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0章 他的过去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5:24本章字数:3080字

    虽然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孟德阳到底在政府担任什么职务,不过他身上那种自然流露出来的上位者气势,倒是让我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慌乱。

    平复了下心情,我点了点头说,孟叔您有啥话尽管问就是了,我一定不会跟您来虚的。

    孟德阳看了我一眼,然后问道,龙振兴的那家公司,现在谁在管?

    龙叔的公司我去过几次,就在靠近市中心的位置,整整一栋大厦都是他的,当时我出狱后,第二次见龙叔,就是在那里。

    不过孟德阳问我现在公司是谁在管,这却让我有些茫然了,想了想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算算时间,上一次龙叔去了国外,就是我刚接手魅力的时候,曾经去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去过了,平时也没听龙叔提起过。

    对于我的回答,孟德阳显然是有些不太相信,皱着眉头问,你真不知道?

    我两手一摊说,孟叔,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啊,我没道理拿这事来忽悠你吧?

    孟德阳沉思了一会,嗯了一声后继续问道,如果这次你龙叔最终的结果是蹲大狱,那你会怎么做?

    关于这一点,我连想都没想就说,龙叔把魅力港湾跟碧波湖都挪到了我名下,在法律上是属于我个人的资产,但在我心里,这些都是龙叔的,我会一直帮他守着,等他出狱以后,再把所有东西完好无损的重新交还给他。

    对于这个回答,孟德阳倒是有些满意的点了点头说,你能有这个心就很好了,最后一个问题,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我出面帮忙救龙振兴,那我想问下你,你这求人的态度是什么?

    这下我可真被问住了。

    求人的态度?

    求人的态度不就是低三下四委曲求全吗?

    别说现在了,就哪怕是早上给他打电话时候,我不都是这么个态度嘛,还需要什么态度?

    看着孟德阳那戏谑的眼神,我终于恍然大悟,忙笑着说,孟叔,对不起,是我年纪小不懂事,我竟然把这事给忘记了。

    说着,我就端过了一杯沏好的茶,然后从兜里掏出之前曼丽想要我守口如瓶后来我又没来得及交给龙叔的那张里面有二十万存款的银行卡,放在了茶杯的底下递给了孟德阳。

    相信不管是谁在这个时候听到孟德阳的话,应该都会是这个反应吧,毕竟这个求人的态度,能想出来的,也就只有这么一种了。

    可当我把茶杯递到孟德阳面前的时候,他却一挥手,把我的手拍到了一旁,茶杯、盘子掉在地上摔成了粉碎,而那张存有二十万的银行卡,就这么被压在了下面。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孟德阳,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难道他这是在嫌钱少吗?可他压根就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钱啊。

    没等我反应过来,孟德阳面色冰冷的看着我说,风六,你以为我这是在问你收受贿赂?你当我孟德阳是那种贪赃枉法的贪官?我真不知道,龙振兴是怎么教你的!

    虽然他话里的意思是不要钱,但当时我心里却在想,是不是我自己这行贿的方式用错了,太明显了?

    接着,孟德阳长叹了一口气说,风六,你说你会为你龙叔守好他的那份基业,那是你的责任,而不是你的态度,我需要的态度,就是你对一个能为你付出这么多人的态度,你对你龙叔的态度!

    说实话,龙叔为我付出的,我当然知道,从一开始的魅力,到后来牛超的那件事,还有李玫的安葬以及现在的种种,这都是龙叔无私为我做的,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会把他当做自己的亲人来对待,但我真的没闹懂孟德阳这话里的意思,感觉就跟一个绕口令似得,把我绕的有些晕头转向。

    估计孟德阳也发觉我压根就没明白他意思了吧,直接站起身来对我说,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我当时内心是纠结外加木讷的,在面对孟德阳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根本就没办法掌控主动权,他就好像是一个掌舵人,而我就是船上的乘客,目的地是哪里,需要怎么去,完全不是我所能左右的。

    孟德阳的车倒不是什么豪车,估算一下,大概也就十多万吧,坐在车里,他一句话也没说,而我则在猜测他会带我去哪里。

    车子是朝着市中心方向驶去的,可到了一片荒无人烟的地方时,竟然停了下来,我看了眼车窗外的景色,大惊失色,这里竟然是当初我砍牛超的地方。

    他带我来这里干嘛?

    难道是查出牛超那件事真正幕后主使是我了吗?

    还是他想要套我的话?

