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章 危难关头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5:24本章字数:3447字

    不管是乐哥说的话,还是他的每个举止每个眼神,都在对我传递着一个信息,那就是,他没在和我开玩笑。

    既然没在开玩笑,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这两条路,如果我不选,那后果绝对不堪设想,可一旦选择……

    丧尸这畜生一旁鬼叫,小子,考虑好了没有,他妈磨磨唧唧跟个娘们似得。

    我不屑的笑了笑,然后看向乐哥说,五十万是肯定拿不出来了,但你要我带兄弟们来跟你,我想知道是怎么跟?

    这句话让乐哥有些错愕,不仅是他,就连其他人也都愣了下,显然没明白过来,我继续说道,要我带兄弟们跟你,也行,不过我要做除你之外最大的那个,我可以听你的,但你的手下,必须都得听我的!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如果他们还听不明白,那就有点太招笑了,丧尸首先反应了过来,骂骂咧咧的就要朝我冲过来。

    不过却被乐哥给喝住了。

    丧尸听乐哥的话,这并不代表我也听乐哥的话,就在丧尸之前朝我冲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拎起了一边的椅子准备朝他砸上去,后来乐哥发了话,丧尸跟只听话的小狗似得就停了下来,而我也趁着这个空隙,直接一椅子砸在了他身上。

    刚进门的时候就是被这小子给揍的,用乐哥的话来说,这就叫礼尚往来。

    那椅子也算结实,丧尸都被我这一抡给砸在地上嗷嗷乱叫了,椅子竟然还没坏,也不知道是不是那种什么红木之类做的。

    乐哥这个时候算是真被气到了,二话不说,一上来就单手掐住了我的脖子,那双眼珠子里,我能看到我自己,不过我能感觉出,在他眼珠子里的那个我,已经没有呼吸了吧。

    他一边掐着我,一边怒骂,风六,你他妈活腻味了是不是,当这我面你还敢这样!

    被掐住嗓子,我的呼吸已经有些困难,但还能说话,只是声音会有些嘶哑,我瞪着乐哥说,有种你今天就掐死我,只要你敢掐死我,我就敢保证,绝对会有人让你来给我陪葬的!

    掐着我脖子的乐哥怒极反笑说,呦,风六,没想到你来头这么大啊,来来来,我他妈今天就把你给弄死,我倒想看看,一个开馄饨店的,能有多大的背景!

    这个时候的梦瑶估计都吓坏了吧,我能用余光看到她面色煞白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不怪她,毕竟我和她非亲非故,算上这次,也才仅仅只见了两次面,而且就算她再怎么把自己打扮的成熟性感,还是无法掩饰她真实年龄的,试问,一个刚刚成年的高三学生,心里能承受住多少东西?

    她今天能陪我来,之前能主动拉着我就走,这就已经让我很感激的了,现在我压根就没指望她能帮上我什么忙,而且就算她想帮,确实也帮不上什么忙。

    看了乐哥一眼,我咧了咧嘴说,你要是真想看,来啊,你背后不是有把水果刀吗,来,用它把老子捅死,只要你把老子捅死了,你就会看到你想看到的东西了,他妈想叫老子跟你,也不他妈撒泡尿照照自己,你他妈配吗?

    我每多说一句话,就会感觉脖子上带来的压力就会重上一分,直到最后,我基本上都是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而乐哥的那双眼睛,更是瞪的溜圆,一脸的狰狞就好像是真要把我给活活掐死了似得。

    也许很多人都说我很硬气,很爷们,但实际上,我那会是真没多少勇气,能说出那些话,其实就是想在死之前,再恶心恶心乐哥罢了。

    窒息,我没办法形容,或许只有真正亲身感受过的人,才知道那种感觉的可怕吧。

    后悔吗?

    那时候已经来不及去想这个了,我只觉得全身软绵绵的提不起劲,头好晕,就好像和兄弟们一起喝醉了酒似得,不过却不会感觉到胃里难受。

    人在死的时候都会挣扎,而且那种挣扎是毫无意识的。

    也不知道是老天在帮我,还是李玫在天上保佑我,就在我一双腿胡乱在地上蹬的时候,突然,好像撞到了什么,而就因为这么一撞,我的意识逐渐清晰了起来,氧气也源源不断的从喉咙大口大口的涌了进来。

    缓过神来的我,就看着乐哥双手死死的捂着自己裆部在地上打滚,估计刚才我胡乱踢,应该是把他命根子给踢伤了,不过看他这样子,也就只是疼一阵子,没什么大事。

    趁你病要你命!

    既然你现在没有了抵抗能力,那我的机会就来了,用逐渐恢复了的力气,我从地上站了起来,一步一步靠近乐哥。

    他显然现在已经没有功夫理我了,当我走到他近前的时候,他都没有发现。

    打人要打脸,一只手拽住乐哥的头发,一拳就朝他眼睛上砸了上去。

    风六!我干你娘的!

    丧尸跟另外几个乐哥小弟终于是反应了过来,一拥而上,一瞬间就把我给制伏了,不过在临了的时候,我还是冲着乐哥的脸上就是一脚,看着那印上鞋底板印的脸,心里就有种莫名的快感。

    你牛啊,你不是老大吗,你不是号称自己是东市最牛逼的大哥吗,老子现在都踩你脸了,你他妈就算把老子杀了,老子这辈子也值了!

