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收买人心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5:22本章字数:2676字

    第二天,邢锋那头依然没有消息,反倒是老鼠一大早就给我回了话,说事情已经办妥了,问我什么时候有空和人见上一面。

    本来我是打算再拖上一拖的,毕竟邢锋如果肯帮忙的话,对我这次计划有很大的帮助,可随后我又一想,之前我的表现就已经说明一切了,而现在如果我反倒不那么着急了,怕老鼠会生疑,于是就和他说四个字,越快越好。

    吃过早饭,我就去了银行,可能是太早的缘故吧,银行还没人上班,我就叫上了药丸,跟我一起挨个从不同银行的ATM机上取钱。

    虽说在现如今的社会里,不管钱多钱少,出门都是刷卡,用一句赶时髦的话来说,那叫派头,可我还是认为,就这么一张卡,不管是什么色儿的,毕竟没现金来的真实。

    而且一捆一捆的现钞摆在你的面前,那效果,那冲击感,绝对能用震撼两个字来形容。

    好在魅力港湾的收入是分开存在好几张卡上的,要不然,光是临时取款的限额,就得让我头疼一阵了。

    办妥了这一切后,我和药丸分别提着两个黑色的大袋子,来到了老鼠约好的地方。

    老鼠早就等在那里了,一见我们直接就小跑了过来,先是埋怨了一阵后,这才告诉我,今天约了两个,一个叫刀疤,一个叫黑子,只是他们还没到。

    我知道这俩人,都是那什么四大金刚之一,这俩货人如其名,一个脸上有一道从脑门直接拉到了嘴边的伤疤,而另一个,黑的足以和南美那些个黑人媲美。

    只是我有些纳闷的问道,为什么只叫了两个。

    老鼠白了我一眼说道,你好像傻,也不想想,宋大壮如果没一两个死心塌地为他卖命的心腹,就他那德行,能混到今天嘛,放心,哥哥给你找的这俩人,只要你给的条件让他们满意,他们绝对会站在你这边的。

    别说,老鼠这话,还真有些道理,之前都忙着计划事情了,倒把这个茬给忘记了,而且我现在也有足够的理由来相信老鼠不可能害我,毕竟如果我这次失败了,那他可就捞不到任何好处了。

    道了句谢后,刀疤和黑子就已经结伴到了我们跟前。

    他俩一来就笑着问老鼠怎么一大早就把他们叫到这里来,老鼠则是乐呵呵的打着马虎眼,硬要拉着他们进屋谈。

    刀疤和黑子瞥了我一眼,然后笑着对老鼠说,你怎么现在收小弟的眼光越来越差了,见了我们都不知道喊一声,太没点规矩了吧。

    我笑了笑没说话,老鼠估计也是怕大家尴尬,忙一手搭着一个人的肩膀说,好啦好啦,我找你们是来谈事的,你们咋还挑我理了呢,快进去吧,这天真是见了鬼了,都立春了,还他妈这么冷。

    老鼠选的这地儿,其实就是一个小饭馆,在东市,像这样的小饭馆,到处都是,也不知道这里的老板跟老鼠是什么关系,我们进去的时候,里面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就连服务员都没见着一个。

    分好位置坐下以后,我和药丸对视了一眼,然后一人一个黑塑料袋就摆在了两人面前。

    刀疤和黑子俩看了看我俩,又扭头看了看老鼠,一脸震惊的问他这是几个意思。

    而这会的老鼠,也是被怔住了。

    他倒是知道我前期会拿出一笔钱来收买这俩人,而且还他生怕我套斤斤计较,所以除了早上在电话里叮嘱了一番以外,刚才又说了一次,可没想到,我俩把这黑塑料袋打开的那一瞬间,他眼睛都直了。

    老鼠没开口,我就先说道,刀疤哥跟黑子哥对吧,听说你俩是宋大壮的老手下了,而且这些年你们为姓宋的应该也没少挨过刀子,可到最后,得到的好处,大头都被他给独吞了,难道你们心里就一点都没有不平衡吗?

