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5章 泼盆脏水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5:23本章字数:3394字

    这个问题邢锋肯定考虑过,也绝对担心过,可当我正面问他的时候,他却迟疑了。

    在我临走的时候,他说他相信我,也相信他自己的选择,我没说什么,只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就离开了这个接头点,因为我发现,自己已经有点不太相信自己了。

    经过一晚上的突击审讯,白骨终于招供了,那个什么箱子,其实就是一个类似女孩子化妆盒一样大小的东西,里面是这些年白骨进行毒品交易的账目明细。

    这是一个重大的发现,也对东市的毒品交易,起到了新的突破。

    顺藤摸瓜的事,跟我就没什么关系了,知道了这个消息后,我需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老鼠的落网。

    第二天傍晚,警方对动感酒吧进行了突击检查,据他的那些个小弟说,老鼠当时完全有足够的时间潜逃的,而且他也确实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但就因为贪图保险柜里的那点钱,最后当场被捕。

    老鼠的落网,没人会怀疑是我告的密,毕竟有白骨被抓在先,他又掌握了这些年所有毒品交易的明细,所以针对这件事,道上的人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了白骨的身上。

    动感的刘总第一时间找到了我,对于这种势利小人,如果不是看在他每个月那十万块钱的份上,我真是不想多有来往。

    这一次刘总的态度倒是比第一次接触的时候来的谦卑不少,估计也是看在龙叔的面子上吧。做了一个简单的交接,动感重新回到了我的手中。

    现在我手上有魅力、碧波湖这两家浴场,还有一家内设百家乐的麻将馆跟动感酒吧,算算下来,每个月的收入,都直逼七位数了。

    有了钱,自然兄弟也就多了,除开白骨跟老鼠的一些投诚的手下以外,周边的个别小势力,也纷纷向我表示了友好,隐然间,我已经成为了南区的老大,出出进进,都有一群人跟着,要多威风,就有多威风。

    很快丧尸给我的三天时间就过去了,我跟药丸他们合计了下,就亲自给他打了个电话,电话内容很简单,就是约他来动感谈谈,上次修理他小弟的那件事。

    夜生活的序幕已经拉开了,在重金属音乐的喧嚣声中,人们都开始由静到动的摇摆着。

    重金属音乐并不是毒品,但有的时候,却能让人仿佛磕了药一样进入癫狂,放肆的挥霍自己的青春,当然,这里面少不了酒精的作用。

    不知道是丧尸这小子自认为有乐哥作为依仗,所以就无所顾忌了,还是他压根就没把我放在眼里,当他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竟然只带了三四个跟班。

    要说起这货的长相,还真和他外号有的一拼,长满红色疮痍的脑袋,干瘦如骨,一张大嘴裂开之后,只有零零散散的几颗枯黄的牙齿,而身上,裸露在外的表面,也满是皮癣,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打死我都不会去相信,在这个世上,还能有长得这么奇葩的生物存活着。

    我看到了丧尸,他也同样看到了我,带着那几个跟班就大摇大摆的就来到了我面前,在他身后有一个小子指着我说,老大,他就是风六,上次就是他带人动的手。

    丧尸笑了笑说,呦,没看出来嘛,这南区的风六,竟然这么年轻,嘿嘿,不错,不错啊。

    我开了一瓶酒,放在了他的面前说,呵呵,丧尸哥,咱俩就别客套了,你就直接说吧,这件事,怎么解决,你才满意。

    丧尸三下五除二就把酒给灌下了肚,喝完后,他舒服的长出了一口气,这才说道,大家都是在道上混的,赚钱都不容易,所以什么医药费之类的,就算了,再说了,我们也不差这点破铜子儿,你只要现在跪下来,给我兄弟磕三个响头,那么这件事,咱就揭过了,从今往后,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互不相欠。

    我当时差点没笑喷出来,这家伙到底该说他是个有文化的混子呢还是个没上过学的纯种文盲,他妈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跟互不相欠,是同义词?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那个条件。

    要我给他小弟磕头?不好意思,就算我答应了,兄弟们也不可能答应。

    所以我目光锁定了那个之前被我们修理过的八婆儿子,饶有兴趣的问他,小子,我给你磕头,你受得起吗?

    话音刚落,那小子原本还有些得意的脸色,一瞬间就有些僵硬了起来,直到丧尸干咳了一声后,他才像找到了主心骨似得说,只要你敢磕,我就敢受。

    我笑着问,你确定?

