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蝉翼纱扬显真身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5:11本章字数:2138字

    煜煊微醉间听闻似轻纱柔软的嗓音,她看向容貌娇媚的络尘,眸带醉意道:“络尘?何字?”

    络尘指尖轻点酒水在案上书下自己的名字,煜煊略过案上水渍,醉眸带笑意,“好名字!朕喜欢!”

    酒樽口大,清澈的酒水倒影出络尘娇媚的神姿,他弯起唇角,把手中酒樽送与煜煊嘴边。“那皇上可否为小人的名字饮一杯?”

    煜煊垂眸看了一眼自己唇边的酒樽,她羞意涌上面颊晕染着醉酒的红晕,挠了挠头,就着络尘的手把酒樽中酒水饮尽。络尘把煜煊的样态收进眼底,他依旧笑颜如花,一杯杯向煜煊敬酒。

    赵忠欲加阻拦,却被李满拉去了一旁。赵忠只是御前总管太监,手无实权,无法违逆李满之意,他只得退立到李满身后盯看着已经坐于煜煊身侧扭捏腰肢的络尘。

    李满挥手令宫人垂下凉亭六面的蝉翼纱帷幔,日光被遮挡的瞬间,煜煊还存一丝清醒,夏光经蝉翼纱过滤后撒向亭内带了一些柔和缱倦,她心中觉得不畅,令李满重新卷起帷幔。李满心知煜煊到底年少未经多少男女之事,仍存着少年的青涩,他面带笑意的躬身应道“是”,挥手令宫人卷起了蝉翼纱帷幔。

    姽婳宫离御花园尚有一段远路,因隔了许多宫苑,故道路曲折。叶褶急的额上汗津津沁出水来,阮凌锡却不紧不慢的跟随着他从姽婳宫向御花园走去。

    湖心亭建于湖心岛之上,如今夏日便隐在一片荷叶丛之中,绰约可见。阮凌锡立于岸边却不上小舟,他初与煜煊在这里相见时荷叶未绿、花苞未束,那时湖面尚算得清澈平静。今日熙攘、繁芜的湖心亭不是他所好,他心如止水、无意权势之争,只想寻得时机带自己的娘亲脱离阮家,辞别帝都,过一生平凡且逍遥自在的日子。

    在叶褶的百般乞求下,阮凌锡眉眼蹙起登上了飘向湖心亭的小舟。小舟因风飘摇若他此刻的心境,正是远处笙歌曼舞扰了他清闲浮生。

    湖心亭四周停泊着数只小舟,在碧青的湖水中幽微晃动着。阮凌锡立于舟头,白袍袂扬引了亭中人的眸光,李满远远望到阮凌锡暗叹着,也难怪陈赦会忌惮阮凌锡与他所进献的娈童一起出现,阮凌锡只需立于众人之间,无须曼舞吹弹已令旁人隐于他的绝色容貌之下。

    彼时煜煊已由微醉被络尘灌成了酩酊,她醉眸盯看着越过一干少年、宫人跪拜在石阶之上向她行礼的阮凌锡。“阮凌锡见过皇上!”

    她摇晃着起身,一脚踢开纠缠自己的络尘,身子左右微晃着走向阮凌锡,李满在一侧想要扶她,也被她一把甩开。

    煜煊的明黄靴子踩上阮凌锡的洁白长袍,她的手轻轻掠过他冰冷绝色的面容,然后直起腰身、居高临下的盯看着他。酩酊的她记不起压低嗓音,盛气凌人中参杂着娇柔的声音响彻在凉亭中。“你祖父、父亲两朝阮大司徒纵使有凰易凤的本事,又有何畏惧!大魏国的玉玺握在朕的手中,朕才是大魏国的皇帝,你阮二公子不也得进宫给朕做娈童!”她清秀纯真的面容显出在权势中挣扎的无奈。

    宫人皆知煜煊自小受尽阮重的气,今日她的一番醉语,宫人们也只认为她是借酒意把心中委屈归还于阮重的儿子身上。

    煜煊说完摇晃着后退了几步,眼疾手快的李满一把扶住煜煊左右挥舞的手,她看着垂首的阮凌锡笑了起来,如铃铛般悦耳的笑声令阮凌锡不禁抬眸看了她一眼。明黄常服下的煜煊瘦弱一如初见那日,她发丝用金镶玉带绾着衬得一副清秀面容俊朗英气,面上、脖颈处的酒汗被凉风一吹在日光下泛着晶亮。

    只一瞬,脑海中煜煊是女儿身的想法惊到了自己,阮凌锡垂首继而眸光转为了冰冷。这般羞辱,他进宫之前早已想到了。自己的父亲揽皇权在手,当今皇上虽年少懦弱,但终归是生就的帝王脾气,又怎么任由父亲觊觎皇位而不心存愤懑。

    煜煊甩开了李满的手,慌乱走动间扯开了凉亭一面的蝉翼纱帷幔。轻纱极柔,垂落瞬间即被风吹得贴服在煜煊脸上,她眸前一黑,脚下不稳,连连后退。撞到阮凌锡时,被他双手抱在怀中接住。煜煊方才揪扯帷幔时,碰到了自己脖颈处贴的假皮囊,此刻假皮囊卷起一角被阮凌锡看在眼中,他眸光一紧。

    在李满等人走来扶煜煊起身前,阮凌锡横抱着煜煊起身一脚踏上凉亭石砌栏杆,双脚似蜻蜓点水般点过湖面,稳稳的落于湖中飘摇的一叶小舟上。

    阮凌锡任由小舟漂泊,他看着怀中睫毛弯长、唇瓣嫣红娇小的煜煊,手指带些颤抖的触碰了一下煜煊脖颈处的假皮囊。

    鼎铭大醉的煜煊昏昏欲睡,双眸无光的阖上、睁开,对抱着自己的阮凌锡毫无清醒之意,随着轻舟浮动沉沉睡去。

    阮凌锡抚平煜煊假皮囊翘起的一角,细细品出煜煊方才那句“凰易凤”戏谑之语的深层意。他眉宇紧蹙,心中百味交杂。他以前只偶尔间听闻父亲说起煜煊不是阮太后十月怀胎生下,其生母李昭仪在生产之日被自己寝殿的大火烧死。

    煜煊指尖划过阮凌锡的胸膛,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蹙起眉头,嘟囔道:“朕是大魏国国君,你们都要听朕的!”她皓齿洁白如珍珠,话语渐渐变得低声隐于唇间。阮凌锡垂首看向自己白袍上不明显的划痕,那道清浅似划在他心中,漾起心绪涟漪。他本就对煜煊这个傀儡皇帝心存怜悯,而今又得知她为女儿身。他绝色面容带了一丝疼惜,眸光凝望着自己怀中这张熟睡不知权势争夺险恶的懵懂面容。

    笙歌曼舞戛然而止,一干宫人见阮凌锡横抱皇上飞出凉亭,皆呆愣住看着那叶载着皇上的小舟飘摇在荷叶丛中。

    最先反应过来的赵忠带着勤政殿的御前侍卫,出凉亭泛舟追上了煜煊所在的小舟上。两个御前侍卫,隔了数米便轻点湖面到煜煊所乘小舟之上,舟身稳稳如初,不曾有一丝晃动。他们拔出腰间佩剑,兵器在夏日流光中散出寒意。怀抱煜煊的阮凌锡横眉冷瞧了他们一眼,任他们划起船桨驶向岸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