    我当时应该笑的很狰狞,也很嚣张,不过很快,就被巨痛占据了全身,因为丧尸在我肚子上,狠狠的打了一拳,这一拳,我感觉自己浑身都在抽筋。

    在丧尸跟另外一名阿乐小弟的伺候下,阿乐终于缓过了气来,一脸杀气腾腾的朝我走了过来。

    混社会的人,把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有的时候,甚至会因为一件很小的小事,而造成两帮人火拼,其实这都只是为了那所谓的面子。

    现在的阿乐就是这样,我刚才让他在手下面前丢了面子,所以他现在要杀了我,或许在他眼里,也只有把我杀了才能解气吧。

    阿乐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把手枪,那黑黝黝的枪口就这么冰冷的指着我,我当场就吓呆住了。

    有枪?

    阿乐竟然还有枪?

    不过后来想想也就释然了,人毕竟在东市地面儿上,是正儿八经的大哥级别,一个市的社会老大,想搞把枪不是再正常不过了嘛?

    梦瑶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直接就挡在了我的面前说,乐哥,你不要冲动,杀人是犯法的,有什么事你们两个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谈,你千万不要做傻事啊!

    滚开!

    阿乐现在几乎都已经失去了理智,盛怒下的他,早就已经不再去计较那些个得与失了。

    我这个时候怕阿乐真的不管不顾,叹了一口气对梦瑶说,你走吧,别到时候误伤了你,放心吧,阿乐他根本不敢对我怎么样,如果他要敢杀了我,你就等着我孟叔怎么玩死他吧。

    其实后面那一句话,是我临时加上去的,就现在这情况,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虽然我不知道上次龙叔带我去见的孟叔到底是一个什么来头,可想必在东市,乃至省内,应该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要不然龙叔为了见他之前,也不会做这么多准备了。

    而阿乐在东市混了这么久,又这么出位,相信市里也好省里也罢,有头有脸的人物不能说他都认识,起码也都知道,如果这个孟叔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的话,阿乐肯定会有所忌惮。

    只要他忌惮了,那我就有活的希望,我这是在进行一场赌博,一场我非常想赢的赌博,因为这场赌博的筹码,是我的生命。

    阿乐没有说话,倒是架着我一条胳膊的丧尸这个又给了我一拳,然后骂道,草泥马,就你他妈逼话多,还孟叔,我还他妈非诚勿扰的孟爷爷呢,操!

    我其实一直都在观察阿乐的表情,从我说出孟叔这两个字的时候,他的眼神中愤怒突然变成了疑惑跟凝重,所以我料定,孟叔这两个字,绝对管用。

    既然管用,那我不介意再给他下点猛料,瞅了满嘴喷粪没有文化的丧尸,我双眼一闭说,来吧,要动手就抓紧点,要是不信,完全可以试试看。

    阿乐这个时候终于开口了,他问我,你孟叔是谁?

    我乐了乐说,你觉得是谁就是谁喽。

    阿乐这一刻都快被我气疯了,冲着我吼道,你他娘的少来唬老子!

    我耸了耸肩说,要杀就赶紧的,如果不杀,就麻烦跟你家这几条狗打个招呼,让我跟瑶瑶离开。

    就在我俩僵持不下的时候,阿乐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愤怒的他瞅了眼手机之后,先是一愣,随后疑惑的看了我一眼,这才接起了电话。

    我正在纳闷,以阿乐的脾气,到底谁的电话他会在这个脊骨眼上接呢,没想到竟然是龙叔的。

    之前这小子还左一个老不死的右一个老家伙的,可这真对上话之后,那叫一个亲热,即便是当时的我,听着都感觉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龙叔还是像之前一样彪悍,嗓门大的,连我这离电话差不多有三米远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在电话里,龙叔几乎用咆哮的声音命令阿乐,现在马上把我给放了,要不然,他不介意亲自来他山庄要人。

    我不知道龙叔这句亲自来山庄要人是个什么意思,但我知道,阿乐这一刻犹豫了,虽然他久久没有给出答复,但我能清晰的看到他额头上的冷汗。

    这些年阿乐发展的很快,不管是实力还是势力,都扩张到了一个让人仰望的高度,但不管怎么说,他毕竟还只是这几年刚刚崛起的后生晚辈,资历尚浅。

    像龙叔这样的老江湖,丽姐说过,他从来都不是一个混子,但起码外界都把他当成了东市的龙头大哥,光是这份能耐,就绝对不是现在的阿乐所能媲美的。

    即便是阿乐私底下叫龙叔老东西,但真到了面对面的时候,他也不得不在心里掂量掂量了。

    也不知道龙叔是不是感觉跟个半天放不出一个屁来的阿乐没什么好聊的,就嚷着说,风六,你小子他妈死了没有,没死的话,给老子出个声,操,一天天的尽是事,老子怎么有你这么个傻逼侄子,上次不是带你去见了孟德阳那老家伙了嘛,他是你叔,你他妈傻逼啊,不会跟人提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