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初见凌锡情意迷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5:11本章字数:2380字

    思量过后,煜煊停了指尖的敲打,她坐正身子,透过十二串白玉珠旒看着堂下的群臣。墨凡此次本不必亲往,但他执意前去,莫不过是想夺回属于自己的兵权。而煜煊也想墨凡早日离了帝都,若长久留在帝都,凭墨凡锐利的眸光早晚能看穿她的身份。

    她看了墨凡一眼,慢悠悠的开口道:“传朕旨意,任命大司马墨凡为征北大将军,镇压胡尔之乱!”

    墨凡得愿,立即恭手领命,声音铿锵有力道:“末将遵旨!”

    煜煊一语完,阮重气的前行了几步,立于玉石阶跟前。他眸带怒意的看着煜煊,煜煊却恍若无睹,又斜靠在了椅背上,声带懒散道:“若无事,便退朝罢!”既然阮重与阮太后想要她成为昏君,那她对阮重也不必再像往日那般恭谨着。煜煊多年来积攒的愤懑之气,似绵绵不断的雨水倾倒心中,她觉得这般肆无忌惮的昏君竟比她往日的傀儡皇帝要快意许多。

    阮重不可置信的看着敢违背自己心意的煜煊,他面容微微扭曲,拖长了冰冷的声音,“请皇上三思后,收回旨意!”煜煊被阮重闪着狠光的眸子盯看得不由坐直了身子,她不知道若是自己执意违背阮重心意会有什么后果,她收起了方才的慵懒看着墨凡,心中犹豫着。

    珠帘后细心洞悉朝堂之事却未发一语的阮太后起身,她走出珠帘立于煜煊身侧,朝天发髻下的面容威严清冷着扫视了群臣一眼道:“皇上的旨意如何能收回!”

    煜煊看向为自己解围的阮太后,心中不明她是顾念与自己骨肉情份还是心中又算计着什么,继而在她的示意下离了朝堂。

    八人抬的明黄龙辇在金瓦朱墙下稳稳行着,煜煊脊背直挺的端坐着,她眉眼簇起,与她十月血脉相通的生母是何心思,她愈发不能明了。这十五年里,若不是阮太后牵制着阮重,她的皇位怕是早已落在了阮家人手里。想起阮重刚刚在朝堂上对自己厉声威吓,煜煊一掌拍在了龙辇扶手上,惊得赵忠立即小声喝住了龙辇,“停下!”

    八个抬轿子的壮年太监立即面露惶恐的停下脚步,僵硬的挺直脊背,额上滚落着大颗的汗珠。

    春日照红墙映在太监的酱色衣袍上,竟似秋日里的衰草凄凄艾艾。煜煊知晓是自己吓到了他们,她瘫软在椅背上,无力的挥了挥手。赵忠立即会意,尖起嗓子呼道:“起驾!”

    龙撵离勤政殿宫门尚有几步远,候立在勤政殿宫门外的内官中常侍李满便小跑着上前,跪在龙撵一侧对煜煊禀告道:“皇上,阮二公子接来了!正在御花园的湖心亭候着皇上呢!”

    煜煊闻言,紧蹙的眉眼一愣,阮凌锡?她从未见过这个令世间女子皆失色的男子,昔日只因他是阮重之子,她心中不曾对他存过友善之意。不过既是天下第一美男子,那瞧瞧也无妨,正好缓解她今日在朝堂上郁结的愁绪。

    既然阮重舍得自己的儿子,那她为何不把所受阮重的气都还于阮家人身上。想到此,煜煊嘴角弯起坏意的看向赵忠,赵忠立即会意高呼道:“起驾御花园!”

    春日的御花园氤氲中飘着芬芳,比之他处,春意浓郁。湖心亭传来凄清幽婉的琴声,煜煊临湖远望,眉眼舒展、心醉于春光,中常侍李满立在他身侧尖着嗓子谄媚道:“今日的安排保管皇上满意!”赵忠手托着煜煊摘下的王冕,眸带轻蔑看了阿谀奉承的李满一眼。煜煊看向李满,嘴角弯起玩味笑意,“这差事办的好,朕重重有赏!”

