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金戈铁马凰易凤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5:10本章字数:2488字

    塞北大齐国占据一方、日益强大,多次侵犯与大魏国边界。塞内胡尔、鲁矻等小国亦趁机生乱。大魏国国君魏天佑为振士气,御驾亲征压制塞北之乱。他在大将军墨凡的谏言下,设六川军镇外御大齐,内防胡尔、鲁矻等小国。

    三月,一个春寒料峭的时节,骤雨初歇,冰凉了沙场战士的铁衣。军帐外,铠甲铁衣摩擦作响,号角声、击鼓声混杂一处。

    半年来连日亲临沙场作战,又监督六川军镇布军等事宜。魏天佑已染病三月之久,自知寿命不长,宣墨凡进到天子军帐中。他靠在病榻上,神色憔悴的叮嘱墨凡。“朕怕是命不久矣!攘外必先安内,你速返回帝都。阮后与李昭仪皆身怀龙种,你一定要辅助太子稳定帝都,以备兆泰王挥师北上欺凌幼主!帝都安定方能稳住胡尔等小国之乱,我军可一心抵挡大齐的进攻!”

    墨凡跪在魏天佑身侧,他神色痛楚的问道:“若是两位娘娘都生了公主,臣下该当如何?”

    魏天佑病容满是担忧,大魏国自建国以来便没有立少主的先例,更何况要用一位公主稳住朝纲。他把早已书好的信笺交与墨肃,“把这个呈给皇后,她看过后当知如何做!”他心中亦知,凭阮后一家权势,纵使两位公主,她也能偷天换日、凰易为凤。

    待阮家助未来的新皇稳定朝纲后,他只盼忠将墨凡可扶持幼主,令魏家江山不易作他人之姓。

    怀揣信笺,墨凡快马加鞭,火速赶往帝都。三日后,月央宫中的阮后得知前线主将墨凡归来,心中不觉一震,何等大事让皇上临阵换下将领返帝都。

    墨凡把信笺连同玉玺一起呈递给阮后,她泪如决堤、倾斜而落,淋湿了面上的脂粉。此次魏天佑御驾亲征便是为了稳定军心,捷报连连传至帝都,无人知晓魏天佑已病了三月之久。有了魏天佑的旨意,阮后扶上自己高耸的肚子,速速令人唤来了父亲商议此事该如何。

    四月,正是春意明媚的时候。

    碧云宫中的两棵桃花树开的正浓,粉嫩妍丽,似李昭仪面容上的两朵娇羞。烟霞锦凤缎织宫装下,她肚子高高耸起。

    这是大魏国当朝国君的第一个孩子,皇上与她都盼着是个皇子。月央宫中阮后也同样身怀六甲,比她晚了一月报出喜脉。

    想到此处,李昭仪蛾眉微蹙一下。她出身微贱,凭容貌姣姣才得了皇上的宠幸。若是再生下公主,那日后凄冷宫中,该如何度日。

    阮后虽姿色平平,却是大司徒阮愚隐之女。宰相家门出身,又是皇后之尊,李昭仪自是处处受尽了她欺凌。如今皇上征战在外,她更要事事忍让,以求母子平安。

    李昭仪小憩暖榻的窗棂伸进一株桃花,她拿起手上镶了镂空金玉的掌中妆镜。涵烟芙蓉髻上插着累丝镶宝石金凤簪,蛾眉间前贴着梅花钿的容貌虽不算倾国倾城,却也是闭月羞花。

    皇上常赞她,面似桃花,容羞姣月。

    她灵动的双眸忽闪着,为皇上御驾亲征前留下的话语溢出了喜光。

    “爱妃,等太子出生后,朕定要再赐予你位公主,袭你闭月羞花之容貌!”

    忽地,李昭仪腹中一阵剧痛,玉手中的妆镜落地。她眉眼痛楚的看向扶着自己的宫女,“快去找稳婆,本宫要生了!”

