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思无邪生心倦意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5:11本章字数:2977字

    御书房窗外的合欢花开得正妍丽,煜煊依旧临窗而坐,身子斜靠在窗棂沿处。

    她发丝只简易用黄锦带束在项上,更加衬得清秀的面容带些冷俊。煜煊的下位空了两副桌椅,是墨肃与萧渃的。自墨肃死后,萧渃只陪伴她读了一年书就去了御药房潜心跟他父亲研习医术。

    窗外刺眼的日光照射在煜煊腰间所佩戴的墨肃遗留下的玉佩,白碧相衬的玉佩在她明黄的便服上苍翠宛若烟雨中绿柳。墨肃的容貌在煜煊记忆中早已变得模糊,她心中存着的也仅剩了对赐死他的愧疚与他冷傲、顽劣的性子。

    这十年来每每受了阮重的气,她都想若那个唯一唤自己为“煜煊”的肃哥哥还在,是否会像儿时那般为自己出头。可墨肃终是墨凡的大公子,怕是也会同墨凡一样,若知晓她是女儿身,定会为了大魏国的江山挥剑斩她于马下。

    煜煊脊背上因想起梦魇冒出一层细汗,急于想摆脱这个皇帝身份让她心中燃起汹汹火焰。煜煊的手握紧了一下腰间玉佩,她清澈的眸子倒影出冰冷,眉毛轻挑的看着讲授治国之道的郑太傅郑飞清,在郑太傅讲得身心投入时把手中论语扔到案上,她伏案看着年逾花甲的郑太傅,嘴角弯起,戏谑道:“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方秉蕑兮。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訏且乐。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溱与洧,浏其清矣。士与女,殷其盈矣。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訏且乐。维士与女,伊其将谑,赠之以勺药。”

    郑太傅立于前方讲案处,他看向慵懒托着下颌的煜煊,不知她忽然诵出诗经中的《溱洧》是何意,他反手握书恭手道:“老臣愿听闻陛下教诲!”

    煜煊起身,一手束在身后,一手拿起桌上《论语》行至郑太傅身侧,嘴角依旧玩味的笑着,“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郑国风气却如此淫乱,女子可随意出言邀心仪的男子去赏芍药花!既然孔夫子连《诗经》都解释不通,那朕读这论语何用!”煜煊声音冷起来,把手中的书简扔于郑太傅靴子旁。

    垂首的郑太傅看着自己靴子上的书简即刻沉声答道:“夫子这是在教导后人要心思洁净去品味《诗经》中的大智慧!”

    煜煊未理会郑太傅,她冷哼两声,拂袖双手交叉束在身后出了御书房,转身之际嘴角的玩味笑意散去,继而眉宇紧蹙起。这些治国之道她从小诵读到如今,却与她无多少相关。纵使她有心代父皇治理好大魏国的天下,做一代明君,可阮重能容得下她多久,墨凡得知她身份后,又岂会容忍一介女流之辈执掌皇权。

    十五岁的煜煊只想早些远离朝堂,过回属于一个真正女儿家的生活。皇城贵气凌人,而她所触及之处皆是冰冷墙壁。玉楼宫阙中,她唯一的亲人,生母阮太后,只一心想争权夺位,全然不顾她的委屈与愁思。

    煜煊仰首望向皇城上空,夏日的光映衬着碧澄澄的云雾徇烂多姿。她阖上双眸,隔了几处宫殿的尚仪局传来琴音且真且幻。赵忠说,是李满为了讨好她让进宫的十五个少年在练习女子的舞曲。她想出口问,阮凌锡是否也在其列,可转念一想,他终归是阮重的二公子,进宫做娈童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已。

    霞光淡去,昏黄的宫灯掌起,尚仪局殿庭中的丝竹声也停歇下来。郑尚宫居在正殿中,铜镜朝月映出她老去的容颜,她散下发髻,发丝旖旎滑下白色寝衣。一盏孤灯,悄影窗棂。她入宫已经十五年的光景,当初那个令世间女子皆痴迷、文武双全的兆洛王早已不在。

    他双十年岁即位,掌管天下不过两年便战死沙场,所纳妃嫔只有皇后阮蘅芜与昭仪李蔷毓二人。治国辅政才能有阮后,倾城美貌有李昭仪,她这个帝都第一才女也只能远远的望着他,把这份情意深藏在心中。

    铜镜上月光粼粼,郑尚宫纤细的手指轻轻抚上长出细细褶皱的眼角,她眉眼本就狭长,这褶皱藏的极深,若不细看便不易察觉。她唇瓣弯起无奈的浅笑,故人已逝去,而她的思念却只能埋藏于心中,至死方休。

