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赌约

    更新时间:2018-08-08 00:52:08本章字数:1075字

    徐天磊就站在门外,也不说话,像看跳梁小丑一样看着她在里面表演。

    沐染晴爆了句粗口,当机立断,脱下外套,撕下一条布绕上房梁,将柴火堆到白绫下,直接上吊。

    她就不信他敢让她今晚死在这丞相府里!

    绸缎勒紧脖子的一瞬间,沐染晴肠子都悔青了。她想下去,身子却悬在半空使不上力道,无奈只能双腿乱蹬,越蹬勒的反而越紧。

    门被踹开,有东西飞过来划断了白绫,沐染晴掉到柴火上,又从柴火秃噜到地上,嫩白的皮肤划出一道道鲜红的伤口。

    脖子突然被人掐住,徐天磊眸色阴冷,“你居然拿命威胁我!?”

    沐染晴本就上不来气,他这一掐,和二次上吊几本没啥区别了。

    使劲扒拉徐天磊的手示意他松开,可他好像就是要这么掐死她,反而越来越用力,她干张着嘴,没法呼吸,一双水眸不服输睁的老大,喷火似的瞪他。

    这样的眼神,居然差点戳穿徐天磊的心底,就好像很久很久以前,那个不断努力去憎恨别人的自己。

    他笑了,笑的耀眼夺目,却没有一丝温度。

    一个长相乖巧可爱的丫鬟破门冲进来,噗通跪到徐天磊身边,带着哭腔祈求,“徐公子,二小姐可是老爷的掌上明珠,你不能这么对她!”

    她是巧儿,沐染晴姐姐的贴身丫鬟,三年前姐姐被逼入宫为妃,和沐家断绝一切关系,巧儿就成了她的贴身丫鬟,没想到后来她也被发配到终南山。

    没想到这个丫头居然还活着,还在沐家。

    许是巧儿的话提醒了徐天磊,他的手慢慢收回。现在在这个家,他还不能肆意妄为。

    沐染晴坐起来,大口大口咳嗽。

    他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沐染晴,我们打一个赌如何?”

    “赌你是被车撞死还是被人毒死吗?”

    他摇头失笑。“你敢还是不敢?”

    “我倒想听听,你要赌什么?”

    无形的眸光将她锁在其中,好像看着一件美味的猎物,他说:“赌,谁先爱上谁。”

    沐染晴蹙眉,不知道他搞什么幺蛾子。

    “怎么?害怕了?”

    “害怕?”她嗤笑道:“你会输的一败涂地。”巧儿扶着沐染晴离开,徐天磊脸上泛起得逞的笑。

    他有更大的野心需要一块垫脚石升华,如果可以,沐云飞的财力,势力,影响力都是最好的选择。

    更何况,三年前的那件事,还没有真正的完结,眼前这个女人,他绝对不会轻易放过。

    自从成亲那天结束后,沐云飞没有和沐染晴说过一句话。

    他不说,她也懒得搭理她,什么请安敬茶这种事,从来都是徐天磊这个当儿子的自己做,他那个女儿有跟没有根本没区别。

    本来一直相安无事,可这天的早膳上,沐云飞突然对沐染晴态度十分和睦的说,“沐染晴,傍晚家里会来客人,爹爹希望你能出席。”

    “我没空。”

    她想也不想直接拒绝,黄鼠狼给鸡拜年,肯定没安什么好心。

    沐云飞面色一冷,“我不过通知你一声,你愿意不愿意都非出席不可。”

    她冷嗤一声,没有继续回嘴,不过见与不见还是要看她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