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凰凤不辨女为棋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5:11本章字数:2153字

    李奶娘闻言,唇瓣上有泪珠滑过,她跪在榻基上看着悲恸、落寞的煜煊,嫣红唇瓣蠕动许久,最终未发出一语。

    煜煊瞧了一眼宫中这些为她残了身子的宫人,心中的愧疚加重了许多。若不是她,李奶娘不会是如今的模样,春风秋雨也不会成了哑巴美人。她拽下自己项上的十二旒白玉冕冠与那盘藕荷糕扔在一处,年少的面容有些愤懑道:“这王冠兆泰王想要,那便由他拿去!阮重想要,朕也送与他!何苦要因朕的身份连罪这么多无辜的人!”

    她一语刚完,阮太后生冷的声音便在帷幔处响起,“皇上可真大方,连江山都拱手相让!”

    闻得阮太后的声音,煜煊立即惊的从暖榻上起身,因脚下倒了许多碎物,她往前踉跄了几步方站稳怯懦的恭手行礼,“儿臣见过母后!”此刻的煜煊束着男子发束,年少的面容透着粉嫩英气,心中惶恐也浮于面颊上。

    李奶娘跪爬着把煜煊扔下的十二旒白玉冕冠捡起来,重新给煜煊戴在有些凌乱的男子状发束上,抬首间她看到煜煊咽喉处的皮囊有些卷翘。煜煊任由李奶娘为她戴上王冠,垂首眸生怯意的偷偷瞧着阮太后。

    阮太后看了一眼满屋子的狼藉,朝天发髻下的眉眼冷色又重了许多。她扶就着茗萼的手在暖榻上坐下,盯看着立在狼藉中瘦弱的煜煊,“皇上可曾听闻过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皇上如此加罪于阮大司徒,加罪于阮家,是对哀家垂帘听政不满么!即是如此,那哀家便交了手中这权利出去!”她说着看了一眼立于帷幔外的贴身太监赵信河,“宣阮大司徒进宫!”而后不待煜煊辩解便扶就着茗萼的手起身,欲回长寿宫。

    阮太后话意明显,定是为煜煊大婚之事才宣阮大司徒进宫的。煜煊眼看阮太后的华服迤逦拖曳在地上出了寝殿,她不得不追上去,拉住阮太后。“儿臣知错了!请母后原谅儿臣的口不择言!”

    煜煊本就纤瘦、娇小,此刻面上又皆是惶恐之色。阮太后生冷的眉眼舒展了一些,她微微叹了一口气,重新坐回暖榻上,呵退了一干宫人。

    春风秋雨四个宫女便退回了龙榻之后,她们日常歇息的地方。在龙榻后,锦纱遮掩下有一方小小的木屏隔间可容纳四人居住,那隔间是当初阮太后命人为她们着意添下的。为的是怕她们出了勤政殿,被旁人利用谋害煜煊。

    阮太后拉着煜煊坐于自己身侧,手覆上她满是惊恐的面容,她语重心长、循循善诱道:“皇上如今已是十五岁了,你父皇像你这般年纪时虽是郡王,已娶我为王妃。若迟迟拖延婚事,墨大司马早晚会起疑的!皇上是哀家的亲骨肉,哀家如何会害你!只待国本稳定后,哀家会寻得好时机,还皇上女儿身份!”

    煜煊面上的恐惧散去,她虽不情愿,可今日墨凡大有逼她之意。她想起了昨夜被墨凡一剑毙命的梦境,额上立即冒出了许多细汗。她不情愿的点点头,“可是,母后,阮大司徒把灵鸢表妹送于宫中为后,岂不是委屈了她!”为着她的身份已害了许多人,她不想再害了豆蔻年华的表妹灵鸢。

    阮重心知煜煊身份,仍执意要煜煊立他女儿阮灵鸢为后,此等狼子野心,煜煊虽心知却也无可奈何。只有听任阮太后与阮大司徒的话,她才能摆脱这怪物皇帝的身份。如阮太后所言,她是自己的生母,如何会弃自己安危于不顾。

    阮太后见煜煊同意大婚,心中欢喜跃于蛾眉间,她不在意的答道:“女儿家生来就是做棋子的!”说完,她眸中掠过煜煊面上的一丝异样,便立即改了口,“有皇后的尊宠,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日头西移,春日的娇媚浓了许多。阮太后心愿足以的离了勤政殿,李奶娘待她前脚离开,便令人把如今的太医院首萧渃唤来了勤政殿。

    萧子敬从煜煊出生时便得知她女儿身份,不过此等要杀头的事,他亦是整日心怀忐忑的不敢说于口。心如铅云日日压坠,眉间紧锁十载,梦中亦是不敢熟睡,生怕呓语泄了天机。终是他医的了别人,却是医不了自己的心病。五年前便早早的去了,而萧渃年方十五便以高超医术任了太医院院首,一直为帮煜煊隐藏女儿身份细心研习易容之术。

    于萧渃而言,阮太后令他做太医院首,不过是软禁了他母亲在宫中,每年得以一见作为要挟令他对煜煊的身份守口如瓶之外,更要帮她隐藏身份。

    拎着医药匣子出了太医院,萧渃眉眼间皆是愁色。煜煊一向敬重墨凡和阮重,今日如此失态发怒于墨凡,早已在宫中传开了。

    曲殿幽庭,蜿蜒悠长。途径长寿宫,萧渃想到了自己不知在何处软禁着的母亲,他自嘲笑着,其实阮太后不必如此,他此生一定会用性命护煜煊周全。那一道道宫门,把他心中的情丝剥离,又复尔紧紧缠绕,待到勤政殿时已是紧紧的箍在他心间无法溢于言表。

    勤政殿的狼藉在萧渃到之前已经收拾整齐,煜煊心绪也认命的宁和下来。整个人慵懒的靠在暖榻的软木枕上,宽大的明黄便服松垮的贴服在她瘦弱的身子上。

    萧渃为煜煊轻轻撕下咽喉处的胶皮假喉结,因长期粘贴,煜煊凝滑的肌肤已经落下了褪不去的疤痕。萧渃眸带心疼的看着煜煊的伤疤,为她轻轻洒上珍珠粉。许是心神不宁,珍珠粉洒了许多在他白袍外的轻纱上。

    煜煊盯看着那些晶亮的粉末,被窗棂外春日的光一照,柔和得生出暖意来。她拿起萧渃扔置在短案几上的废弃喉结皮囊,佯装无事道:“萧院首的医术越来越精进了!这假皮囊做的,连朕这个整日带着的人也辨不出真假了!”

    萧渃闻言,手晃动了一下,珍珠粉又洒了许多出来。他温润似玉的面容带了一些痛楚,“微臣宁愿不学这门手艺!”

    春光照耀下,萧渃温润俊秀的面容生出些许抑制不住的情意。煜煊面色一愣,随即冷了下来,“若是好了,萧院首早些离去回府罢了!”

    萧渃闻言立即躬身应了一声,“遵旨!”而后从随身带的匣子中取出了新的皮囊交与一侧候立的春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