    这小子嘴上说着你照做就是了之类的硬话,可他眼神却充满了慌乱。

    我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跟着腿就要往下弯。

    兄弟们这一刻都惊呼出了声,纷纷要上来阻止我,可我却回过头制止了他们,只是在临了的时候,我意味深长的给药丸几个使了个眼色。

    跟我这么多年了,我相信,随随便便的一个眼神,别人或许不清楚,但他们几个绝对明白我的意思。

    看了眼丧尸,他压根就懒得理我,继续自斟自饮,就好像身边发生的一切,跟他毫无关系似得,不过这也正是我想要的。

    就在我弯下膝盖,成半蹲状态时,突然一个回身,抓起丧尸面前的啤酒瓶就朝他脑门上砸,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药丸几个也冲了上来,一人一脚,丧尸手底下那三四个小弟,直接就跪了。

    丧尸不亏是跟乐哥这种在咱们东市有份量人物的,虽然我一啤酒瓶在他脑门上炸开,但他还是丝毫没有慌乱,手伸到背后就抽出了一把比寻常钢刀还要长上一点的刀子。

    动刀子?

    要不是因为怕影响动感的生意,怕那默默唧唧盛气凌人的刘总故意找茬,兄弟们早就在第一时间把这几个家伙揍扁了。

    不过既然人已经亮了家伙,我们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一拥而上,把丧尸围在了中间,而分散在四周担任内保工作的其他小弟,这个时候也都注意到了这边,二话不说,纷纷聚集了过来。

    几十人招呼他一个,就算他手里有刀子,又能怎么样?

    丧尸估计是没料到,我们真敢对他动手,他背后站着的可是乐哥,那个让现在的我们只能仰望的存在。

    但我们也有我们的无奈,你都欺上门来了,难不成我们还怂?

    如果只是赔个万儿八千的医药费,我倒也就忍了,毕竟在还没有收拾掉丧狗之前,我还不想再招惹一个东市的大佬。

    可他竟然得寸进尺的叫我下跪磕头认错,这不仅仅是对我的侮辱,还是对所有跟着我混饭吃的兄弟们的侮辱。

    认清形势后,丧尸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说,风六,你他妈动我一下试试,我敢保证,乐哥绝对会让你……

    后面的话我压根就懒得听下去,趁他分神之际,直接用手里已经破碎了的空啤酒瓶朝着他拿刀的那只手扎了过去。

    ‘’的一声,他手里那把经过特殊加工过的大刀就掉在了地上,而也就在这个时候,兄弟们瞬时间就围了上去,当我再看到他的时候,已经没了个人样,当然,就算不被揍的鼻青脸肿的时候,他也不像是个人。

    我蹲在丧尸的面前,朝着他那张还带着血迹的脸就准备扇上一巴掌,可后来想了想,还是忍住的。

    倒不是怕惹出什么事来,现在都已经到这个份上了,也不差那么一两个巴掌了,我不扇他巴掌的主要原因,还是想起了之前他脸上的皮癣,谁知道这玩嘢会不会传染啊,要是真会传染,那我以后岂不也得跟他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了。

    我让大东叫俩人,把他跟他手下那几个小子一起丢了出去,同时我还带着药丸他们走到了动感的门口。

    看着周围逐渐聚集起来的人群,我抽着烟,笑着冲地上的丧尸说道,丧尸哥,兄弟们出来也是为了混口饭吃,你没钱付账还专点贵的酒,这不是有意在为难兄弟们吗,看在乐哥的面子上,这次就算了,如果还有下次,就别怪兄弟不讲情面了。

    丧尸的眼神很冷,冷到了一个冰点,特别是我在给他泼脏水的时候,他甚至想挣扎的站起来跟我拼命。

    我相信这个时候的丧尸一定在心里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就带这么几个人过来。

    他怎么想的,对我们而言已经无所谓了,反正人已经得罪死了,而且我刚才说的话,相信很快就会传到乐哥的耳朵里,就算乐哥想替自己小弟报仇,相信一时半会也找不到什么理由吧。

    没有去管丧尸什么时候走的,我们几个回到了动感,刚才的事情,对顾客而言,肯定是有了一些影响,为了不让尖酸刻薄的刘总有理来挑,我亲自走到了舞池中央,拿过话筒,向所有人道歉,并承诺,给每一桌免费送上一打啤酒。

    有好处,谁又会去计较之前那种事呢,所以瞬间,全场都爆起了欢呼声。

    解决好这一切之后,我叫上药丸几个,回到了魅力。

    打丧尸的时候,爽是爽了,可同样的得罪了乐哥,我们都不后悔,但我们都需要去顾忌下这个后果。

    药丸提议说,这几天大家都小心点,别落单,身上最好都揣一把匕首,以防万一。

    我点了点头,同意了药丸的说法,同时我也让大东还有胖子他们,在这几天里,加强对几个场子的维护,不要让人直接砸了场子。

    丧尸不是丧狗,他不可能看在有龙叔坐镇的份上,而选择暂时性隐忍,毕竟他的老大,在东市可不必龙叔的名头小上多少,再加上这几年龙叔都退居二线,丽姐又说龙叔根本就不是一个混子,所以丧尸的报复根本就无所顾忌。

    再加上除了李玫的事情后,我对自己身边人的安全已经不敢再忽视了。

    丽姐那边我倒是不担心,毕竟她和乐哥之间的交情,就算借丧尸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打丽姐的主意,我只是怕因为这件事,让丽姐左右为难,所以想了想,就掏出电话,给丽姐打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