。

    李勇听完,直接就用异常惊讶的表情看着我,搞得我是一阵的郁闷,怎么滴,咱好歹当年也红过一阵子,这丽姐跟咱见个面,有必要这么吃惊嘛。

    既然李勇也不知道什么情况,那我也就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而是又提起了另外一个事,那就是我需要宋大壮这个犯罪团伙的详细资料,越详细越好。

    李勇想了想,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我知道,他也担心我是在李勇他的职权,在对宋大壮进行打击报复,后来想必是感情战胜了理智,所以他才答应的吧。

    说起李勇,其实他还是挺为兄弟们着想的,只是他职责所在,所以有很多事情,才会跟大家越走越远了吧。

    李勇走了没多大一会,就用过邮件的形式,给我发来了一份资料,我打开一看,上面除了有宋大壮的个人详细信息以外,还有他手下四名得力干将的信息。

    看完后,我想了想,就给药丸打了个电话,让他马上回来,我有事情要跟他商量。

    药丸估计也是听出我语气有些不对了,马不停蹄的就从医院赶了过来,当他进我办公室的时候,我都能看到他脑门子上的汗珠。

    我笑骂了一句,让他先坐下来缓缓,然后把之前事先准备好的资料,递到了他手里。

    这资料,其实就是李勇发来的东西,为了方便大家商议,所以我就把它给打印了下来。

    药丸看了之后,一脸的茫然,当我跟他说,这是宋大壮他们一伙人的详细资料时,这小子那夸张的表情,几乎都不亚于河马在打哈欠。

    他问我这东西哪里搞来的,我当然不会告诉他是李勇给我的,不然李勇的身份可就要曝光了,我打着哈哈,就问他,有没有什么想法。

    药丸这小子虽说在大事上没什么能耐,但那鬼点子可不少,所以一般遇到什么事,我都会先找他来商量。

    他看着手上的资料,想了想说,六哥,你的意思,是打算让他们内乱?

    要不怎么说是我的智囊呢,我这都还没给提示呢,人就把思路跟咱对上号了,我赞许的笑了笑,让他继续往下说。

    按照药丸的说法,现在这些出来混的,比当初的我们,更唯利是图,什么所谓的兄弟,什么所谓的江湖义气,那都是建立在钱的基础上的。

    有钱了,大家就会跟着你,你钱到位了,甚至还有人会替你卖命,可一旦你哪天没钱了,人别说跟着你了,就连拿正眼瞧你一下,你都得阿弥陀佛了。

    所以,他认为,如果想要让他们内乱,倒不如先抛出点诱饵,买通几个人,到时候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我想了想,也确实认同药丸的说法,不过这宋大壮手底下,一共有四大金刚,当然,这所谓的四大金刚,其实都是他们自封的,说白了,就是四个比较亲信的小弟罢了,叫四大金刚,不是显得专业嘛。

    可这一共四个人,要从哪几个下手,就成了我头疼的事了,毕竟一下子要拿下四个,那得多大的诱饵才行啊,而且拿下了四个,又怎么让他们内乱的起来呢?

    而且还有一个最致命的点,那就是,现在我们和宋大壮之间的局势已经很明显了,就这么贸贸然跑过去,不说被人直接当场给做了,就算人有这个心,却也没这个胆子敢拿这份好处啊,所以我们现在还缺一个中间人。

    可是在东市,道上我当初认识的,除了丧狗就只有龙叔了,对,还有那个坑爹的老大肥牛,不过这已经多少年过去了,别说我了,连药丸他们都没有肥牛的消息,估计这家伙早就死了吧。

    至于丧狗,他给我们使绊子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来帮我们,而龙叔……这老家伙都多少天了,手机就是打不进去。

    这个时候,我脑子里闪过了丽姐的名字,可后来一想,我又给否决了。

    虽说帮小悦悦报仇的事,丽姐应该不会拒绝,而且只要她出马,我相信也能更容易搞定这件事,但或许是我的大男子主义在作祟吧,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真就不想去接受一个女人的帮助,即便她很有可能是和龙叔齐名的社会大姐大。

    就在我苦恼的时候,药丸倒是有了一个比较好的人选,那就是之前为了向大头讨要债务,后来被我们几个修理过的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