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7章 新的目标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5:25本章字数:3351字

    我目送着龙叔不见了身影后,这才转身走了出去,看到外面那有些刺眼的阳光,我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和龙叔这算算起来也不过就几分钟的谈话,却是让我仿佛有了一个新的目标,那是一个要坚持做自己,坚持走自己路的目标,那是一个让我必须要披荆斩棘才能走到尽头的目标,那是一个,我和龙叔共同的目标。

    琴韵就坐在外面的长椅上发呆,我过去喊了她一声,说龙叔已经进去了,我们要不先回去吧?

    她回过神,木讷的点了点头。

    我在想琴韵应该也没结婚吧,以她的条件,不应该没有人追才是,难道这和龙叔也脱离不了关系吗?

    上了车,琴韵一边开车一边对我说,六子,你真不会开车?

    我苦笑这说道,就我家过去那个条件,哪里买得起车啊。

    琴韵哦了一声,然后说,我觉得你现在真应该去学学开车,你看你每次出去,要不就打车,要不就让人开,这往小了说,费钱,但往大了说,你这就是对自己不负责任,现在交通事故这么多,动不动就谁谁谁死了,你难道就这么放心把自己的命交到别人的手上吗?

    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知道了琴姨,等过几天,过几天我就去学。

    沉默了一会,琴韵说,六子啊,你喊我一声姨,而且你和龙振兴又那么亲,有句话我不得不叮嘱你一下。

    听到这里,我的心不由的咯噔了一声,因为我知道,琴韵肯定是要说起我最不想讨论的话题了。

    果然,琴韵接着就说,虽然你老大不小了,长的也不错,现在又是有事业的男人,是该成个家了,但你也不能去喜欢上一个已婚的女人啊,晓丽人是不错,也挺热心的,我也看得出,你和她之间,也确实有那么一种默契,按理说,她是你最适合的人选,但她已经结婚了,如果她离过婚,只要你和你家里不介意,倒也没什么,可现在她还没有离婚,这万一传出去,到时候受伤害的可不仅仅只有你一个啊。

    我确实没有琴姨想的那么多,在我看来,两个人,只要喜欢就在一起,谈不上什么伤害不伤害的,不过现在琴姨这么一说,倒是不由的让我往更深处想了。

    琴姨说完这句话,也没有再说下去,估计她也看出来我是个聪明人,点到为止就可以了。

    没多久我就到了魅力,和琴姨道了声别,就打算把强子叫过来。

    一方面是问他下午带过儿的情况,另外一方面,我打算明天去见下药丸的表嫂。

    可当我刚上二楼休息区的时候,就见到过儿一个人在那里玩玩具,我笑着走过去,摸了摸这个小家伙的脑袋说,过儿今天有没有乖啊?

    岂料过儿见到我的时候,直接就张口说,叔叔,叔叔,奶奶,有人欺负奶奶,有人欺负奶奶!

    小孩子乱说话,大人们一般都会说童言无忌,但像过儿这么小的小孩,连说话都还说不利索,能乱说什么话?

    我当时听完,眉头就立刻皱了起来,赶紧叫来一旁的服务生,让他把强子叫过来。

    服务生说强子在那边包房里照顾一个老人家,我二话没说就直接小跑了过去。

    房间里,就老奶奶和强子两个人,当老奶奶看到我脸色不对的进来后,急忙就说,小风啊,没事的,没事的。

    我点了点头,没在老人家面前表现出什么,就把强子给叫了出去。

    强子说过儿下午想去游乐场玩,咱们东市最好的游乐场就在东区,所以他就带着过儿跟老奶奶去了,后来他半当中去买水,回来的时候就见老奶奶一个人倒在了地上,过儿在旁边一直哭。

    老奶奶和我非亲非故,但因为李玫和过儿的关系,再加上小时候我奶奶死的早,所以我对老奶奶有一种别样的尊敬,甚至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奶奶来看待。

    现在听说老奶奶出了事,我怎么还能坐得住?

    我先问了下强子老奶奶的情况,他说就是被气的,医生来看过,说没什么事,本来想要送她去医院再检查检查的,可老人家不愿意。我知道她是怕我又花钱,于是就说,让医生这几天再多来几次,要确保奶奶没什么大碍。

    强子点了点头,我继续说,人查出来了没有?

    他说已经查出来了,是丧狗之前手下的一帮小混混,丧狗死了,他们现在好像又跑去跟了阿乐,今天完全是他们没事找事,应该不是冲着咱们来的。

    我冷笑着说,是不是冲咱们来的我不管,但欺负一个老人家这算什么?

