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曲蝶雨落封尘(三)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5:15本章字数:1601字

    阴谋计中计

    情意绵延的新房之内,月绾伏在床榻上泪眼婆娑,金凤冠已取下,她云鬗随意的散落在肩上,一副妆容早已哭花了;似风雨后,凋零满地的花瓣。

    她只想用蝶雨的性命要挟封尘,让封尘说出鬼椁山庄的宝藏究竟藏于何处。

    她不知,为何封尘那般爱蝶雨,蝶雨却会对封尘下此毒手。

    封尘弥留之际,他苍白的双唇动了动,无力道:“月绾,你可还记得咱们小时候一起玩耍的场景?”

    月绾点了点头,封尘继续道:“一直以来,我把你当做了亲人,当做了妹妹。当你和我父亲中毒时,我去寻了曼陀罗山谷。那日,我的马儿陷在了曼陀罗山谷入口的沼泽内,待我赶到时,鬼医已经尸骨无存,我才带回了蝶雨。”

    封尘的手轻轻拂了拂月绾的秀发,嘴边扯起淡淡的笑意,“你小的时候很喜欢赖皮,每次摔倒都会装病,看我为你着急、愧疚。怎么长大了,仍是如此顽劣?”

    月绾把脸埋在了锦被上,若她不能得到鬼椁山庄宝藏的秘密,父皇便会屠杀了鬼椁山庄。有哪个君王可以容忍一股富可敌国,且江湖人皆敬畏的势力存在。她与封尘的青梅竹马,只是父皇为了宝藏,把封尘笼络在皇城中的手段而已。

    她抬首,凝看着封尘,“你今日娶我,不过是想用我来保全整个鬼椁山庄是么?鬼椁山庄的妇孺早在这一月内转移他处,大婚之后,你便会立即同蝶雨离开是么?”

    封尘合上双眸,许久,无力道:“月绾,你不该把蝶雨牵扯进来。”

    月绾面上显出一抹绝望、狰狞的笑容,“封尘,我只想知道,于你而言,是蝶雨的命重要,还是整个鬼椁山庄重要!”

    老庄主救蝶雨出牢的当晚,便被江湖人暗中组织的暗杀组织寻到。老庄主自知躲不过此劫,便告知蝶雨,鬼椁山庄是鬼医与鬼棺的先祖共同建起来的。

    那时,天下动荡不安,连年的烽火战乱让百姓终日活在饥寒交迫之中。二人便决定用鬼医配置的药物浸透鬼棺要做棺椁的木材中,那样,鬼棺所做的棺椁便可保死者容颜百年不朽。

    这是鬼棺与鬼医的秘密,也是鬼椁山庄的秘密,鬼椁山庄所得黄金悉数分散于天下穷人之手,并无宝藏一说。

    老庄主不顾先祖规矩,与蝶雨的师父慕华生出情愫,方有了封尘。自此以后慕华心觉愧对自己师父临终前的交代,便不再与老庄主见面。十几年过去了,老庄主仍是寻不到慕华,才生出了要逼江湖人寻找鬼医的计谋。

    老庄主不曾料到,却让慕华惨遭那群人的杀害。他亦以武林盟主之便,大肆为慕华报仇。

    第二天长清贴出皇榜,若谁能救出当朝驸马,赏黄金十万两。反之,若揭榜者不能治好驸马,便屠杀满门。

    蝶雨耳畔回响着老庄主的话语,“蝶雨,不要再记恨封尘,也不要告知他自己的身世。”她贴上假面,换了容貌,缓缓走向了皇榜告示。

    一曲蝶雨落封尘

    许多年后,江湖间流传出一个未解之谜。长清城外的鬼椁山庄为何在娶了公主三日后,一夜之间便被夷为了平地?鬼棺与鬼医亦是从此绝迹于江湖。

    西域玉门关下,“知鬼”茶肆内,掌柜的正向关内外的行人讲述着有关鬼棺与鬼医的事迹。

    “鬼椁山庄的少庄主封尘娶公主当日,并未把宝藏之事告知前朝公主。于是前朝皇上一怒之下,便派兵马把鬼椁山庄夷为平地,挖掘地下数日,也没有挖到宝藏。鬼医救鬼棺时,对鬼棺一见倾心,二人决定从此浪迹天涯······”

    掌柜的正说着,一个小男孩与小女孩从厨房里钻出来,怀里抱着一大包点心,冲着掌柜的大声喊道:“知鬼伯伯,你怎么又在骗人啦!”说完,两人便跑出了茶肆,身后跟着一只蹦蹦跳跳的猴子。

    掌柜的扶了扶额头,冲两个跑出茶肆的小鬼头大声道:“封毅、封笛,你们两个小疯子,让你爹娘把上次的点心钱给我送回来!”

    说着掌柜的看着茶肆里听自己讲故事的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是关外尘雨医舍里的两个小鬼!来,咱们继续······”

    尘雨医舍院子里种了一片曼陀罗花,是蝶雨从曼陀罗山谷带回来的种子,每年曼陀罗花中皆会有血红的花簇盛开。她知道,那是师父的血染就的,便愈加细心照料那血红的曼陀罗花。

    封尘不解,蝶雨为何每年都要让自己与她跪拜那血红色的曼陀罗花,却每年皆宠溺的笑看着她,按她所说的做,心中怀着虔诚,跪拜那血红色的曼陀罗花。

    一曲蝶雨离长清,鬼棺封土渐落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