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 迟迟未到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5:22本章字数:3349字

    按说,就以我现在和蔡淑雯这顶多也只是普通朋友的关系,确实是没有什么资格和理由来干涉她的交友,可这对象如果是丧狗,那就截然不同了。

    其实一开始,丧狗和我并不是什么不死不休的仇敌,非但不是仇敌,我们还算是同门师兄弟,毕竟那时候我们的老大都是肥牛。

    至于为什么最后会闹到今天这个地步,一方面是丧狗的野心,而更多的原因,却是因为蔡淑雯,确切点说是蔡淑雯的闺蜜。

    记得那是我和蔡淑雯一起渡过的第一个情人节,本来就已经计划好了一系列庆祝活动的我们,却突然接到了一个求救电话。

    当我们赶到现场的时候,还是迟了一步,蔡淑雯的那闺蜜用生命中最后的一丝力气告诉了我们真相,原来,因为一件很小的事,她惹怒了丧狗,丧狗这个畜生,竟然直接把她丢给了自己那帮手下,在受尽了百般折磨与凌辱后,她终是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那时候的她是丧狗的女朋友,一个对自己女朋友都能下如狠心的畜生,是得丧心病狂到什么一个境界。

    蔡淑雯求我帮她替闺蜜报仇,我二话不说就带着药丸一帮兄弟去找了丧狗,岂料这没人性的家伙非但没有丝毫的悔过,反而像是在炫耀一件多么光荣的事情一样,让我别多管闲事。

    气不过的我当场就翻了脸。

    那时候我的势力和实力要比丧狗大上许多,肥牛估计也是看中了这一点,所以就把丧狗扫地出门,也正是因为这样,才有了后续一系列的事情发生。

    一个眼睁睁看着自己闺蜜惨遭不幸的女人,又怎么可能还去找罪魁祸首成双成对?

    低着头,我把衣领往上拽了拽,尽量的不引起两人注意。

    丧狗估计在这个时候也没什么心思注意周围的环境了,一边在蔡淑雯后背还有臀部上摸索着,一边嬉笑着往一家高档KTV走去。

    左右看了下,好像就他们两个,但我没有贸然冲上去,因为对于丧狗我是太了解了,他的小心谨慎,绝不亚于国家领导人的出巡,别看表面就只有他们两个,暗中指不定还有多少小弟在护着呢。

    想了想,我就给李勇打了一个电话,李勇那头很快就接起来了,他有些意外,问我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对于混社会的人而言,这才还不到十二点,正是夜生活的开始,可对于他们这些人而言,确实有些晚了。

    我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遍后,李勇那头传来了一阵惊愕的声音,虽说我和丧狗闹翻那会,李勇还没有混入我们当中,但有大头和胖子这俩大嘴巴,相信前因后果他早就一清二楚了。

    李勇短暂的惊愕后,直接就叫我别轻举妄动,他现在就向上级领导请示。

    我听后乐了乐说,没必要去请示什么,我也不打算自己冲进去,现在只需要你帮我办一件事。

    他问是什么事,我说你只要把编属东市的一个叫焦洛文的警察联系方式给我就可以了。

    李勇显然有些迟疑,毕竟这可是违反纪律的事,我说你放心,这个人应该是淑雯现在的对象,我只是告诉他,淑雯现在的方位以及和谁在一起而已,至于其他的,我不会多说的。

    见李勇依然还在犹豫,我不仅冷笑着说道,勇子,就不说咱们现在处于的立场关系了,就说当初,我相信淑雯对你也还算不错吧,我没记错的话,有一次你脚崴伤了,没人照顾的时候,那可都是她在帮着你忙里忙外的,你现在知道她受困,难道一点都不担心吗?

    也不知道蔡淑雯天性就善良,还是有意在气我,每一次不管兄弟们是受伤了,还是生病了,出来照顾的一定都是她,当时看的我心里那叫一个憋屈,好在兄弟们都把她当大嫂,所以一些不该发生的事情,还是没有发生。

    而我也隐约间把这次蔡淑雯和丧狗相拥的画面,列入了她是被挟持的,即便是我之前已经亲眼看到,她看丧狗那幸福的眼神,也还是这么认为的。

    李勇仿佛是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似得,终于答应了,挂了电话,大概就一根烟的功夫,我手机上传来了一条短信,是李勇发来的,打开短信是一串数字,想必就是焦洛文的联系方式了吧。

    以前我就有一种习惯,那就是身上永远装着一张备用的电话号码,而且还不知道自己名字登记的,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习惯,就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想来应该是什么电影电视剧里有过这样的情节,所以我就给效仿过来了吧。

    换上了那张备用的电话号码,我给焦洛文编辑了一条短信,大概意思就是说,蔡淑雯现在所在的地方和跟丧狗在一起之类的话,至于落款,我直接就输入了三个字‘好心人’。

    等短信发出去之后,我就把号码卡给重新取了出来,因为我知道,他肯定会回短信或者是打电话过来询问,我懒得跟这种小心眼的人多废什么话,取出来倒还省事。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焦洛文还是没有出现,大晚上的东市就是冷,即便是我现在外面穿着件比较厚的衣服,还是冻的手脚发凉。

