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9章 烧烤庆贺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5:25本章字数:3344字

    表嫂也注意到了门口的动静,因为她是背对着门的,所以这个时候就侧过身看了一眼,一见那个小女孩,急忙就招呼说,妮妮,快进来,怎么还站在门口啊。

    妮妮?

    估计这个小女孩应该就是表嫂的女儿了,一双大眼睛非常灵动,很漂亮。

    妮妮看到了自己妈妈,这才低着头走了进来,不过虽然她低着头,但那双眼睛,却总是有意无意的冲我瞟过来。

    表嫂笑着跟我介绍说,这就是我女儿妮妮。说完,又跟妮妮说,这个是你小舅的朋友,你也叫舅舅吧。

    妮妮又看了看我,这才小声的叫了句舅舅,跟着就逃似得跑进房间里去了。

    表嫂跟我说妮妮从小就这样怕生,让我别见怪,我笑着摇了摇头。表嫂说,妮妮也挺可怜的,她爸爸常年在外地打工,前些年还出了事故,一双腿算是废了,好在人工地上的老板还算有良心,所以就花钱给他看病,现在就在邻省的医院里待着呢。

    我就这么一个人默默的听表嫂说着她们家的故事,说到动情的时候,表嫂还会抽泣几下。

    当时我就有种感觉,感觉人活在这个世上真的很累,不管是你有多少钱,也不管你的地位有多么的让人仰望,可当遇到生活上的琐事时,其实每一个人都差不多,因为每一个人都需要有生活,没有生活,那么就跟行尸走肉一样,完全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和表嫂挥手告别的时候,已经是接近半夜了,我想强子他们应该也准备行动了吧,拉了辆车,我就回到了魅力等待消息。

    大概在凌晨两点左右的时候,强子带人先回来了,紧跟着小悦悦也带着他的那帮兄弟回到了魅力,两人都表示,压根就没打起来,而且那些个老板们也很配合,都说明晚想要请我吃饭。

    我点了点头,并没有放下心来,因为胖子还没有回来。

    又过了一个钟头,我和强子还有小悦悦都有些坐不住了,心中觉得事情可能有些不太妙,于是就重新把兄弟们召集了起来,准备去接胖子。

    可当我们刚集合完毕的时候,这家伙就回来了,不过看他德性,之前肯定没咋好受过。

    等问完后才知道,胖子他们刚开始其实和强子还有小悦悦一样,事情办的很顺利,那些个老板们也很识相,但就在他准备带兄弟们班师回朝的时候,却遇到了埋伏,十几个手里拎着钢刀的青年就朝他们冲了过去。

    好在胖子这次带的兄弟够多,最后在有惊无险中落幕了,但也让不少兄弟都受了伤,其中一名兄弟肚子上还被捅了一刀,好在送的及时,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期。

    我皱了皱眉,看着胖子问,看清楚对方是什么人了吗?

    胖子摇了摇头说,都是生面孔,不像是之前东区的混子,不过下午欺负老阿婆跟过儿的那俩小子在,本来我也认不出来,是这俩小子自己承认的。

    自己承认的?

    之前我一直以为,他们只不过是想欺负欺负人而已,但现在听胖子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他们应该是有准备的,既然有准备,那绝对是冲着我来的。

    而且我觉得,今晚伏击胖子的这帮人,很有可能就是阿乐的人。

    阿乐明面上不敢跟我斗,那是因为有孟德阳给我撑腰,可私下,他绝对是咽不下这口气的。

    但不管怎么说,今晚还是打了一个打胜仗,不光是把东区原先丧狗手下的场子都收了过来,同时还招揽了不少小弟,这对于当时的我而言,算是一个大收获了。

    反正胖子这小子肉多皮厚,兄弟们都护着他,所以他也没伤到哪里,我想了想,就安排了两个兄弟代替我去医院陪陪受了伤的兄弟,然后就带着强子仨出去喝酒庆功。

    我们本来就不是什么有钱人,更不是什么暴发户,所以也就没选什么高档的酒店,而是向强子问了下,大东之前说的那个老乡开的烧烤店位置后,就走了过去。

    老板很热情,虽然第一次见我,但强子他们平日里没少来照顾过他的生意,所以我们一来,人就递烟倒酒,后来索性还直接送了我们一箱啤酒。

    撸串喝啤酒,越撸滋味越有。

    这是我们当地的一个俏皮话,也就是说,在撸串的时候,不管是天冷还是天热,一般都喝啤酒,虽说啤酒这东西涨肚子,但贵在散发的快,就我们四个,没多大一会,就干了两箱。

    期间让我们意外的是,大头跟大东这俩家伙竟然打电话过来了。

    在医院能这么随便?

