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带着你娘的骨灰滚下去

    更新时间:2018-08-08 00:52:07本章字数:1016字

    剧烈的破碎声,将本来渐起的议论声彻底压制。

    所有人都盯着她。

    她却冷笑,毫不在意,“谁阻止你翻脸了?你翻啊!”

    翻到天边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她还能敢耍什么花样!

    徐天磊上前一步,似乎有所动作,却被沐云飞及时拦了下来,挡在身后。

    “沐染晴!你别蹬鼻子上脸,带着你娘的骨灰滚下去。”他是真的怒了。

    可沐染晴却丝毫不在意,回身抱起木盒,眼神轻嘲,冷冷一笑,“沈香,你记住,不管我爹如何迷恋你,在这沐家你永远都只能是二夫人。我爹忘了我娘的恩情,忘了他今天的宏图是托了谁当年付出一切的努力,但是老天爷不会忘,你们逍遥得意,遭到报应是早晚的事。”

    “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沐云飞的脸被她气成了猪肝色,“你给我滚出去!滚!”

    她冷哼一声,不甚在意。

    宾客间议论声渐起,说什么的都有,可不管说什么,落在沈香的耳朵里都格外刺耳。

    她难看的杵在那,双手握拳,指甲狠狠抠进肉里。

    努力筹备了这么久的婚礼,就这么被这个丫头给搞砸了。最可气的是,她又不能和这个丫头一样,全然不顾身份的对骂争辩。

    这口气,只能默默的咽下去,日后再算。

    看着她勉强忍耐,徐天磊的脸色愈加难看,盯着沐染晴的眸光,涌动着若有似无的杀意。

    沐染晴从他身边离开,不屑的眸光撇向他,一声冷嗤。

    马车轰隆,扬起一阵尘土,迅速消失在街头。

    丞相府,坐落于京城最繁华的中心街。

    庞大的府邸,优雅别致的景色,满园红喜字,堪比西山晚霞。

    新房里,新娘子沈香正在不住试泪,“她怎么能在这样的场合这样针对我,老爷,你还让我以后怎么见人啊?”

    沐云飞坐在旁边有些游神,“三年了,那股怨气她还是没有放下。”

    “可那件事不是我一个人的错,她凭什么将所有的屎盆子都扣到我的头上?”沈香越说越生气,哭的更加厉害,“最主要的是,说我就算了,她还那么针对天磊……”

    “行了。”沐云飞本来就够烦的了,被她一直哭哭哭搞得更加心烦,“好好的大喜日子,就不能别闹了?沐染晴只是一个孩子,你跟个孩子在这里计较什么?”

    “计较?你居然说是我计较?三年前发生了什么事你不是不知道,她差点杀了我!”

    “哎……”提到三年前的事情,沐云飞叹息一声,语气也跟着软了下来,“那件事确实是她不对,但咱们不都说好不再提了吗?她是个敏感的孩子,很多不懂事的地方还需要你这个娘亲来教导。”

    “算了,我自认为没能力教这样忤逆犯上毫无教养的孩子。今天在婚礼上她对我和天磊的态度你也看到了,女儿是你自己的,你看着处理,只要别碰到我的底线,我就全当自己是瞎子。”

    “你呀,”

    新房外,一抹俏丽的身影黯然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