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1章 兄弟走好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5:25本章字数:3477字

    一杠一星,指的就是人民警察肩膀上的肩衔。

    这东西,除了按照你从警时间长短来划分以外,如果立功立的多了,也会有提升,说直白点,它就是象征着一个人的成就。

    就好比,那些个做生意的老板们,总喜欢开豪车住别墅,以自己开的车有多贵,自己住的房子有多豪华来证明自己是多有钱道理一样,你肩膀上的杠杠多了,星星多了,那么就意味着,你在警局的官衔就越大。

    邢锋对我目露惊讶的说,呦,懂得还挺多。

    我没打算跟他再贫下去,就继续问道,外面情况到底怎么样了,你倒是说啊。

    邢锋朝身后那名年轻的刑警使了个眼色,他领会的点了点头就离开了,我估计是出去帮忙把风了,毕竟咱的身份可是不能见光的,万一要是被有心的人听到,那搞不好,还真让邢锋成了预言帝了。

    又沉默了几分钟后,邢锋才开口说道,你的那两个兄弟倒没什么,我已经安排人把他们送到医院了,还有你那个抱着一堆面粉的兄弟,也没什么,不过为了避免葛二狗(丧狗的真名)的怀疑,还得关上一段时间,至于你们几个,这次也没有发生什么大规模的械斗,所以除了几个有案底的可能会拘留几天以外,剩下的迟会都会放了,只不过……

    人都是喜欢报喜不报忧的,从邢锋说话的语气还有那略带犹豫的眼神里,我早就看出肯定还有事,果然,就在把所有好消息都说完后,他就给咱来了个不过。

    只是咱实在有点不明白,现在还能有什么事,是邢锋不好跟我开口的。

    我抽了口烟说,邢队,咱俩都这么熟了,你也就别跟咱绕弯子了,说吧,是丧狗怀恨在心去把东区的场子抢走了,还是他把我在南区的几个场子给砸了?

    对于睚眦必报的丧狗,咱是太了解了,这次的事给办砸了,估计他没少挨老赵的骂,有火没处发,那怎么办?

    肯定得找我发泄呗,但我在这里,人总不能来个大闹派出所吧,那他可就太没脑子了。

    邢锋好像是在整理思路,想着怎么委婉的跟我说那所谓的坏消息吧,听我这么一说,他不由的苦笑了一声,如果真是那样倒还好了,我也有证据去抓他了,哎,现在啊,看起来,这辈子都甭想逮到他喽。

    我一愣,不由下意识的惊道,你别告诉我,那小子跑了?

    不过随后一想,就现在咱们国家的缉捕力度,跑?就算跑到天涯海角,只要人民政府想把你逮回来,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前不久不是那个潜逃到美国的咱国家第一大女贪官,人那可是贪了几十个亿的身价,曾经还扬言说,死也要死在美国,可现在呢?还不是老老实实的回来了么。

    那如果不是跑了,而邢锋又说这辈子想要抓他都难的话,难道是……

    瞬间,我就想到了一个让我有些想不通,同样也有些无法接受的答案,而就在这个时候,邢锋也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说,死了。

    心里最不愿意得到的消息,被邢锋证实之后,我整个人瞬间就有些茫然了。

    倒不是咱舍不得丧狗死,实在是这个消息来的有点太突然了。

    而且,我和丧狗之间,不管怎么说,相识也有十几年了,要说谁入社会早的话,那还是得数他丧狗。

    我刚跟肥牛的时候,丧狗那时候就已经是肥牛的头马了。

    什么叫头马,是我们这边的黑话,也就是最得力手下的意思。

    要不是因为蔡淑雯的那个好闺蜜,我估计和丧狗也不可能闹到现如今这个地步。

    争争斗斗这么多年,他说走就走了,这让我心里除了失落和讶异外,还有一丝对这个世界的无奈。

    突然我有一种顿悟,感觉人在这个世界上,就是那么的渺小,生命是那么的脆弱,老天爷想要夺走一个人的生命,简直是太简单太容易了。

    叹息和震惊过后,我就好像突然变成了一个看破红尘的世外高人似得,语气平淡的问道,怎么死的?

    邢锋显然有些想要回避这个问题,不过见我那一副鬼样子,也无奈的说道,自杀。

    自杀?

    我一愣,这一次比刚才得到丧狗死讯时,还要来的愕然。

    在我的猜疑下,丧狗应该是被老赵弄死的,不管怎么说,这批货是从丧狗手里丢失的,而之前那个蝎子男,应该也是老赵的手下,这次因为丧狗,还被抓了,老赵肯定会很生气,像那些个大毒枭,当用你的时候,对你那叫一个好的没得说,可当他觉得你没用时,弃之如弃鞋。

    可邢锋竟然说丧狗是自杀,这……

    邢锋估计是觉得,反正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还是一股脑都说了来的痛快,所以又递给了我一支烟说,还有一件事,反正迟早你也是要知道的,那我就直接告诉你吧,你的好兄弟,药丸,就在一个小时前,也死了。

    什么!?

    我原本是坐在椅子上的,突然听到这个消息,我立马就站了起来,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邢锋,而脑子里一直在回荡着他刚才的那句话。

    他说药丸死了?

