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刀剑黯哑旧案翻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5:11本章字数:3042字

    姣姣月光似轻柔的幻影纱为大司空府蒙上一层幻真幻假,琴画楼诗卷飘扬,琴音渺渺,云水绵绵之中带着凄凄幽怨。

    宇文相拓寻着琴音走向了自己女儿的闺阁琴画楼,他阻止了欲唤宇文绾的丫鬟锦画,站在白纱帷幔处听完了宇文绾尽是离愁哀怨的曲子。

    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而今又见月满时,君却归期无所知。宇文绾指尖停驻在琴弦上,想到父亲下朝后所言的阮凌锡不愿出宫这一怪事,她面上的凄婉化为了一声轻叹。

    锦画的手在琴案下悄悄扯了扯宇文绾粉色的裙摆,宇文绾还神抬眸间,看到了宇文相拓。她立即起身,绕到琴案前,屈身行了一礼,“女儿见过父亲!”行礼过,她迎着宇文相拓在外厢房桌子旁坐下,吩咐锦画道:“去给老爷上茶!”锦画应声离去。

    宇文相拓坐下轻捋了一下胡子,慈爱的问坐于自己身侧的宇文绾道:“为父的绾儿可是有心事?”

    宇文绾垂眸摇了摇头,“父亲如此疼绾儿,绾儿怎会有心事!”宇文相拓见宇文绾如此样态,心里充满了自责,他叹道:“你母亲生下你便离世了,为父虽有心将你母亲的那份疼爱也替代了,但你如今的心事为父也看不透!你已是十七年岁,每日上门提亲的人络绎不绝,心中可有相中的公子?”

    宇文绾轻轻的靠在宇文相拓的肩上,柔声道:“绾儿不想嫁人,绾儿只想陪着父亲、照顾父亲!”

    宇文相拓轻揽住宇文绾,慈爱的笑了两声,“傻孩子,为父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只有看着你的下半生有了稳定依靠,为父才可安心去见你母亲。”宇文绾湿润了眼眶,父亲自母亲离世后,十几年来身边无一妻一妾,这样的伉俪情深令她心生钦羡。

    府里管家立于厢房门外,禀告道:“老爷,墨大司马来访!”宇文相拓轻揽着宇文绾的手顿了顿,他与墨凡一向不往来,彼此相安无事十几年。墨凡先是杀尽了皇城中的娈童,又深夜来访他的府邸,莫非是为了皇上立后一事?宇文相拓深怕墨凡不舍得他的女儿进宫,会威逼着自己送绾儿入宫,想到此宇文相拓不敢有一丝怠慢的匆匆去了前院厅堂见墨凡。

    宇文绾望着宇文相拓微驼的脊背,府里的老人曾说父亲年轻时为官刚正不阿,秉性傲岸半生。自母亲离世后,父亲为了保全母亲用性命换来的她,变成了如今这般游离在墨大司马与阮大司徒之间。

    宇文绾的手紧紧握着,眼泪噙在眸中,父亲岂会同意她嫁进阮家,深入险恶深渊。可她的一颗心早已交付阮凌锡,随他深入险恶宫廷,随他黯然神伤,事到如今她已收不回那颗悬在他身侧的心了。

    墨凡一身黑灰常服坐于厅堂主位等着宇文相拓,早有下人奉了茶上来,墨凡心不在焉的喝着盖碗中的茶水,不知茶味。

    宇文相拓进门便被墨凡锐利的眸光看得心中一震,他与墨凡同品级本不该行礼,他却拱手对墨凡屈身道:“墨大司马贲临寒舍,不知有何吩咐?”

    墨凡把手中的盖碗轻轻放在桌子上,因他常年习武,这轻浅的力道比旁人也重了许多。坐于墨凡一侧的宇文相拓瞧着那似要碎裂的盖碗,心中忐忑着,不知该如何开口婉拒墨凡让绾儿入宫一事。

    墨凡声音似铿锵兵器问道:“十五年前,皇上出生之时,宇文大司空留守在帝都,可还记得碧云宫着火一事?”

    宇文相拓有些错愕,他楞了片刻,事情已经过去了十五年,他不知墨凡为何突然来访提及此事。但不是要送绾儿入宫,他也放下心来,细细回忆起那日的事情。“十五年前先皇与墨大司马不在帝都,那日阮太后与李昭仪同日生皇子。李昭仪生下的乃是一个无面怪婴,待本官得到消息赶到皇宫中时,碧云宫已烧成了断壁残垣!碧云宫的宫人有烧死的,余下的皆被阮太后以失责之罪处死了!阮太后以李昭仪产下无面皇子为由,不许李昭仪葬于先皇陵寝中。此案当时是由廷尉张轩受理的。”

    墨凡追问道:“依你所言,李昭仪产下无面皇子是阮太后所言?”

