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月郎星稀暗流涌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5:11本章字数:2180字

    长寿宫中的荷花玉兰尚未盛开,只有绿莹莹的叶子在春日里透着生气。阮太后心中畅快,心中觉得无花无果的初春也是极美的。阮太后所憩的凤榻临近窗棂,水精帘层叠滤光,案几上显出道道云霞。

    虽明黄凤袍衬出了阮太后的雍容华贵,可年岁尚有五年方满四十的她唇角、眉眼处的皱纹亦是突显。稀薄的春光不透亮,她发髻上的金玉珠钗泛着宝光把面容映衬出了光泽。

    心中畅快散去,她面上的褶皱紧蹙了些。煜煊虽不明实情尊她为生母,终不是她十月怀胎生下的,与她无血脉相连。这许多年来,她顾念着与先帝魏天佑的情分才压着阮重的野心想要保魏家江山永存。可年岁久长,繁华逝去,她与先帝那搁浅的情分也在逐年倾塌。

    阮太后令茗萼取出了当年先帝让墨凡带回帝都洛华的信笺,她把信笺小心翼翼的铺展在案几上,纸张泛黄,上面的墨迹也变了颜色。

    “蘅芜,你豆蔻年华便伴朕左右。端庄贤淑,明礼知义,洞悉朝堂之风向令朕自愧不如,朕不曾一次叹过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如今却是不知天命存留几时。你与李昭仪不论谁人诞下太子,朕特许你垂帘听政之权,若天不佑朕,朕赦你凰易凤之罪!王兄子孙若有聪瑞之辈,定要保大魏国万世昌安!”

    烛台下,阮太后微蹋的身影影挡去春日寒光,影怯灯孤,她失神的念着“蘅芜”。她闺名本不是蘅芜,只因从小自知姿色平平、无法以色动人,便倾心研读诗书礼仪,谨记圣人之言以规矩自身言行,成了闻名帝都的才女。其父阮愚隐见她女子身却心明朝政国事,在她嫁于兆洛王魏天佑那一日为她更名为蘅芜,魏天佑也只在成亲初唤过她“蘅芜”。自从她做了王妃,又成了皇后,如今又尊为太后,这蘅芜二字便再未有人唤过她。

    手握皇权十五年,阮太后每每在心中权欲抑制不住时便会取这封信来看。至高皇权谁人不想要,唯有那女儿身难明言的煜煊想摆脱这怪物皇帝的身份。

    先帝情意,至高皇权,阮太后难以权衡。只得在任由阮重为阮家揽权的同时,又牵制着他篡位的脚步。

    阮重听闻阮太后传回府上的消息,顾不得落日昏沉,即刻进了宫中。他灰缎袖袍在宫道上来回甩着,拂过一干向他跪拜行礼的宫人项首,面上的喜色在红霞的映衬下更加红通。

    长长的宫道,沿途宫人皆向他跪拜,高呼“奴才(婢)见过阮大司徒!”阮重每踏一块宫砖,面上的喜色便淡了一层。他已在阮太后的牵制下隐忍了多年,忍受与墨凡平起平坐,忍受尊那个女童为皇帝。

    想他阮家自太祖时便为大司徒之府,世代为国效力,如今却要眼看这大好江山落入兆泰王手中,阮重心有不甘。

    到了长寿宫中,宫人们已掌起了宫灯,油纸糊的大灯笼散出昏沉之气,照在阮重心事重重的神情上透出肃穆。

    早有太监在他进宫门前便高声禀告了,守在寝殿门外的宫女为他掀起还未撤去的阻冬寒幕帘,寝殿内的宫人见他前来皆跪下行礼。他拂起袖袍呵退一干宫人,便自发坐于阮太后凤榻一侧,眸光若苍鹰般看了一眼阮太后直言道:“小皇帝这一关是过了!如今这绊脚石便是立灵鸢为后的圣旨要如何颁下朝堂,令墨凡不加阻拦!”

    阮重自持阮太后兄长,又深知煜煊这皇位坐不长久,故近年来益发的不讲君臣之礼。阮太后眉眼不悦的看了他一眼,“不得哀家召见,阮大司徒怎敢擅闯哀家寝宫!”

    阮重面色有些尴尬,他亦面带不悦的起身,恭手向阮太后行礼道:“微臣阮重见过太后!”而后又自发坐回原处。

    阮太后本无意与阮重争执,她收起案几上的信笺,眉眼间的情意散去。她盯看着凤凰烛台上凤凰口处夜风吹动的烛焰,眸中漆黑映出烛焰色。“阮大司徒若是舍得你那美姬妾生的庶子阮凌锡入宫为娈童,那墨凡纵使有立自己女儿为后的心思怕是也惊得荡然无存!”

    阮重诧然,也仅是片刻,眸中苍鹰般的光便重新聚集一处。

    月清星稀,街道冷寂,将军府厅堂却人声鼎沸,朝中墨党一族及赋闲京中的武将多至十几人皆聚在墨凡府上。

    墨凡军中有要务,不在府上,这些聚在厅堂的官员群龙无首,你一言我一语的便闲谈起今日朝堂上煜煊怒叱墨凡一事。

    “你说皇上今儿是怎么了?登基十五年,皇上可从未对大司马如此大声讲过话!”

    “我也弄不明白今日朝堂上的事,皇上现如今虽年少,却处处透着聪瑞英气,又听得进去忠言。怎么就甘愿受制于阮太后手中!”

    “阮大司徒如今的野心是益发外露了,这立后的事,怕又要在朝堂引起一场腥风血雨之争!”

    “哎,反正咱们都是大司马这边的人,这母仪天下的后位当然得是墨大小姐坐得!”

    “······”

    官员正说着,墨凡身手矫健的大步跨了进来,他面容沧桑中透着驰骋沙场的英气。不言一语,只拂袖坐落这极其简单的动作,已令坐于他下位的一干官员心生敬意。

    待下人为他奉上茶盅后,他方徐徐道:“我墨家的女儿是不会为后的!若说这后位,大司空宇文相拓之女宇文婠才貌双全·······”

    墨凡停下饮了一口茶,没有继续说下去,但下座的官员亦是明了。

    煜煊继位后,宇文相拓身居大司空之位,地位权势仅在墨凡与阮重之下。但他只求明哲保身,向来在墨党与阮党之间游刃有余。若墨凡无做国丈之心,放眼帝都,既能与阮家嫡女阮灵鸢相争后位又不会对墨党构成威胁的,也只有宇文相拓之女了。

    勤政殿中,煜煊久久不能安寝,她只穿着明黄寝衣立于窗棂处,仰首透过镂空扇窗看着挂在树梢的冷月。若不是殿庭中挂着宫灯,这浅淡月光是照不亮黢黢黑夜的。

    煜煊清秀的面容紧蹙着,把愁绪与担忧紧紧箍在眉眼间。这一夜过得极其漫长,她心中亦知晓,虽是月朗星稀,却不知有多少风雨在帝都洛华官员的府院内涌动着。

    注:蘅芜,花两性,稀单性或中性,极少雌雄异株。阮愚隐之所以给阮太后易闺名为蘅芜,是赞她虽为女儿身却有男儿治国之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