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5章 有消息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5:25本章字数:3125字

    大厅里的卫生间,其实并没有多大,不像卧室里的那种,还有浴缸什么的,这里说简单点,除了一个洗手台跟一个蹲便器以外,剩下最多只能容纳两个人,而且还是那种很拥挤的。

    我不知道为什么琴韵会出现在这里,她睡在二楼,我相信丽姐给她安排的房间,也有专用的卫生间,她没理由到大厅来啊。

    可这些已经不是我们那时候所能够去多琢磨的了,当琴韵出现的那一刻起,我和丽姐瞬间就石化了。

    特别是丽姐,她最为尴尬,因为她此时外衫几乎都被我扯光了,只剩下一副羞人的……

    我下意识的将丽姐紧紧搂在怀里,强压着心头的一团火,语气里充满着愤怒和责备说,琴姨,你进来怎么也不知道敲个门啊!

    琴韵估计也是被眼前的画面所惊愕住了吧,不过在我的低沉嘶吼中,还是回过了神,她立刻就把门关上,在外面语气满是歉意的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晚上没吃什么东西,想下来找点吃的,突然肚子有点不舒服,所以才……

    不管琴韵是故意的,还是像她所说的那样,纯属无心之举,总之,我和丽姐之间的好事算是彻底的被撞破了,而这个时候的丽姐也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当琴韵把门关上的那一刻,她抵着头把我推开,然后转过身开始整理自己那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整理的衣服。

    这种尴尬,已经不能用文字所能表达了,当时的我想着怎么去解释,又或者怎么去把刚才的一幕给揭过时,丽姐似乎对身上那如同破布一般的衣服有些懊恼,直接就蹲在了地上抽泣了起来。

    我也跟着蹲了下去,因为我发现自己站着的角度,还是能看到一些不敢看的画面。

    丽姐突然在这个时候扇了自己一个耳光,清脆的声音在狭小的空间里产生了回音,同时,她骂自己是贱人,说自己这是在犯贱。

    我知道,一个巴掌拍不响,这里面也有我的原因在内,如果我没进洗手间,那一切都不会发生,我极力的调节自己的语气,抓住她还想要继续扇自己耳光的手,强行把她拉起来说,刚刚咱俩都喝多了才会发生那种事的,所以这不是你的错,也不是我的错,要怪,就怪酒精。

    丽姐自嘲的笑着,一侧的脸颊上通红一片,她说,真的吗?

    我点了点头,那个时候的我,也只能这么做,我说,咱们不是什么都还没有发生吗?丽姐,就像上次一样,咱们把这一篇翻过好不好?

    矛盾,尴尬还有无奈,让当时的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怎么劝,怎么去掩饰,丽姐深吸了一口气,应该是在缓和自己心中的不平静。

    过了好一会,她才稳定了下来,默不作声的开门走了出去,而我则紧跟在她身后。

    琴韵已经不在门口了,我要说心里没有怪她,那是不可能的,但却没有太过于责怪,因为我相信,她真的是无意之举,毕竟她不可能知道我和丽姐会躲在洗手间里做那种事吧。

    丽姐没有再理我,而是一个人坐在熟睡中的梦瑶边上发呆,为了避免尴尬,我只能拿起不知道什么时候丢在地上的外套,一个人出了门。

    我发现自己好像跟深夜有一种解不开的情缘,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又或者是心烦意乱的时候,总是有冷清的街道和漆黑的夜空在陪伴着我。

    有的时候我会想,到底什么才是在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难道爱情真的都是冥冥中注定的吗?如果真是这样,在这个世界上,又是不是真有预卜先知的高人存在,要是有,我一定要问问他,我和丽姐之间,到底有没有可能……

    不知不觉中,又走到了几个月前看到丧狗搂着蔡淑雯出现的那家KTV。

    丧狗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和很多人一样,我们这辈子再也不可能有交际的可能性了,而蔡淑雯呢?

    她当时为什么会和丧狗在一起?