    后来一问才知道,原来是这俩货趁看护临时出去买点东西,偷摸打的。

    算算也有小半个月没和这俩货唠嗑了,大家伙就一边撸着串一边馋他俩,把这俩家伙气的够呛。

    不过没聊多久,估计是看护回来了,俩人急匆匆的就把电话给挂了。

    有了这么一个小插曲,我们心情也好了许多,对于隐藏的敌人阿乐的担忧,也逐渐被酒精所隔离,剩下的,我们四个一人手里抓着个啤酒瓶就开始吹了起来。

    说实话,喝啤酒,还是吹瓶来的过瘾,感觉那微带碳酸气的液体从嗓子里流下去,那叫一个爽,特别是夏天,一瞬间人就精神了。

    我们也不知道喝了多久,最后是强子把我给送回魅力的,我模糊记得,当时这几个小子好像还在说,今晚我喝的太多了,怕我会酒精中毒……

    第二天,我脑瓜子有点疼,让人去卖了点蜂蜜水,我喝了之后才感觉好了一点。

    刚好过没多久,梦瑶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包括上次陪我一起去阿乐那边,这还是小妮子第一次主动给我打电话。

    我有些意外的问她怎么了?她在电话那头笑嘻嘻的说,怎么,现在六六当老大了,还必须得有事才能给你打电话啊?

    我苦笑了两声说不是,主要是你第一次给我打电话,我有点受宠若惊而已。

    估计是跟强子那小子待多了的缘故吧,现在说起话来,总喜欢贫上几句。

    梦瑶说我高中马上要毕业了,面临的就是选大学的问题,左想右想,我也只能找到你了,你来帮我看看,我选哪一所学校比较好啊。

    选大学?

    高中毕业,倒确实是需要经过选大学这么一个途径,虽然咱没上过高中,但这东西,还是知道的,只是我有些不太明白,梦瑶选个大学咋还找上我了呢?

    要知道,大学读的好不好,那可是直接关系到以后的,虽说梦瑶她可能比较有背景吧,但这个背景你再怎么深,和打基础完全是两码事啊。

    不过我知道,现在如果直接拒绝的话,这小妮子还指不定得跟我怎么闹呢,想了想我就问,那你现在这分数大概能考多少?

    梦瑶那头沉默了一会后说,这个说不好,已经考过了几门功课,不过还没下分,要我估计的话,大概也不会太差,明天跟后天都还有考试,算算下来,应该不会低于六百七十分。

    其他地区的分数是怎么算咱不知道,但在东市,这都能算得上状元级别的了,我听完这个分数后,大吃一惊说,瑶瑶,没想到,你竟然还是个学霸啊。

    这句感叹是我发自肺腑的,毕竟谁能想的到,一个富二代,再加上整天打扮的跟个不良少女似得学生,竟然能考出这么高的学分,虽然她这还只是估计,但我看八九不离十了,毕竟人也没必要拿这个在咱面前吹牛不是。

    梦瑶嘿嘿一笑说,怎么样,现在你知道姐的能耐了吧,姐还就告诉你了,咱这是天生的天才,学习跟玩,那叫两不误。

    听这话,我脑门上挂下来了一排的黑线。

    比我小了都快有十岁了,还在我面前自称姐,人都宁可别人叫自己妹妹,显得小,她倒好,还往大了说,真不知道她们这些95后的思想,是怎么考虑问题的。

    不过咱也没跟人计较,谁叫咱大肚不是,沉吟了一下,我就开口说道,你分数这么高,其实无外乎就是清华跟北大了,当然保险起见,你也可以选一下其他地区的重点大学,当然,这个只是我的个人建议,毕竟你又不是不知道,咱连个初中文凭都还是混到手的,对这个,可不懂。

    原以为梦瑶会开口埋怨我几句又或者是数落我几句,但没曾想,人还真听了我的,她直接就说,嗯,这个建议不错,那我就按照你说的去做了。

    我赶忙就跟她说,瑶瑶,我只是这么一说,你可别当真啊,万一到时候出了什么岔子,我可不负责。

    梦瑶哈哈笑了笑说,没事的,其实我想的跟你也差不多,所以你的建议,本小姐采纳啦。

    我对梦瑶这天马行空的思路实在是有点搞不透,既然她打电话过来的目的已经达成了,那么我琢磨着,她应该得挂电话了吧,岂料这小妮子,竟然直接给我来了句,下午你来我学校吧。

    愣了愣,我下意识的问道,怎么?你在学校被欺负了?

    其实对于任何一个社会上的混子而言,听人说叫你去学校的第一反应,应该跟我都差不多,毕竟咱是社会人,唠的就是社会磕,跑学校?不是揍人难不成还去深造?

    梦瑶先是一愣,接着大笑着说,你当我是男的啊,还被人欺负,没有啦,就是找你来玩的。

    我一听原来是这事,就直接给拒绝了。

    梦瑶不依不饶的一直跟我磨叽,咱是有原则的人,现在怎么说,在东市道上也算是一号人物了,这跑人学校倒没什么,但咱身上那股子流里流气的做派,到时候让人给赶出来,可不是闹着玩的。

    见实在是说不动我了,梦瑶就退而求其次的说,那这样,你不来也行,不过你陪我看场电影吧,最近有一部电影挺好看的,我一直想找个人陪我,但找不到适合的,所以只能找你喽,相信你总不见的,连看个电影也推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