    宇文相拓不知墨凡何意,点了点头,“碧云宫的宫人全死了,我等官员不经传召又不能入后宫,只能从阮太后口中得知后宫中之事。”

    墨凡眉眼紧锁着拂袖出了厅堂,此案确实是由廷尉张轩受理的,碧云宫幸存的宫人供词一致,是李昭仪惊吓过度,疯癫下烧了碧云宫。

    当日碧云宫中有两位娘娘生子,为了供给足够的热水,宫人们在碧云宫多加了六个火炉子。碧云宫正殿的火势蔓延至殿庭中的火炉子,才会烧了整个碧云宫。大火中的尸体都烧成了焦炭模样,无法分清何人是李昭仪,连皇陵中葬的也只是李昭仪的衣冠。

    墨凡独自一人走在帝都的街巷中,他矫健的步伐大步踏在石青板上,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响亮。都说沙场上刀剑无眼,可朝堂中的刀剑黯哑,无声之刀更令人防不胜防。张轩跟他数十年,为人看着粗犷,办案时却缜密。当日他也是轻信了张轩所言“李昭仪产下的是无面皇子”,故才没有起疑皇上的真实身份。

    他为官数十年,深知皇后与妃子之间的争斗,无外乎是夺子之争。当今皇上若非阮太后亲生,那便是李昭仪所生。若当今皇上是阮太后所生,那李昭仪所产的皇子不论是不是无面怪婴都应该是随自己的母后,化为了那场大火的灰烬。

    墨凡饱经沧桑的面容冷笑着,十五年前,他知晓了李昭仪与无面皇子死于大火之中,只心中叹着阮太后心狠手辣。今日才细细回味过来,阮太后这是用李昭仪与无面皇子的惨死让自己误以为她心狠手辣,殊不知背后是隐藏了更大的秘密。

    如今,十五年前到底存不存在一个无面皇子已成了谜案。那十五年前,皇城中到底有无皇子出生,也需要好好调查。墨凡的脊背上冒了一层冷汗,若当今皇上为女儿身,皇城中那些死在自己剑下的娈童便是一群淫乱后宫的女子男宠。

    长寿宫配殿,赵信河让宫人细心的打扫着角落,宫人们不知内侍长官为何对一个小太监如此恭敬。一个十七八岁模样的宫女边擦拭着花瓶,边与身侧的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太监私语道:“哎,你说,赵内侍是不是看上那个叫络尘的小太监了?”

    小太监停下手中的伙计,凑近了宫女,“我听说啊,那个小太监净身以前长得甚是妖艳,曾经令皇上都醉于他的美色之下,还让阮二公子吃了醋,抱着皇上强行离去。”

    听到这里有宫闱秘事,配殿中打扫的宫女太监皆凑了过来,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讲着自己所听来的闲言碎语。

    一个十五六岁的宫女道,“可不是,我也听说了,皇上很是宠爱他。不然这次墨大司马杀了那么多人,唯独没有杀了他,是皇上当时拼命护着他才保住了他的命。”

    一个十七八岁的太监道,“太后此番把他留在长寿宫,不就是怕他再狐媚皇上么!”

    最先说话的那个十七八岁模样的宫女撇撇嘴,怪笑道,“这不,让咱们的赵内侍捡了便宜!我看啊,以后咱们都要好好伺候这个络尘太监公子了!”

    她怪笑着拖长了“太监公子”这四个字的音,围在一侧的宫女们与已经对自己是太监麻木的小太监们都捂嘴“嗤嗤”的笑起来。

    立于门口处的赵信河见殿中的七个宫人聚在一处,不免尖起了嗓音,用手中的净鞭指点着众人道:“长着手不干活,都不想要命了么!”

    阴柔尖锐的嗓音似一道雷鸣把聚在一处的七个宫人震开,那个最先闲聊的宫女眼尖看到了赵信河身后的络尘,不免撇着嘴嘟囔道,“我们长着手可是伺候主子的,不是伺候奴才的!”

    她的小声嘟囔被赵信河与络尘听了去,赵信河立即弯起袖袍要上前扇那宫女的耳光,络尘一把拉住了赵信河,看着配殿中的一干宫人柔声道:“络尘本是俘虏,身份不及各位高贵,以后还请各位多指点!”

    赵信河原以为络尘是一个难伺候的主,如今见他这般善解人意,心中放心不少。

    明黄龙辇停在姽婳宫宫门外,煜煊令赵忠留守在宫门处,独自一人进了宫门。刚要出正殿门的薛佩堂,见到煜煊似看到豺狼一般,刚要张嘴高呼,“公子,皇上来了!”煜煊跳进门槛内,一把捂住了薛佩堂的嘴巴。她灵动的双眸圆鼓着看他一眼,扬起下巴指了指门外,示意他出去。

    薛佩堂嘴里嘟囔着,“我家公子正在午睡,皇上可要快些出来!”然后不情愿的走了出去。他悄悄躲在殿门处,在煜煊走进内寝殿时,他弓着腰身、放轻了脚步偷偷跟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