    风吹柔柳,划过湖面,落霞斜晖在湖心倒出影子,绿央央的荷叶斑驳在湖面。阮凌锡泛舟自湖心弹琴而来,他一身紫袍带香,白纱轻扬,云鬘一半束于项上,肩上散了些许随轻纱扬。

    待琴音停住,一叶舟浮动于湖岸边,早有太监上前稳住小舟,撤去了琴案。阮凌锡从小舟上起身,煜煊方看清他容貌。绝色之姿藏于雪肌滑肤,蛾眉皓齿、鼻翼翘楚,一双弯目在春光似锦下泛着秋水。

    他轻盈的飞下小舟,迎上煜煊呆看自己的眸光。李满看了一眼二人,脸带着谄媚的笑意挥手令同样看呆的一干宫人退于远处。

    听到宫人靴子踏在宫砖上的声音,煜煊方回神,她一时冷不下眸中的暖意,只别过脸去不再看阮凌锡,压低嗓音道:“你便是阮大司徒的二公子?”阮凌锡退后一步,恭手回道:“阮凌锡见过皇上!”他声音似琴声低婉动人。

    除了宫里的太监与太医,煜煊未和其他少年如此近的接触过,她心中觉得尴尬,欲扯起龙袍去湖岸边凉亭,刚行一步,脚下慌乱中踩住湖边碎石,一个不稳向后倒去。阮凌锡见状,即刻伸手揽住了煜煊的腰身,把她揽在怀中。

    他紫衣袂扬飞出醉香与煜煊的明黄龙袍重叠,煜煊顺着着他散下的云鬘,看向他绝色面容,亦看到他眸光中的厌恶。煜煊心中一怔,挣扎着起身,大步走向了亭子。

    阮凌锡眉眼微蹙,只一瞬,他手中所抱的皇上像是娇弱女子,而这一瞬也只是在他看到煜煊咽喉处之前。

    匆匆一见,阮凌锡的绝色容貌便萦绕在煜煊脑海中。她辗转在龙榻上,深夜而不能寐。她告诫自己阮凌锡终是阮家人,进宫不过是为阮重夺江山做棋子,顾及到此处,煜煊想起了阮凌锡眸中对自己的厌恶。堂堂七尺男儿,要给一个皇帝做娈童,若不是为了这皇位,怕无一个男子甘愿受此侮辱。

    但阮重长子阮凌辗,三年前便官拜上二品左光禄大夫,帝都皆知阮凌锡是阮重美姬妾所生,母子二人在阮府可谓是有宠却无地位。那阮凌锡或许也是同她做皇帝一般,被迫着做了皇帝的娈童罢?

    在龙榻上辗转一夜,煜煊心中为阮凌锡被迫入宫做娈童想了许多借口。春风秋雨守在龙榻远处,见煜煊起身、躺下如此折腾了一夜,也不许她们上前伺候。四人相互交换着眼神,皆不明煜煊似孩童般的举动是为何,又怕伺候不当惹了责罚,故跪在龙榻不远处守着煜煊。当赵忠唤煜煊上朝时,她们四人心中皆松了一口气。

    待坐上龙撵去长寿宫中接阮太后上朝时,心事重重的煜煊靠在龙撵上,托着下巴情不自禁的自言自语道,“这么美的人儿,一定是有苦衷的罢?”

    紧随一侧的赵忠先是不明煜煊所言,而后反应过来,面色沉重的提醒煜煊道:“皇上,阮二公子可是个男子,况且是阮大司徒的公子!”

    赵忠一语似天降霜雪,煜煊晃了晃自己的脑袋,眸前左右晃动着的白玉珠旒让她清醒了许多。

    阮太后怕阮凌锡发现煜煊的女儿身,更怕二人之间生出情意。故煜煊在阮太后示意下,把阮凌锡赐居在姽婳宫,姽婳宫离勤政殿之间隔了三宫六院,无心而不得见。

    注:姽(guǐ)婳(huà),形容女子娴静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