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章 动感刘总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5:22本章字数:3040字

    我握着的刀,在前后扭动着,那人的脸痛得都扭曲了,不过他还是没有去拿电话,或许他清楚,这个电话一旦拿到手了,那他的下场,绝对不会比现在好上多少。

    打败一个人,不光是在身体上,而是在他心理上。

    我虽然很装逼的说,不管他叫来多少人,我都奉陪到底,但我很清楚,如果真还有人要来的话,那么我和他的结局就得换一换了,甚至比现在的他还要惨,当然,我也绝对不会让他打这个电话的,我这么做,只是为了在心理上给他制造压力。

    看差不多了,我把刀直接拔了出来,看着他冷笑着说建议你以后不要再在这附近出现,要不然的话,下一次见到,就不止是捅你手这么简单了!

    说完这句话,我就对一旁的药丸使了一个眼色,药丸心神领会的直接就给动感的老板打了个电话,电话是开着免提的,也不知道那老小子是不是正在干什么少儿不宜的事,被这电话给打扰了,直接破口就骂。

    药丸也没生气,直接报了自己的名字,然后说,帮你看场子的那帮贵州人已经被我们打发了,不过你放心,我们是在你场子外面解决的,里面的东西,一点都没损坏,而且我们六哥也说了,他很想交你这个朋友。

    虽然只字没提看场子的事,但我们都相信,生意能做到这种程度的老板,都不是傻逼,果然,就在药丸的话音落下之后,电话那头陷入了沉默。

    药丸看了看我,我冲他点了点头,药丸继续对电话里说,对了,我们六哥也说了,他感觉自己和你这动感酒吧挺有缘的,上一次的宋大壮,这一次的贵州人,所以你也请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做出那种坐地起价不讲道义的蠢事的。

    见对面好像还没有什么动静,我就让药丸把电话拿了过来,然后对着电话里说,您好,我是风六。

    我相信对面肯定是在听的,因为开门做生意的,他们没必要去得罪社会上的人,不然也没有必要去请什么人来看场子了。

    对面的声音有些低沉的嗯了一声,我笑了笑说,刚才我兄弟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您姓刘是吧,我相信刘总应该也明白我们的意思了,当然,这选择权还是在您手上,不过如果最后您给的答案让我们不是很满意的话,以后您这动感的安全,我可就不敢保证了。

    刘总这会总算是有了反应,恶狠狠的骂道,你他妈这是在威胁我?

    我笑着说,没什么威胁不威胁的,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而已,再说了,今晚上兄弟们可都费了不少力气,我相信就算我无所谓的话,兄弟们也不乐意不是?

    那头再次沉默了下来,估计又过了几分钟,才再次传来了声音,只不过这一次的语气,比之前一次要好上一些,你们先把人散了吧,我一会来一趟,什么事一会见面谈,不过我也警告你,当初宋大壮找我谈的时候,我就说的很清楚,我是个生意人,我不管你们这个帮那个派的,这些跟我没关系,谁能保证我能安安稳稳的挣钱,我分出点甜头也不是不可以,但从明天开始,如果还有类似事情发生的话,我敢保证,东市,绝对没你们立足之地!

    威胁?

    是的,而且还是赤裸裸的威胁,对于威胁,我向来都不感冒,但我也知道,现在不是发作的时候,深吸了一口气,把心里逐渐要窜起来的小火苗往下压了压,继续用尽量平和的声音说道,刘总,您放心,您赚的是大钱,我们赚的是小钱,您有钱赚了,我们才有钱赚,这个道理我和我的兄弟们还是懂的。

    刘总又嗯了一声,说一会见面谈之后就把电话挂掉了。

    电话从开始到现在一直是开着免提的,而且我就这么站在那贵州人跟前,所以刘总的态度和说话,他是听的一清二楚,虽然刘总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让我们看场子,但他话里的意思,已经表现的很清楚了。

    我看了眼那个跌坐在地上,紧紧捂着自己手掌的贵州人说道,刘总的话你应该都听清楚了吧,现在你可以带着你的人滚了,我还是那句话,别让我再见到你,不然的话,你应该知道后果的。

    都说穷的怕横的,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也许我在这帮贵州人的眼里就是一个不要命的疯子吧。

