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曲蝶雨落封尘(二)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5:15本章字数:3086字

    鬼椁山庄

    初春,莺啼燕舞,石桥流水落飞红。细软的柳枝扫过蝶雨所坐的秋千,扫过秋千上的她,她被刺痒,嗤嗤笑着,声音似银铃般悦耳。

    一双修长白皙的手抓紧了秋千两侧的绳子,用力一推,秋千飞出很高、很远,蝶雨猝不及防,从秋千上跌落,封尘顺着秋千滑落的痕迹飞起,接住了蝶雨,稳稳落地。

    她大大的眼睛没有惊恐,反而忽闪着喜悦,“封尘哥哥!”她揽住封尘的脖颈,冲封尘甜甜的笑着,露出洁白的虎牙,俏皮可爱。

    封尘放下蝶雨,冰冷的面容柔和了一些,“今日有他国的使臣来我朝,亦带了许多好玩的物件,去换了衣服,我带你去长清街上看热闹。”

    蝶雨点点头,蹦跳着往自己住的院子蝶雨苑跑去。

    丫鬟们伺候蝶雨更衣时,看到她手腕处似蜈蚣般的三道疤痕,触目惊心。这月刚割的伤口还未完全愈合,半结痂的疤痕上渗着血丝。

    蝶雨看着自己手腕上的伤痕,长长的睫毛垂下,封尘哥哥说,只有她的血可以救月绾姐姐。每月须取得新鲜温热的血喂给月绾姐姐喝,她方能不死。

    月绾姐姐是天下第一美人,又是皇帝的女儿。

    蝶雨不知道封尘哥哥是因月绾姐姐的美貌,还是因她是皇帝的女儿,才会一直想要救她。

    蝶雨穿着桃粉色衣裙,与春日的景色相衬,铜镜中的她却面色苍白。丫鬟们为她擦了很多胭脂水粉,鬼椁山庄所用之物,是皇宫也难以相比的。那些带着桃花香味的胭脂抹擦在蝶雨面容上,病态苍白褪去,竟带了桃花的粉嫩。

    帝都长清城内,双燕阁二楼,蝶雨伏在栅栏上,看着熙攘街道上那些长得奇怪模样的他国商人,有波斯人,有天竺人,还有一些蝶雨叫不上名字的他国人。

    人群中穿梭着一个西域商人,蝶雨觉得眼熟,忙指给坐在身侧的封尘看,“封尘哥哥,你看,他们穿的衣服好眼熟,我一定在那里见过。”

    封尘顺着蝶雨所指看去,星目眯到一处,他看向蝶雨浅笑道:“咱们山庄什么奇怪的物件没有,你许是在画上见过。”

    “也是哦!”

    蝶雨眸光在人群中探寻着,眸光被冰糖葫芦所吸引,她看着封尘一笑。封尘即刻会意,他起身下了阁楼,挤进熙攘的街道。

    付了冰糖葫芦的钱后,正值舞狮子长龙般的队伍拥挤过来,占了整条街道,封尘无法回到双燕阁,只得与蝶雨摇摇相望着。

    封尘看了一眼手中的糖葫芦,也只有她,可让鬼椁山庄的庄主如此亲力亲为罢。

    蝶雨看着面若寒冰的封尘,嗤嗤的笑着,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旁边两个饮酒的江湖人,闲聊了半日,渐渐入了蝶雨的耳中。

    “鬼毒盟主仍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不过他前些日子处决了风威镖局的总镖头陈净南,双手齐齐被割去,那陈净男可连发九九八十一飞镖,且镖镖无虚发。这下子,成了江湖的废人,真是生不如死啊!”

    “自那场江湖浩劫结束之后,三月内,这已经是第八个受处决的江湖高手!”

    “咱们为何要尊他为武林盟主,他这是摆明了残害我武林的江湖人士,八个高手已经成了废人,五个不堪屈辱自残而死。这样下去,我武林有多少高手,都要被他一一铲除。”

    “鬼盟主的毒天下无人能解,你忘了六个月前那场江湖高手皆中毒的武林浩劫了么!天下可没有第二个鬼医给咱们杀了喝血!鬼棺等不上鬼医之血死了,月绾公主,现在还生死未卜的养在鬼椁山庄呢!”

    “当初若不是封尘带路,咱们如何能寻到曼陀罗山谷。鬼医真是鬼精,竟能在地下种出曼陀罗花。不过我听说鬼椁山庄的庄主封尘抓了鬼医的弟子,养在鬼椁山庄给月绾公主供血。”

    “我也听说了,那封尘自小养在皇宫中,与月绾公主青梅竹马,皇上已赐婚于二人。”

    二人的闲聊被上楼的封尘听到,他掏出一张银票,打落在楼下掌柜面前的案子上,冷冷道:“把双燕阁所有的人都赶出去!”

