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血债血偿

    更新时间:2018-08-08 00:52:08本章字数:1005字

    沈香朝沐染晴奔来,十指似铁钳,禁锢住她肩膀。“你在吓唬他之前有没有用你的脑子想一想,万一柳相如出事会给你爹和丞相府带来多大的灾难?你诚心想毁了这个家是不是!”

    一把将沐染晴推出去。“滚!你给我滚出去!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你踏进这个家半步!”

    沐染晴被推的踉跄,盯着沐云飞。“爹,你真的要让这个女人赶我走吗?”

    沐云飞一个头两个大。“今天的饭局本就是按照家宴来办的,我是撮合你们,不是强迫你们。你若不满意柳公子大可以提出来,为什么非要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

    “来人,赶紧把这个丧门星给我清走!”沈香冲着门外大叫。

    一口怒气蕴藏在胸口,任凭沐染晴怎么深呼吸都挥散不去,看着沈香得意的样子,她又想起五年前,他们娘三被沈香像赶狗一样赶到大街上的情景。

    雨好大,娘亲一直跪在府门口,祈求爹爹收留她和姐姐。可一整夜,丞相府的大门连个缝隙都没开过。

    破庙里,娘亲高烧不退,一遍一遍喊着爹爹的名字,她和姐姐跪在一旁,除了哭还是哭

    那种无助感,任凭沐染晴何时回忆起,都是穿心刺骨的痛。时隔五年,她居然又被这个女人赶一次。

    她的愤怒,渐渐燃烧了理智。

    沐染晴不想再这么纠缠下去了,既然她和沈香之间是量不出的血债,那自然要血偿才会平等。

    一个高抬腿,抽出短靴里的防身匕首,奔着沈香的心脏就刺了过去。怎知,沐云飞一个健步冲到沈香面前,尖锐的匕首应声刺穿了他的肚皮。

    鲜血遍地。

    “老爷!!!”沈香喊的声嘶力竭。

    沐染晴怔怔望着沐云飞,脚步不禁后退了好几步,“你,你疯了吗?”

    沐云飞捂住肚子,虚弱道:“我知道,你恨我,你不想认我,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回来?诚心来搅合我的是不是?”

    她摇头,要上前。

    “站住!”沐云飞呵住她,痛的低下头,“你娘的事已经过去了,不管我如何对不起她,那也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情,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从今天开始,你如果放得下仇恨,这个家欢迎你。放不下,就请你离开,走的越远越好,永远别再说你是我沐云飞的女儿,我丢不起这个人。”

    眼泪就要溢出眼眶,沐染晴强忍着,“我去给你叫大夫。”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沐云飞弯下身子,单手撑地,伤口的剧痛席卷了他。沈香跟着跪到他面前,一声声唤着老爷,哭的很惨。

    沐染晴并没有回答,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转身跑了出去。

    经过抢救,沐云飞保住了命,却一直没有醒过来。沈香在他床头哭过去醒过来,一直陪在他身边。

    徐天磊跟着柳相如去处理将军府那边的事,直到这会也没有消息。

    唯独沐染晴,呆呆站在新房门口,始终不敢进里面去看那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