    他们最后什么也没再说,互相搀扶着就离开了。

    其实,他们本来就不是出来混的,而我们,已经被他们定义为职业的混子了,所以打心眼里,他们也不敢再来找我又或者是动感的骂了。

    我不知道这个贵州人叫什么,我也没必要知道他的名字,因为看的出来,他在我的人生历程中,连个过客都称不上。

    在动感没等多少时间,刘总就来了,仅从派头还有外表上来看,他比赵启民更像一个成功的老板。

    从奥迪车上下来,刘总那一双让人感觉非常刻薄的三角眼就来回在我们几个人身上打量,我笑了笑迎了上去,刘总是吧,你好,我就是风六。

    他瞥了我一眼,没说什么,直接从车后座上拎出来一个黑色塑料袋递给了我,这里有十万,记得你对我说的话,如果让我知道场子又出事的话,我绝对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以前听人说过,真正的有钱人,在很多事情上,永远都不会表现出自己有多牛逼,反而是会谦逊许多,而往往就是那些个半吊子水装瓶子里的家伙,才会晃晃荡荡,我想就这个什么刘总,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架势,应该也不是一个多成功的商人。

    当然,对于钱而言,我根本就不会和它过不去,笑了笑就接了下来,同时又说道,刘总客气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们拿了钱,我们就会办事,这点你放心吧。

    刘总一副最好是这样的架势看了我一眼,直接开车就走了。

    大东狠狠的在地上啐了一口,然后说,他妈牛逼个毛啊,就他妈十万块,当自己是土豪啊。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好啦,没事的,如果咱们现在连这点委屈都受不了,那咱们和这种人还有什么区别?

    和上次一样,我还是把钱都给大家伙分了,大东几个在里面受了伤的兄弟,我加倍给了一份,转眼间,原本还有些份量的塑料袋就瘪了下去,我估摸着,应该最多还剩个三万左右吧。

    被刘总前后两次威胁外加看不起,我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迫切的告诉自己,一定要抓紧把魅力港湾搞起来,到时候咱自己就是老板了,咱自己也有钱了,到时候兄弟们也就不用再跟现在一样,为了一两千块钱,出来卖命了。

    事已经办完了,大家伙也都三三两两的各自潇洒去了,而唯独留下了药丸,我看了看他说,你怎么不跟大家伙一起去?

    药丸沉思了会问,六哥,你之前说自己已经和警察合作了,可今天这么做,你还动了刀子,到时候万一贵州那小子报警怎么办?

    我拍了拍他肩膀问道,药丸,你知道我的初衷是什么吗?

    药丸摇了摇头,我继续说道,就像那天咱们跟老鼠的人在大排档干完一架后,我在胖子家说的一样,我要带兄弟们都不再欺负,我要让兄弟们都能有钱花。

    我现在确实是和警方合作,但药丸,你别忘记了,我是个有案底的人,就算我帮人破获了几起大案要案,那结果是什么,顶多就是多拿几个好市民奖罢了,当然,也有可能会有一些奖金,可这些够什么?

    到时候咱们还不是得被大家唾弃?还不是没好日子过?

    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了,在帮人警察的同时,咱也得帮咱自己,看场子怎么了?咱一不偷二不抢的,也没有拿把刀架在人姓刘的脖子上,威胁他一定要给钱,反正他给谁都是给,为什么咱们不能拿这个钱?

    至于你说的,我动了刀子,怕人报警,但你要知道,如果我什么事都让警方介入的话,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很多人都会有想法的,因为这个世界上,有的事情,能巧合一次两次,绝对不能出现三次四次,要不然,就会让人怀疑的。

    而且我也可以告诉你,我现在的做法,虽然极端了点,但也还是按照人邢大队长意思在做的,所以,出不了大事,你就放心吧。

    药丸被我说的沉思了好一会,估计才消化完,当他消化完我话里的意思后这才眼神有些复杂的说,六哥,我发现你变了。

    我知道药丸说我变了是什么意思,我拍了拍他肩膀说,人都是会变的,不是我们想要变,而是这个肮脏的世界逼着我们不得不改变,不过你放心吧,不管我将来变成什么样,对兄弟,对初衷,我永远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改变的。

    好啦,如果一会没事,陪我去一样碧波湖,这一晚上冻的,我得去好好泡个澡暖和暖和了。

    说着,我头也不回的就朝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