    掌柜的看清银票上的“壹萬”字样,忙收了起来,招呼伙计赶人。莫说为了这一万两银票,数百年来,江湖有一个规矩,若江湖中谁动了鬼椁山庄的庄主,其他的江湖人掘地三尺也要把那人挖出来,屠杀全家。

    想来江湖人也想尸骨永存,不想鬼椁山庄自此消失于他人之手,自己归天后无鬼棺可睡。

    如今封尘是未来驸马爷一事,已是长清家喻户晓之事,蝶雨却不知。

    整座双燕阁,仅片刻,便无了杂乱之声。蝶雨藏起眸中的痛色,蹦跳着向络尘跑去,从他手上接过冰糖葫芦。白洁的虎牙沾染了冰糖葫芦的糖衣,她冲着封尘甜甜一笑。

    ```````````````````````````````````````````````````````````````````````````

    公主出嫁

    暮春之时,长清的数十条长街悉数挂满红色的花簇。皇帝的女儿出嫁之日,送嫁妆的车马缓缓行出长清,行进鬼椁山庄,一身红衣袍的封尘策马行在最前面,金玉辉煌的公主花轿跟随在后。

    远处烟火璀璨,鞭炮似雷声轰隆。

    蝶雨苑内,蝶雨拍了拍身侧的灵灵,面上露出一个凄楚的笑意,“灵灵,自双燕阁那一日,我便想起来自己是谁了!”

    七个月前,她回到曼陀罗山谷时,那里已经狼藉一片。那些道貌岸然的江湖人,竟似毒蛇猛兽一般,把出游回来的师父杀了吸尽鲜血。而她在昏厥之时,倒入一人怀中。

    她虽不记得自己在那群豺狼虎豹中看到过封尘的身影,可双燕阁那两个江湖人讲过,“当初若不是封尘带路,咱们如何能寻到曼陀罗山谷。”

    蝶雨撩起袖袍,蚕丝做的衣物细腻凉滑,滑过她似雪般白皙的肌肤。手腕处三道伤疤,似一月来的梦魇般刺痛她的眸子。当封尘不再让自己用血喂养月绾公主时,她的病竟好了。

    昔日的医术连同失去的记忆皆归还到了蝶雨的脑中,仅看了一眼,她便知,月绾的毒,早在第一次喝到自己的血时便解了。

    鬼椁山庄的宴宾堂大气磅礴,与皇城中的宫殿无异。堂内,人声鼎沸,有豪爽粗犷的江湖侠士,有温文儒雅的朝廷官员。也仅有鬼椁山庄的庄主与当朝公主大婚可令江湖人与朝廷官员皆来朝贺,想来今日的喜宴可成为流传江湖百年的佳话。

    鬼椁山庄到处悬着大红灯笼,喜气盈然。

    一身白衣的蝶雨缓缓走向了宴宾堂的丹墀,她手上托着一个银盘,盘上放着两杯酒,玉器打磨成的酒盅,配上波斯的葡萄美酒,一个晶莹剔透,一个妖艳娇媚。

    正在被人敬酒的封尘一眼便看到了出现在门口的蝶雨,他微醉的眸子带些冷冽看向身侧管家,“我不是吩咐过你,今日的事不能让蝶雨姑娘知道么!”

    管家面带危难之色,今日的婚宴这般盛大隆重,纵使自己尽力瞒着,也是瞒不住的啊。

    封尘推开向自己敬酒的丞相,大步走向了站立在门口的蝶雨。

    五月的夏风习习,吹拂着二人的衣袍,一个白如雪,一个红似火。

    封尘冰冷的面容带些温意,“蝶雨,回蝶雨苑等我!”

    蝶雨大大的眼睛眨了眨,冲他一笑,露出白洁的虎牙,俏皮可爱,“那些人怎么都在向封尘哥哥敬酒啊,蝶雨也要向封尘哥哥敬酒。”

    封尘面带宠溺之色,“好!”他端起银盘上的玉瓷酒盅,仰首一口饮下。

    “蝶雨,回······”

    那句回蝶雨苑等我,还未说出口,封尘胸腔中涌出一股热流,跪倒之时,那股血腥的热流喷浆出来,染红了蝶雨白胜雪的裙摆。

    宴宾堂的人被震惊了,跟随月绾而来的皇城侍卫立即上前捉拿了蝶雨,她看着倒在地上的封尘,心中毫无报仇的快感,整个人似滚落在铁钉之中,每一寸肌肤都是痛的。

    半月前,月绾告知蝶雨,封尘屠杀了她全家,把她虏来每月献血给自己。若蝶雨想报仇,便要听她的话。

    蝶雨听了,她按月绾的吩咐在封尘大婚当日,把下毒的酒敬给了封尘。

    可月绾不知,那毒已不是她交于蝶雨的毒,只令封尘丧失内力几日;蝶雨所下的毒是在三日内,便取封尘性命的毒。

    长清的死囚大牢内,烛光昏沉,牢内散发出腐朽的臭味。蝶雨身上的白衣沾满了污垢,唯有封尘的血依旧鲜红。

    蝶雨身上似铁钉刺穿血肉的痛渐渐麻木,只有心上的痛还在蔓延。

    酒瓶碎地的声响在寂静的牢房中格外响亮,片刻后,一个戴着骷髅面具的黑衣人打开了蝶雨所在的牢房门,他进来拉起蝶雨,“跟我走!”

    蝶雨挣扎之际,惑然的看着他,“你是谁?我为何要跟你走!”

    黑衣人摘下了骷髅面具,一张依稀熟悉的面孔出现在蝶雨眸中,此人她见过,是在她从曼陀罗山谷被封尘带回以后,那日她为鬼椁山庄的老庄主喂血,可老庄主的棺椁早已下葬。

    “老庄主?”

    蝶雨不相信的唤了一声,黑衣人不再耽误功夫,拉住蝶雨便出了牢房,“明日,你就要被斩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