    脚边的烟头遍布了四周,看了看时间,已经过去了近两个小时了,我暗骂一声焦洛文这个畜生后,就准备给大头几个打电话,毕竟里面的情况我可不清楚,就这么闯进去,无疑是送死。

    可我这电话刚掏出来,丧狗就从里面乐呵呵的走了出来,而在他怀里,是已经烂醉如泥的蔡淑雯。

    丧狗果然不是一个人,就当我刚看到他出现的时候,从他身后就窜出了四名黑西装的大汉,看样子,应该都是他的保镖。

    我焦急的看了看附近,还是没有焦洛文的身影,心一横,算了,求人不如求己,这里是南区,我相信丧狗还不至于敢把我怎么样。

    至于大头他们,我现在已经来不及通知了,紧了紧衣服,就朝着丧狗方向快步走去。

    我离丧狗他们的位置,也就只隔了一条不算太宽的马路,现在又是晚上,车本来就少,没几步我就已经要靠近他们了,可就在我准备最后冲刺的时候,突然一辆黑色的大众汽车就横在了我的面前。

    往后缩了一步,还没等我回过神,隐约能透过车窗缝隙处看到两名身材高大的青年下了车,下一秒,他们直接就来到了丧狗的跟前。

    丧狗的保镖哪里是吃素的,见这架势就要上手来阻拦,可这两名青年好像是掏出了一个什么东西似得,那四名保镖就迟疑了。

    紧接着,就在丧狗那阴晴不定的面孔注视下,蔡淑雯就被架走了,而这个时候,我也看清楚了这两名青年的长相,其中一人就是焦洛文。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我直接转过身,生怕这两帮人认出我来。

    这一个小插曲算是结束了,丧狗骂骂咧咧的也走了,而我心里却多出了一个疑问,那就是,这些年,到底在蔡淑雯的身上发生了什么。

    先是刘景军说蔡淑雯被警校开除了,接着又是焦洛文没头没脑的一顿指责,现在她竟然还跟曾经用那种丧心病狂手段对付自己闺蜜的罪魁祸首表现亲密,这一切的一切,都仿佛让我感觉到了一种蹊跷。

    毕竟,以我对蔡淑雯的了解,她绝对是不会做出这一系列事情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些个卧底电影电视剧看多了的缘故,我心里甚至还有一种怀疑,怀疑蔡淑雯就是一个警方的卧底,一个借助曾经是社会混子女友的身份,来打入犯罪分子内部的女中豪杰。

    回到魅力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自从有了这个场子,我几乎就没再回过许强的家,而其他几个,也都跟我一样,整天吃住都在场子里,也算是给尚未营业的浴场带来了一丝生机吧。

    第二天一早起来,我就把大家伙都召集了起来,当然,这里面并不包括几天没露面的老鼠跟我已经安排去了碧波湖的刀疤以及黑子。

    我告诉大家,我接下来准备把附近的场子都给拿下来,除了药丸眼神有些复杂以外,剩下的兄弟们,都满是兴奋,其中就以大东和二虎为最,也许是这俩货一直感觉自己什么也没帮到,反而还吃我的用我的拿我的有些不好意思吧,所以这一次,他们主动请缨。

    简单的安排了一下,我就让他们离开了,不过却把药丸留了下来,毕竟他是所有兄弟中,目前唯一一个知道我的身份以及李勇身份的人了。

    我问药丸,是不是有点想不通。药丸想了想笑着说道,六哥的安排,肯定是自有道理的,我直接照做就可以了。

    他话是这么说,可我相信,他心里肯定不是这么想的,我笑了笑问他,你觉得现在兄弟们开心吗?

    药丸说,也没什么开心不开心的,六哥,不瞒你说,这些年你不在的时候,大家没少吃苦,现在你出来了,大家就像能找到主心骨了,可曾经毕竟是曾经,就算兄弟们都还在,就算大家又和以前一样,每天喝酒吹牛打牌,但以前的那种感觉,好像缺了点什么似得。

    我非常认同的点了点头,不是缺了点什么,而是多了点什么才对。

    药丸有些没明白的看着我,我解释道,大家都成熟了,心里的想法也都多了,我记得你好像还有一个妹妹吧,大头家里还有父母,强子倒省心,爸妈离婚了,对他根本连管都不管,小悦悦好像也没提起过自己家里人,就数胖子这没心没肺的家伙最有负担,不光是父母建在,好像我记得,他还有兄弟姐妹四五个吧,兄弟们长大了,知道自己身上背负的东西多了,所以,大家没有以前那么无忧无虑了,这就跟咱们现在和小时候比是一个道理,不是我们缺了什么,而是我们多了责任这个奇妙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