    这不可能。

    我直接否定了会导致药丸死的所有假设,即便心里再怎么的恐慌,我还是强制的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直愣愣的看着邢锋笑着说道,邢队,这个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一定是假的对不对?

    邢锋脸上写着满满的无奈,冲着我摇了摇头,一句话也没说。

    我脸上依旧保持着笑容,心里不断有一个声音在跟自己说,这一切不是真的,邢锋在跟我开玩笑,他是怕我对丧狗的死耿耿于怀,所以才跟我开了这么一个玩笑,他是想让我放松以下。

    脸上的笑容依旧,可我的眼眶却出卖了自己。

    它为什么要红?

    它为什么要湿?

    它为什么要流泪?

    我不相信,它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它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背叛我,不,绝对不可能。

    药丸没死,药丸他没死,药丸他绝对没死!

    死,虽然是每个人都会经历到的,但药丸他怎么可能死?

    他可是在看守所里啊,他现在完全是在被人民政府保护着的,他怎么可能死?

    看守所是哪里?

    看守所是关押犯人的地方,里面别说想自杀了,就连自杀的念头都萌生不起来,因为我在里面待过,我有经验啊,所以,药丸怎么可能死?

    我当时觉得整个世界都在跟我开玩笑,我已经不知道自己的大脑在想什么了,我也不知道我的四肢是靠什么支配的,我只知道,我一直在反复的说着,药丸没死,你们别跟我再开玩笑了。我只知道,我失魂落魄毫无目的的到处游逛,就像是一具会行走的尸体……

    我是什么时候被放出来的,不记得了;

    我是怎么走回魅力的,也不记得了;

    强子他们是什么时候回来的,还是不记得了;

    我只记得,药丸是我的兄弟……

    足足六天,我都把自己一个人关在魅力的办公室里,谁来了我都不见,每天吃的喝的,都是兄弟们送来的,我只有等到自己实在是饿得受不了的时候,才会去拨拉两口。

    龙叔被抓?

    是的,我伤心难过过,但他和药丸不一样,他被抓,起码还有重见天日的一天,但药丸,却永远离开了我。

    我那时候的状态,甚至比李玫因我而死还要来的难受,还要来的失魂落魄。

    记得我和药丸第一次认识的时候,他说自己叫欧阳晓伟,让我们叫他哥,我乐了乐,就叫了句伟哥,等他反应过来之后,气得差点跟我掐架,后来我们直接就给他取了个外号叫药丸。

    他很不喜欢我们叫他药丸,他说这跟叫他伟哥有啥区别?

    但兄弟们就喜欢捉弄他,就叫他药丸,叫着叫着,他也就习惯了。

    我很后悔,为什么要听李勇的蛊惑,为什么要听邢锋的安排,如果不是他们,我就不会走上这条路,如果没走上这条路,那么李玫也好药丸也罢,都不会死。

    错都在我啊,都是我的错!

    到了夜里,强子几个不得不硬把门给撞开,当他们看到人不人鬼不鬼的我时,应该心里都很难受吧。

    强子把我手里那个装有我们几个唯一合照的相框给抢了过去,我眼前没了药丸的照片,我发疯似得要重新抢回来,而胖子这个时候上来就给了我一巴掌。

    兄弟们之间打打闹闹是常有的事,但巴掌,我们互相重来不会打对方,因为我们知道,这是在打一个人的脸。

    我捂着有些发烫的面颊,难以置信的看着胖子,我不知道当时我眼神里充斥着是什么,不过看大家的反应,应该很可怕吧。

    小悦悦这个时候也上来扇了我一个巴掌,扇完后就指着我鼻子骂,六哥,你到底还要这样到什么时候?药丸是咱们的兄弟,他走了,难道我们不比你伤心吗?可光伤心有什么用?我们扇你巴掌是我们不对,你要打要骂,只要你愿意,只要你能振作,兄弟们都挺着!

    说我想明白了,倒不如说是我被他们给打醒了。

    是啊,人死不能复生,药丸是走了,但我们还活着,李玫的事,已经让二虎进去了,我不能再因为药丸的事,让兄弟们为我担惊受怕。

    邢锋说药丸是被丧狗杀死的,丧狗自知难逃一死,所以才自杀的,但我知道,这一切的源头不是丧狗,而是赵金虎。

    药丸和丧狗之间没什么恩怨,如果不是这批货,他俩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深仇大恨,而赵金虎却不同,药丸可能掌握了赵金虎的一些证据,又或者是他那些所谓替身的证据,虽然赵金虎不至于怀疑药丸之前就已经被抓,但他绝对会去做弃車保帅的决定。

    冤有头债有主,赵金虎,就是间接杀害了药丸的元凶。

    我平复了下心情,看向强子他们几个问,今天是第几天了?

    他们看到我的状态好像恢复了,都松了一口气,强子回答我说,明天就是药丸的头七了。

    头七吗?

    我点了点头说,明天咱们叫上所有的兄弟,一起去送药丸。

    嘴上说着,我心里也在暗暗发誓,药丸,我的好兄弟,你一路走好,我知道你死不瞑目,但请你相信我,终有一天,哥哥会替你报了这个仇,把赵金虎押在你的面前,给你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