    在我内心慌乱之际,孟德阳朝着外面观察了一下后,浓眉微皱着说道,前几天下雨,前面的路过不去了,下车,咱们走过去。

    当时我想过逃跑,但我坚信,如果那时候我跑了,从今往后就再也见不到孟德阳了,更加别奢求他会去为龙叔寻求什么开脱的证据。

    一路上,我就这么不紧不慢的跟在孟德阳的身后,他好像对这一片很熟悉,七拐八绕的,竟然到了一个看上去还算是清澈的小溪旁边。

    他停下了脚步,冲我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小祀台(一般农村都有,里面基本上都是供奉土地爷用的,最高不过到成年人腰部的样子。)说,走,去那里。

    原本我还以为这是供奉土地爷的呢,没想到,走近了一看竟然是一个坟头,在坟头前还有一块墓碑,上面有一张黑白色调的女人照片。

    现在国家已经不允许土葬了,所以除了个别乡下,大部分地区有人死了,都是火葬,然后再把骨灰装在一个小盒子里,最后放在公墓里立个碑什么的以供后人祭奠,可没想到,在这郊区跟市中心交界的地方,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坟头,倒是让我不由的感觉奇怪。

    到了近前,孟德阳没有理我,先是把石碑上的一些灰土还有杂草都弄干净后,这才深深的鞠了一躬,在他鞠躬的时候,我能看到他的眼眶都红了。

    还没等我想明白,葬在这里的女人和孟德阳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时,他沉声的对我说,跪下来,给你龙婶磕三个响头。

    龙婶?

    我叫龙振兴为龙叔,那龙婶难道就是他的妻子?

    虽然我口口声声说把龙叔当成了自己亲叔,但对于他的家事,我却一点都不了解,曾几何时,我还把他当成是那种不顾家,在外面找小三的男人,直到现在我才清楚,原来龙叔的妻子已经……过世了。

    我听话的跪在石碑前,恭恭敬敬的磕上了三个响头。

    孟德阳掏出了根烟,我赶紧就给他点上,他瞅我那样,不禁笑了笑,这还是我第一次见他笑。

    他递给我一支烟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在这里磕上三个头吗?

    我接过烟,茫然的摇了摇头。

    他说,那是因为我能看的出来,龙振兴已经把你当成了他的儿子来看待了。

    我一愣,不过没有太多的惊讶,而是反问到,那龙叔就没有……

    孟德阳知道我话里的意思,他看了一眼背后石碑上那张黑白照片,叹了口气说,其实,你龙叔这辈子,也挺不幸的……

    在回来的路上,孟德阳又恢复了之前不苟言笑的面孔,不过从他刚才讲起龙叔的故事里,我读懂了一点,那就是,龙叔的事,他肯定会帮,不为我,也不为龙叔,他为的是那个被葬在小溪边的女人。

    其实他总说龙叔这辈子挺不幸的,可我却感觉,其实孟德阳这辈子也并不好受。

    他一直心爱的女人,却跟了自己的好兄弟,没想到,这个好兄弟却步入歧途,他为了这个女人的幸福着想,使出了浑身解数,这才让那个好兄弟改邪归正。

    可让他们谁都没想到的是,就在他的那个好兄弟宣告退出江湖的那一刻,从四面八方涌进来了一大帮人,而他们手上的钢刀,纷纷都落在了那个女人身上,当她被送往医院的时候,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了,而医生也说,她肚子里当时已经有了身孕。

    他的那个好兄弟就是龙叔,而那个一直让他心爱的女人,就是龙婶,她叫梦如。

    我相信孟德阳一定很自责吧,如果不是因为他多此一举,估计龙叔跟龙婶,还有他们的孩子,现在应该正在享受着天伦之乐。

    不知不觉中,我突然想起了那个跟着自己孩子一起跳楼的女人,她也是因为我而死的,她也是一个爱我的女人,我想龙叔后来会这么对我上心,应该也是因为我和他的遭遇相同吧。

    临别时,孟德阳问我,现在你知道我需要你的态度了吗?

    如果没有这么一出,我确实不知道,但听他说了龙叔的故事后,我明白了,他需要我对龙叔的态度,就是真正认可这个长辈的存在。

    我坚定的点了点头说,孟叔,我懂了。

    孟德阳欣慰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开车离开了,我看着他车的尾灯逐渐消失在夜色中,心里却想起了当初龙叔跟我说的,他希望我永远不要用到那块地方。

    我想他当时的意思是,希望我永远不要知道他的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