    我这话一出口,这俩人直接拍着桌子就站了起来,指着我的鼻子厉声质问老鼠,耗子,你这小弟有病是吧,你他妈要是不管,老子就替你管教管教。

    说着两人就要动手,坐在我一旁的药丸也在这个时候站了起来,一副有种你就来的样子,拿着俩眯缝眼瞪着他俩。

    老鼠估计在这个时候也算是回过神来了,急忙出来打着圆场,我冲老鼠说了句鼠哥没事的后,就笑着对两人继续说道,刀疤哥,黑子哥,不好意思,刚才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姓风,我叫风六,是魅力港湾现在的老板,今天借鼠哥的光,请两位过来,主要是想请两位帮个忙而已,大家都是求财的,我想没必要一言不合就要打要杀的吧?

    说着,我就让药丸先坐了下来。

    这两人显然没想到,我竟然就是风六,对视了一眼后,怀着疑问就坐了下来。

    我给这俩先是沏了杯茶,算是对于刚才事情的道歉,然后又把放在桌子中间的两个黑塑料袋往他们面前推了一下说道,这里一共二十万,每人十万,就当小弟给两位大哥的见面礼了。

    刀疤显然要比黑子脑子转的快上一点,他看了看面前那一捆捆的大红票子,冷笑着说道,这钱倒是挺诱人的,不过他要是拿了这钱,那以后可就要喝西北风了,毕竟人宋大壮名头在外,不敢说整个东市,起码在南区,人那就是一块活招牌。

    这个世界谁也都不可能是傻子,能混到一个区的小老大,那就更不会了,而且有句老话不是说的好嘛,什么样的将军就能带出什么样的兵,就像宋大壮那种家伙,带出来的小弟,能好到哪里去?

    听刀疤的话,有门,我就继续笑着说道,刀疤哥,您先别激动,其实我想做什么相信不说你们也清楚,当然,我也不可能让你们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只是到时候希望两位以及你们的手下,能够不要插手就可以了,至于以后的事情,我是这么打算的。

    我侧过头看了眼老鼠后,继续对两人说道,往年宋大壮从魅力港湾捞走了多少油水,相信你们多少都知道一些,现在场子我接手了,虽然我给不了你们太多,但我能够保证的是,如果这件事办成了,那么每个月,我会从纯利润里面,给两位分别抽百分之三的利,你们看怎么样?

    显然,我这个决定大大出乎了老鼠和另外两人的意料,三人的眼神几乎都是齐刷刷的朝我看了过来,那样子,就像是警察在面对一个极其狡猾的犯人一样,充满着不信任。

    但是在我直接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合同后,这两人才冷静了下来,不过也没直接伸手去拿合同,而是沉默了好久,刀疤才沉声说道,风老板,这话咱可是要先说清楚,你要我们不动手这个可以,毕竟这些年,我们哥俩也没少受姓宋那小子的窝囊气,可如果到时候我们感觉苗头不对的话,还是会反悔的,毕竟你有魅力港湾这么一处产业,没什么好怕的,但我们不行,相信你能理解。

    我点了点头接着说,这是当然的。

    有了这话,刀疤和黑子又看了看彼此,然后就说,那行,这事我们干了,至于这合同,就等到时候再签吧,我们相信风老板的为人。

    相信我的为人?

    我心里冷笑,我看他们是跟老鼠一个德行,怕早早就把这合同给签了,到时候有个万一,宋大壮抓住他们把柄了,那他们可就没什么好果子吃了。

    不过刀疤和黑子的话,也让我和要饭都松了一口气,他们这一答应下来,也就变相的意味着,我们距离成功又近了一步。

    当然,我们也是留着后手的,那就是这合同,绝对不可能就这么轻易让他们给签了,包括老鼠的那一份。

    我私下又把昨天答应老鼠的那十万善后费,递给他后,这小子才屁颠屁颠的跟刀疤两人下了楼。

    小小的阁楼上,就只剩下我和药丸两人,我们对视一眼,都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出一抹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