    忽而,殿庭中传来轻微的响动,郑尚宫取了衣裳披上,单手执烛台出了正殿。

    月光下,一个名叫络尘的少年对月起舞。他身姿妖娆柔软比之女子胜三分,起舞娉婷婉约,若说阮凌锡有倾世容貌,可却是男子英气不减分毫。而郑尚宫眼前的络尘,虽容貌不及阮凌锡,却身姿、神态更似女子媚态。

    络尘一袭白衣在月光倾洒下散出银光,他未束腰带的长袍随他舞姿飞动,兰花指轻掠过玉瓷肌肤的面容,丹凤眉眼生出水光看向郑尚宫。

    络尘的美艳让郑尚宫有一瞬失神,却在触到他晕染秋水的双眸时一个激灵还了神来。她素严起面容,呵斥道:“夜已深,你为何不回自己寝宫中,何故逗留此处?”

    络尘闻言,水眸飞逝过一丝失望,继而垂首回道:“小人是塞北战场上从胡尔国抓获的俘虏!天性愚笨,今日姐姐们所教,小人尚未学会,只能趁夜练习!”

    郑尚宫听到络尘是俘虏,心中也知晓了他为何会如此勤奋。大魏国对待俘虏的方式向来残暴,男子被伤残身子为太监充实宫廷、郡王及官员的府院,女子亦沦为娼妓或奴隶。

    络尘此番沦作娈童比之伤残了身子为太监,尚留得青山在,若来日皇上厌倦了他们亦或是得了皇上恩宠被放出宫外,还可过起寻常人家的日子。

    想到此处,郑尚宫心中对先帝这一独子年少便如此荒淫充满了无奈,亦对眼前这个不过十八年岁的少年充满了怜惜,她所能做的也只是让这一群少年都尽获煜煊宠爱,早些得了恩宠被放出宫去。她把烛台置于殿庭的石案上,临近石案美人树上的绿叶被昏黄舞动的烛焰映出暗沉的枯黄绿,郑尚宫细心指点着络尘舞姿,二人的身影在沥青宫砖上拉长。

    尚服局在李满的指令下,把平日里女子专用的蝉翼纱、软烟罗,霞影纱等锦纱缎,裁制了十五件男子长袍送到李满的住处,让他察看。李满的徒弟叶褶看着案上琳琅满目的丝滑薄透男子衣袍,不明的问李满,“师傅为何要让这些公子们跳女子舞曲,却做男子装扮?”

    李满膝下无子,对叶褶心存父子情意,故事事皆不隐瞒叶褶。他对着叶褶的脸啐了一口,捏起兰花指点着叶褶,怪嗔道:“你懂甚!若皇上喜那些女子媚态,陈大人何苦送这些公子们入宫!皇上早看腻了那些莺莺燕燕,图的不正是男子佯作媚态的新鲜劲!”

    叶褶把李满的话皆记于心中,他面带讨好的捧起桌上的茶,“小的愚笨,累师傅费了口水!”他说着弯下腰身,把盖碗双手托于项上。

    李满面带笑意的接过叶褶奉的茶,他尖起嗓音道:“本大人即收你为徒,就等着你给本大人养老送终!往后多些眼色,好好摸清主子的喜好,早晚有你发财的门路!皇上年少气盛,日后多的是讨好咱们的大人!”

    叶褶恭谨着,连连称是。

    艳阳高照,御花园的湖心亭一片忙碌之景。宫人皆在李满的指挥下垂首做着手上的事,眉眼间却带着对这次宴会的好奇。

    那十五个以娈童名义入宫的少年三个月来,首次与皇上见面。尚仪局的姑姑们花了两个月之久的功夫调教他们,可尚仪局终日里宫门紧闭,只有丝竹声飘过高高的宫墙飘至众人耳中,这些娇媚若女子的少年的舞姿却是旁人无法得见。

    但宫人们从李满喜色快要溢出的面容上,心中暗自思忖着能令以挑剔出名的中常侍大人满意,定是惊于天人。

    注:1.《溱洧》(zhēnwěi)是一首采自郑国的诗歌。郑国习俗,每年仲春(一说三月上巳展出),少男少女们齐聚溱委河畔。青年男女结伴春游之乐。(其诗多义,煜煊取其贬义之一,以女邀男为邪思,讥讽孔夫子所言的诗三百篇、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2.尚仪局:大魏国皇城中官署名,六尚之一,掌管丝乐舞曲、礼仪教学、音律之事。六尚皆有尚宫两名,一为宫正(上五品),一为宫副(下五品);尚仪局有辖司三名为司乐、司舞、司礼(皆为上六品),分别掌管不同事宜。

    3、尚服局:大魏国皇城中官署名,六尚之一,掌宫中服章宝藏、饰物、

    仪仗。

    4、宦官官职:内室长官,赵信河上四品;中常侍,李满下四品,中给事吴章下五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