    碧云宫一片忙碌,宫女在正殿中进进出出。一盆冒着热气的清水端进去,便是一盆清冷的血水端出来。

    正毒的日头一照,盆中血红格外瘆人。

    李昭仪要生产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皇宫,半个时辰不到,阮后来探望李昭仪,却在碧云宫宫门口腹痛。月央宫的宫人们立即收拾了碧云宫的偏殿,给阮后产子所用。

    虽同在一个宫苑中,但是正、偏殿宫人互不言语,仍是各自照看各自家娘娘。

    宫中两位娘娘同时产子,令悬挂在皇宫上空的那轮春日更加娇艳。

    日头西移,碧云宫正殿的宫女们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阮后惊得丢了手中的木盆,竟忘了叩拜行礼。

    阮后一身翡翠撒花如意长裙,飞天发髻上带着一株凤含明珠步摇,平姿的容貌上尽是肃穆高贵。

    她身后跟着大司徒阮愚隐和一群带刀侍卫,侍卫们一身青衣配着手中寒冷的刀光,把春日的娇媚冻了住。

    伺候在碧云宫的所有下人皆被抓走,阮后端坐在正殿中,大司徒候立在宫门之外。

    寝殿中,李昭仪痛楚的喊叫声断断续续的传出。直到日暮西垂,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划破了笼罩在碧云宫之上的红霞。

    阮后拂起宽大的翡翠袖袍,行至一片狼藉的寝殿,血腥之味糜烂。稳婆抱着一个婴儿立于床榻前,她面露难色的对阮后禀告道:“启禀皇后,李昭仪诞下的是个公主!”

    阮后身旁的贴身宫女茗萼一巴掌掴在稳婆的面上,柳眉一挑,“好大的胆子,这是皇后所生的太子!你竟然说什么李昭仪生的公主,不要命了么?”

    稳婆立即跪了下来,茗萼早已安排了她不论李昭仪诞下的是公主或是太子,都要大声禀告众人是阮后所生的太子。但是一昏头,她却混乱言语了,竟此生再也无法言语。

    茗萼上前把稳婆手中的孩子抱过来,交与阮后手中。

    李昭仪不敢相信的看着阮后整洁的翡翠撒花如意长裙下平坦的肚子,原来她腹中竟无胎儿。

    阮后抱着孩子,坐在李昭仪身旁,看着她汗水浸湿了云鬘。黏黏的贴在面容上,云鬘妖娆,阮后不得不叹,她的确是美人一个。

    随即阮后神色肃然起来,“皇上半月前已经在御驾亲征时染病驾崩,为稳固朝纲才瞒住了未发国丧。如今兆泰王与大齐已得知,六川军镇初具规模,大齐兵力尚能阻挡,却无法阻挡兆泰王的数十万兵马北上,墨凡已从塞北之境带兵赶回帝都镇压兆泰王兵马。眼下倘若无了太子,兆泰王便会以皇上兄长之名继位!孰轻孰重,你可要想仔细了!”

    李昭仪汗珠浸湿的双眸愕然着,她听不懂阮后所讲的朝堂国事,只知今后她们母女的性命竟要任由阮后掌控。李昭仪看向眼前这个姿色不佳的女子,心中终于明了,何故皇上虽不喜她,却仍盛宠她。以色侍君,命途若她;以蕙侍君,命途若阮后。

    大司空宇文相拓奉命与阮愚隐代理国事,却在自己府院闻得宫里传来的李昭仪产下无面怪婴之讯。待他赶至皇城宫门,碧云宫已是大火熊熊。

    兆泰王荒淫无度,已是人尽皆知之事,朝堂官员无人愿他继承皇位,掌天下大权。于是,在阮愚隐与宇文相拓的带领下,百官皆愿违背祖制拥幼主登基。

    国丧期间,出生三天的太子魏煜煊由其外祖阮愚隐抱在怀中登基,年号和瑞。待兆泰王兵马到达帝都时,阮太后已垂帘问政,他欲以大魏国自古不立幼主为由杀魏煜煊与阮太后。

    墨凡率军赶回帝都洛华,与驻扎城外的兆泰王兵马相僵持。魏临佑眼见自己已经失了先机,此番僵持下去,只会让墨凡与阮愚隐、宇文相拓寻了缘由攻打他的封地河昌。他亲自砍下战旗,对魏煜煊俯首称臣。

    兆泰王兵马撤回河昌,帝都朝堂却国事分半,墨凡以先帝阵前托孤之尊与阮愚隐一同代理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