    强子明白我的意思,直接就沉声问,六哥,你就说咋办吧。

    通过今天跟龙叔的谈话我知道,之前每做一件事的时候,都把邢锋他们给拉进来,或许现在还没人怀疑,但久而久之,就会被人盯上的,但如果我用黑道的方式来处理问题,到时候一定会引起邢锋的责骂,所以现在我只能先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再去做事。

    有了这个打算后,我就跟强子说,你先去联系下医生,记得,一定要是那种资深的医生,钱不是问题,你到时候去财务那里取就可以,我会跟财务打招呼的,办好这些以后,你叫其他人来我办公室,这件事,我得好好合计合计。

    先显然,我现在的决定和以往风格有些不同,让强子微微楞了一下,不过紧接着他就点头走了。

    过了大概有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强子他们几个就结伴来到了办公室。

    应该强子跟大家都说了下午的事,所以几个人都义愤填膺的跟我说,六哥,你就说什么时候出发吧,这帮孙子,连老人跟小孩都欺负,太他妈不是人了。

    在道上,有道上的规矩,欺负女人,欺负老人和小孩,这都是被人看不起的,所以那些个一天到晚打扮的跟个超级赛亚人似得,到处惹是生非的家伙,绝对不是真正道上的混子。

    我抽着烟,一脸含笑的看着他们几个说,要不我给你们一人一把刀,跑去把人直接给剁碎了喂狗?

    如果说让他们去砍人,他们几个绝对不带眨眼的,但去人给剁碎了,那可就……

    几个人知道我这是在开玩笑,干笑了几声说,六哥,就别跟咱绕弯子了,您肯定已经想好办法了,只要您说,咱哥几个没有一个退缩的。

    看着强子、胖子还有小悦悦,我说,现在大头跟大东还在医院里,二虎还在蹲苦窑,药丸的话……难道你们想咱们哥几个就这么散了?

    几人对视一眼,有些不太明白我的意思,特别是强子,下午他可是眼睁睁的看我气成那个样子,现在我竟然这么说,估计他心里也在打鼓吧。

    小悦悦第一个开了口,他说,六哥,难道这件事咱们就这么算了?

    我说,算哪是绝对不可能就这么算的,咱一定要给那几个小子长长记性,教教他们什么叫尊老爱幼,但凡事都得掌握个技巧,先不说咱们兴师动众的过去找那几个小子值得不值的,到时候这事要是被阿乐知道的话,咱们绝对没啥好果子吃。

    沉吟了一会,我就说,这样,从今晚开始,你们分头带人把东区原本属于丧狗的场子全部给拿下来,至于怎么做,相信就不需要我再教你们了吧?

    几人对视一眼后,强子还是有些没理解我意思的说,六哥,这些场子抢过来,是没什么问题,可那几个小子……

    我笑了笑反问道,强子,如果有一天我被人杀了……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强子要张口,我知道他想说什么,嘴上说着,我只是说如果,可心里却暖暖的,毕竟他是不愿意看到我自己咒自己。

    我继续说道,如果有一天我被人杀了,你们为了生存,投到了别人的名下,那么你们对曾经咱们一起奋战过的地盘,会有感情吗?比如说魅力。

    当然有了。

    几个人异口同声的说着,我点了点头说,那现在不是都已经很明显了吗?咱们去抢丧狗的地盘,不管人家现在投身到了谁的门下,起码有一点,他们绝对不会坐视不理,再加上这几个人现在已经投靠了阿乐,那么肯定会认为自己已经有了勇气跟靠山,绝对会第一时间就对咱们进行反扑,那到时候,咱们是不是就可以顺水推舟了?

    听完我的话后,几人这才恍然,我继续说道,咱们教人做了人,人还不敢拿咱们怎么样,就算最后闹到了阿乐那边,他也没话可说,毕竟东区大部分地盘之前是属于丧狗的,现在丧狗一死,那里就成了无主之物,既然是无主之物,则是有能力者居之,他阿乐敢去染指,为什么咱们不行?公平竞争当然会有受伤的,要是人阿乐到时候来找咱们麻烦,那不是摆明的让道上人背后戳他脊梁骨吗?

    几人沉思了好一会,这才琢磨明白了,不由的都对我竖起了个大拇指。

    其实咱自己也是有些心虚,这哪是我自己想的出来的办法啊,完全就是人邢锋想到的。

    在下午强子去安排医生的事情时,我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实在想不出什么办法,恰好邢锋就在这个时候给我打了个电话,主要还是问我打算什么时候摇旗,因为只有摇了旗,才能真正算是道上的一员,而赵金虎才会有可能联系我。

    我当时就把自己的担忧跟邢锋说了一下,当然,我那所谓自己的担忧,主要还是龙叔之前的提醒。

    邢锋听完也觉得确实有点道理,在夸赞了我一番后,他就给我出了个主意,那就是,让我最近以道上的手段出现在世人面前。

    虽然这有点和人民政府所提倡的和谐社会有些出入,但特殊情况只能特殊对待了,不过他要求我,打架之类的可以出现,可绝对不允许出现重伤和死亡,这个我倒是能保证的,现在出来混的,谁都是为了钱,没几个敢真的去和人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