    她现在应该过的很好吧,毕竟在她的身边,还有一个焦洛文。

    本来打算回家的,临到家门口的时候才想起,这里已经安排药丸的表嫂住进去了,苦笑了一声,我这才回到魅力。

    泡了个澡,整个人都舒服了不少,一个人躺在贵宾休息区,没有任何人来打扰我……

    我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我只记得,自己在抽烟,不断的抽,不断的看着长长的烟蒂掉落在地上,溅起的灰尘。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大中午了,让我意外的是,这次竟然是过儿把我给弄醒的。

    不知道是谁把小家伙抱到我房间的,他就这么撅着小屁股趴在我边上,那只小手紧紧捏着我鼻子,让我有一种要窒息的感觉。

    我笑着就把他给抱了起来,问他吃过早饭了没有。

    小家伙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小肚皮,那意思就是说已经吃饱了,不过他紧接着就冲我做了一个呕吐的表情。

    抽了这么多烟,又是刚睡醒,嘴巴里没有怪味才怪呢,我乐着在他那小屁股上轻拍了一下,笑骂道,你小子现在都开始嫌弃叔叔了是不是?

    小家伙张牙舞爪的跟我抱怨,小嘴里还囔囔的说,叔叔坏人,叔叔打过儿。

    我就在小家伙那嫌弃的眼神下,狠狠的亲了他一口后,这才出了房间。

    看过日历,我知道今天是儿童节,我本来是想让药丸联系下老奶奶,毕竟之前都是他负责联系的。

    我想让他去把老奶奶接过来,我们好好陪过儿过一个节日的,可当我拿起手机刚准备拨通药丸电话的时候才想起来,他已经彻底的离开了我们。

    缓和了下心情,我让强子安排去了,而我闲来无事,正在琢磨今天下午带过儿去哪里玩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一个来自孟德阳打来的电话。

    孟德阳不可能没事给我打电话的,他能主动给我打电话,就说明龙叔那头有消息了,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当手机上显示着孟德阳三个字时,我心里不由的一紧。

    接起电话,我先是叫了一声孟叔后,接着就问是不是龙叔有消息了?

    孟德阳嗯了一声后说,澳门那边传来消息,龙振兴今天就会被移送过来,算算时间,应该再有一个小时左右,就能到东市了,如果你想要见他,我可以给你安排下,如果你不想见,那就算了,对了,还有那个叫琴韵的女人,你通知下,这是龙振兴的意思。

    这不是废话嘛,我当然想见龙叔了,他为我付出了这么多,要不是我的情况不允许,再加上就算去了也见不到的话,我早就想办法偷渡到澳门去了。

    孟德阳话音落下后,我连一秒钟考虑都没有就连忙说道,好好好,那就麻烦孟叔帮忙安排下吧,我随时都有时间,我相信琴姨那边也是这样的。孟德阳不温不火的嗯了一声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这个时候强子也打来电话说已经接上老奶奶了,我想了想就说,强子,龙叔今天就会被移交到内地,孟德阳刚才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有机会安排我跟龙叔见上一面,所以……

    强子知道我跟龙叔之间的关系,其实兄弟们对龙叔也都怀着感恩的心,只不过没我这么亲罢了,而且强子和大伙之前也都去拜祭过梦如婶婶,所以他一听就说,没事,下午他会替我陪好老奶奶跟过儿的,等晚上大家再一起给过儿庆祝。

    我心田一暖道了句谢就给琴韵打了个电话过去。

    说实话,要不是因为龙叔的事,我估计自己绝对不敢主动给她打电话,毕竟昨晚上的事,到现在还历历在目,虽说当事人不是琴韵,可毕竟这也尴尬不是。

    电话响了好长一会,琴韵这才接了起来,不过听她的语气,好像也有点不太自然。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刚刚孟叔给我打了个电话,说龙叔今天能到东市,龙叔说想见见你,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原以为琴韵会和我一样,丝毫不迟疑的答应下来,但没有,她那头足足沉默了有二三十秒后,这才说,好吧,他既然想见我,那就见吧,到时候你安排好了,给我打个电话就可以了。

    不知道为什么,当琴韵用这种语气和态度跟我说话的时候,我心里就有些生气,毕竟那是龙叔啊,是一个把我当亲侄子亲儿子看待的长辈,就算你跟龙叔之间也许存在什么隔阂或者是恩怨,那也不应该在人落难的时候,还摆出这么一副态度来吧?

    挂了电话,我哪里也没去,包括在魅力的场子里,我就只待在接电话的那个位置,并且吩咐了所有人都不许来打扰我,就算天塌下来了也一样。

    不管别人能不能理解此刻我的心情,起码我要时刻保持着电话的畅通,因为孟德阳可没和我约定时间,而且相信就他的那个官架子,如果第一通电话没打通,休想他再打第二个。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在别人眼中,我可能都已经石化了吧,就这么站在窗户边,手里拿着个手机,一动也不动……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我已经拒听了都不知道多少个电话之后,在临近下午四点的时候,孟德阳的电话打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