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桃夭馥郁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5:10本章字数:2080字

    和瑞二十一年,深秋,刺骨寒意初露。

    大魏国国君魏煜(yù)煊(xuān)在勤政一年后恢复其荒淫面目,携带后宫妃嫔及满苑娈童移至桃林行宫,每日寻欢作乐。

    阮太后镇守帝都代其子掌权,其侄子大司徒阮凌锡上书减轻赋税,更为民请命,解民生修建行宫疾苦;获得朝纲、民间拥戴。

    阮家取代魏家掌管天下的呼声越来越高,从帝都传至边疆,传到大司马大将军墨肃耳中。他一身铁衣登上戍边城楼遥望帝都,眸中不过是红日照耀下的万里荒漠。

    帝都皇城长寿宫中,阮太后端坐在凤榻上。她的朝天发髻紧紧箍着银丝,虽是金银丝线绣制的太后朝袍,却更显得她一张苍老面容黯淡无光。

    她本就姿色平平,如今暮垂年岁又遭了父兄被贬、府院被抄的变故,愤怒与仇恨让她一夜间青白各分春秋的发丝成了银丝遍布。

    眼下占据河昌一地的兆泰王魏临佑与其子魏煜珩héng对帝都洛华虎视眈眈,只待帝都政变,他们便会挥师北上。故阮太后只能暂缓阮替魏的政变时日,待寻了时机夺过大将军墨肃手中的兵权,方能镇压住兆泰王的数十万兵马,立阮凌锡为帝,平阮家的屈辱冤屈。

    阮凌锡一身朝冠华服立于阮太后身侧,朱唇贝齿启开,“太后若是得愿所偿,那侄儿要立魏煜煊为后。”

    阮太后苍老的面容闪过一丝不满,“她杀了你妹妹灵鸢,更是害我阮家家途中落之人,你怎敢再对她心存念想!”

    阮凌锡灵动剔透的白皙面容笑着,与身上黑灰肌理赤红绣就的大司徒朝袍格格不入。他皱了一下眉毛,脸上绝世的笑意仍未减,“是你同祖父一起把她推向这个位子,又是你同爹一起想夺她性命。她不过是把你们所做的都还于你们而已,太后又何苦这样分不清功成垂败。”

    太后看着面容绝色的阮凌锡,眸子像是要沁出血来,她拍案怒道:“你还当自己是她魏煜煊的娈(luán)童吗?”她发髻上的凤凰金步摇摇曳,与红眸映衬,家变、情夫惨死已令她想要把魏煜煊抽筋削骨。

    阮凌锡未再答话,行礼后转身离去。出了长寿宫他绝色面容苦笑着,若是可以,他宁愿当她一生的娈童。

    和瑞二十二年,春日,清风拂柳。

    桃林行宫临江楼阁下,春风拂过碧江。临江阁依江而建,二层阁楼,仿制墨肃昔日的赤箭阁。江畔种着密匝错乱的桃花树,春日里从阁楼上向桃花林看去,满眸粉嫩白透的花海。

    魏煜煊用砚台压住案上宣纸,倚在窗棂上看那深碧色宛如翡翠的江面是如何卷起一层层旖旎。忽而一阵风儿不知如何把江畔粉嫩盛开的桃花吹来了一瓣,落在她方才所书的墨肃二字上。

    她拿起那瓣染了墨汁的桃花,芳馨馥郁,令她思绪铺展。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自古男娶女嫁天经地义,你我又怎么会是那天地不容的一对!”

    墨肃曾用他墨水干涸的脑袋想出了这两句诗经说于她听。

    只不过那时,她是需他保护的柔弱女子元儿。

    如今,她是大魏国国君魏煜煊 。

    魏煜煊身上宽大的龙袍遮盖了隆起的小腹,项上羽冠挽着青丝。铜镜中,一身英气的她,却是待产之人。

    瑞兽鎏金香炉中静静的焚着花瓣,不时因花汁化尽,传来一声嘶嘶消弭之音。

    宫婢掀动帷幔,绯色帷幔垂在墨昭筠(yún)的烟罗绣粉蝶褶纹裙上。她云鬓天峦髻上插着孔雀金步摇,雀口衔珠吐蕊,明黄流苏贴于她额前发髻线处。

    墨昭筠身上衣裙贴在隆起的小腹上,她对着魏煜煊行了一礼,“臣妾见过皇上!”

    魏煜煊依旧立在窗前,她面上柔情褪去,伸手虚扶了墨昭筠一下。“皇后免礼!”继而看向殿内为数不多的宫人,“全部退下!”

    宫婢、太监皆在墨昭筠身后退下,她回首见帷幔不再晃动,从烟罗袖袍中掏出一封家书。

    她对着魏煜煊绽开唇瓣怯懦的说道:“我嫂嫂已为哥哥添下一子,是冬日里生的,所以哥哥给他取名元岽。”

    魏煜煊从墨昭筠手上接过那封家书,上面的字迹是她最熟悉不过的。而那上面的字却是刺痛她的荆棘,越是痛,她抓的越是紧。直到那股痛楚深深的陷入她发白的骨节中,她眸光溢水呆看着手中的信笺。

    薛漪澜是她亲书圣旨、亲盖玉玺,赐予他的妻子,如今为他绵延子祠自是应当的。可她犹记得他在她耳畔允诺下的话语,“元儿,此生我墨肃非你不娶!”

    江畔传来幽幽古琴声,魏煜煊与墨昭筠被琴声牵绕,看向了临江阁下的江畔。

    阮凌锡一身纯白长袍,盘腿坐在桃花树下,面前置一紫檀木琴案。他身旁立着一个高腿案几,上面置了一个精巧的玉瓷瓶,瓶颈处散出屡屡白雾。

    魏煜煊轻叹着,阮凌锡亦如初相见那般,仍是一个令世间所有女子都失色的美男子。

    那些白雾卷着桃花从他挽着的青丝上跌落,而后跳跃在他满是惬意的眉间,唇角,最后静静的躺在他的白袍上。阮凌锡十指翻转,蠕动,琴音从他白净的指尖逸出。

    墨昭筠立在魏煜煊身旁,透过窗棂看向桃花林下那个弹琴的白袍男子。她眉眼皆是钦羡,“他本无心朝堂之事,受控于阮太后股掌之间,也不过是为了纳你为后,还你女儿身份。”

    闻言,魏煜煊眸子寒光闪过,她看向身侧翘首眺望阁下的墨昭筠,“皇后今日怕是午憩未醒,退下回自己的寝殿好生歇息罢!”

    二十二年的帝王生涯,让魏煜煊身上聚拢着摄人威严。墨昭筠被惊吓住,花容有些变色,她诺诺的行礼。“臣妾告退!”

    阮凌锡抬首望向阁楼窗棂处龙袍羽冠的魏煜煊,一张柔弱的面容敛着不属于她的英气。正是这样才让他心生怜惜,那般多的愁绪褶皱不该出现在她清丽纯真的眉眼间。

    注释:大司马为将军尊称,大司徒是丞相的别称,大司空是御史大夫的一种称谓,娈童为男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