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皇袍加身性难辨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5:11本章字数:2252字

    下了早朝,煜煊面色冰冷的任由春雨秋风为她摘下王冕,褪去龙袍。寝殿外的敞口瑞兽铜炉中放了冰块,由专门的宫人跪在一侧用芭蕉扇把凉气扇到旁人不得入内的内寝殿中,煜煊只穿了被汗水湿透的明黄寝衣坐于龙榻上,她面色冷清、怒意昭然。

    李奶娘从外殿宫女所托的银盘上取下一个白瓷碗,碗里是煜煊从小爱吃的果子切成丁浇灌了冷蜜,她小心翼翼的呈递到煜煊面前,目光探寻的瞧着煜煊的面色。

    晶莹的荔枝、浅黄的哈密瓜、紫晶的葡萄等缤纷绮丽的果子混在一处,让人眸前生出喜意。煜煊缓和了面色,拿起玉瓷勺舀了一勺果丁,唇齿生出冰甜来。

    她清秀的面容显出浅淡的笑意,刚刚于朝堂上所听那些大臣明着进谏、暗里骂她荒淫的气恼随着冰甜散了去,她从李奶娘的手中接过冰碗独自吃了起来。李奶娘看着露出纯真笑容的煜煊,心里的阴郁也散了些。

    烈日骄阳下,小哼子小跑着进了宫门槛,不顾吴忠怒瞪他的凌厉眸光,立在外寝殿处气喘着大呼道:“皇上,御花园,那些公子们在御花园为皇上献才艺!”

    煜煊从冰碗中抬首,面上茫然着,她刚欲开口,忙掩口咳嗽了一声,压低了自己的音调。“何事大呼小叫?”

    小哼子顺了一口气,把李满在御花园的湖心亭安排宴会之事告知了煜煊。煜煊听闻后,心里觉得新奇。她把冰碗放回李奶娘的手中,起身令春风秋雨为自己换了常服便出了寝殿。

    李奶娘随着煜煊出寝殿,从袖袍中掏出一个长条的单薄木板,上面整齐的书着“休得大呼小叫!”因用得时日久了,上面的墨迹有些磨损。小哼子稚嫩的面容撅起嘴,他撩起袖袍擦了擦额上的汗水,不敢顶撞的垂下了首。

    李奶娘看着龙撵出了宫门,心中叹息着,纵使煜煊自小聪慧睿智又习得治国之道,到底年少心性不稳、禁不住新奇事物吸引。虽是女儿身,却被当作皇帝教养。自小养得一身帝王娇气,却时刻畏惧着身份被揭穿,不得不在忐忑中受制于他人。李奶娘面具下的泪痕纵横,若不是先帝英年早逝,煜煊定是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主,何苦皇袍加身,养成了今日阴晴不定、男女难辨的禀性。

    簇拥煜煊的明黄仪仗迤逦铺展在御花园的道路上,龙撵停在湖岸边,煜煊四处望了一眼,湖上大片荷叶相连,有早开的粉白荷花点缀其中,这些与之平日里无甚差别,她不免有些失望。来御花园的路上,她亦对李满这次安排的宴会心生好奇,从小见惯了那些女子奏乐跳舞,她还从未见过男子跳舞是何样子。

    煜煊正欲败兴而归时,从荷叶丛中飘来一叶小舟,李满立于舟上,待小舟在岸边停稳。李满跳下小舟,掀起明黄门帘,垂首对煜煊恭谨道:“请皇上移驾湖心亭!”

    李满向来心思新奇,煜煊顺从的扶着赵忠的手下了龙撵,上了小舟。穿过舟上帐篷,另一端支着龙凤伞挡去烈阳。煜煊坐在李满早为她备好的套了明黄锦缎木椅上,赵忠候立在她身侧,划舟的人坐于小舟的那一端。小舟细长,可自由穿梭在荷叶丛中。

    李满立于岸边,待小舟隐在荷花叶丛中,他对自己安排好的宫人挥了挥手。他面带笑意的转身,继而上了另一小舟避开煜煊去了湖心亭看宴席事宜。

    当小舟飘行了数米远,荷叶丛中有丝竹管弦之声传来。继而莹绿的荷叶丛中有身着白色蝉翼纱的三五少年舞动其间,若隐若现,女子的媚态现于束着男子发髻的少年面容上别有一番韵味。

    煜煊心中烦闷之事散去,她俊秀的面容带些惬意,慵懒的斜靠在椅背上,手支撑着脑袋看这些为讨好她故作媚态的少年。她第一次明了阮重为何费尽心思要夺取皇位,原来她所想要丢弃的皇帝身份竟可令这些平日里凌驾于女子之上的男子为她佯装女子,讨她欢心。

    风吹动荷叶,牵引轻舟浮动。少年的蝉翼纱细薄如雨雾掠过翠绿荷叶,又隐于荷叶丛中寻不见踪影。远处身着浅黄软烟罗长袍的三五个少年又似荷花绽开在荷叶中,身姿婀娜似浅黄荷花,待煜煊还未细看清其容貌,又隐在荷叶丛中。

    更远处身着霞影纱长袍的三五少年,飞舞在荷叶丛中似一道道银红霞影在日光下倾斜而落,继而又隐于翠绿丛中。

    煜煊意犹未尽的四周环顾着找寻刚刚所见到的舞者,待她所乘的小舟行至湖心亭,原先那些在荷叶丛中跳舞的少年已候立在石阶下。她扶着赵忠的手下了小舟,踏上石阶,李满领着一干宫人及少年向她跪拜。“见过皇上!”

    此刻凉亭的风一吹,煜煊清醒了许多。今日早朝官员所暗骂她荒淫之语萦绕在耳畔,她看着这些为她佯作媚态的少年,心中有些羞愧。她虚伸了一下手,“都平身罢!”

    李满悄悄抬眸看着面色带些冷意的煜煊,心中暗暗思忖着是何处出了差池,莫非皇上还是喜女子,这龙阳之好只是做于他人看的?李满小心的伺候着煜煊上了凉亭,心中万千思绪不敢现于眉眼间。

    待煜煊在凉亭内坐好,那些少年便跪坐在凉亭外,虽是荷叶丛中的凉亭,却终究是夏日。蝉翼纱、软烟罗、霞影纱质地本就轻柔,此刻因细汗贴服于少年们的肌肤上泛出粼粼银光。

    煜煊心生羞意,垂首不去看凉亭外,只顾饮酒听丝竹乐声,不一会便有些微醉。她扫了一眼那些跪坐在下面的人,身子有些微晃道:“阮凌锡呢?他为何不来面见朕!”

    伺候在一侧的李满何等眼色灵活,终于明了煜煊今日的不快是为何,他立即令叶褶去唤了阮凌锡来。此番本是陈赦授意不唤阮凌锡过来,恐他风头盖过自己献进宫中的人。李满受人钱财,也不得不冒着风险未唤阮凌锡。眼下,可见煜煊还是偏宠阮凌锡多一些。李满心中埋怨着自己,不该只顾钱财不顾皇上心意。

    跪坐在众人之首的络尘,眼见叶褶悄悄退去,心中知晓定是要唤阮凌锡来此处。他不顾李满凌厉的眉眼阻拦,起身行至煜煊长案前敬酒,他举起酒樽,丹凤眉眼含情,“小人络尘见过皇上!”

    注:蝉翼纱、软烟罗、霞影纱皆出自于《红楼梦》。

    1、蝉翼纱:一种极薄、透明,手感柔软的轻纱。

    2、软烟罗:一种软、厚、轻、密,色彩艳丽、远望如烟的罗。

    3、霞影纱:银红色的软烟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