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 默契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0:21本章字数:1613字

    听了许有臻的话,叶青彤明白过来,“你的意思,是相信我了?”

    许有臻却将前事抹得干净,“我几时不相信你了?”

    “你之前说,留我不得,要送我上路……”

    “是呀,没错,吃完了饭,就要他们送你上路。”看看叶青彤的脸色,许有臻说,“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是说此地你留不得,要尽早上路。”

    竟然当面撒谎,仿佛那些事情从未发生一般。

    “噢,是这样呀,敢情是我误会了。”他不肯承认,叶青彤也乐得不追究,免得惹他恼羞成怒,但言辞中免不了几分讥讽之意。

    “不,你没有误会,只是此一时彼一时。”许有臻却不再与她说笑,正色道:“他们在张山毅身上搜出点东西,你说的那个督军,我已经知道是谁,断定你不会与那人有牵连。之前唐突,还望见谅。”

    “没事,反正我还好端端地坐在这儿,追究前事,也没意义。”叶青彤虽然感念许有臻在性命攸关之际,还能专门为她去一查究竟,但心里到底意难平,凭什么一有事情,她就是顾全大局牺牲的对象,这一次逃过了,下一回呢?她可不敢赌,自己次次都能如此好运。

    “只是,有了这样的误会,许四少,想来你我二人的亲事,实在不适合再议,这趟公差回去,我要退亲。”

    退亲,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许有臻胸口突然觉得闷,他看着叶青彤,眼前这人,一把青丝尚湿,雪白的小脸上有劫后余生的脆弱之色,却仍然难掩那抹骨子里的倨傲。

    叶青彤却不给他细想的时间,正经说道:“先前的时候,我不想违背父母之约,所以一直等你许家提出退亲的事,现如今到了这一步,想来,若我父母在世,也是不愿的。四少你本不乐意这门亲事,如今由我提出来,伯父他也就没理由怪责你。”

    明明一直打算将这门亲事退掉,娶一个能够助力自己的女子,许有臻早就将自己的婚姻和南地的命运绑在一起,可他这会儿说出口的却是,“退亲之事,也不是你我能说了算的,要不然,也不会拖至现在。等回去再说吧,暂时就不要提了。”

    叶青彤却故意曲解他的意思,“回去还说什么呀,就依四少之意,这门亲事,以后都不提便是。”

    许有臻抬起眼来深深看她一眼,她的犹豫,她的伤心,她的退缩,她的决然,一五一十都写在脸上,她对自己真得是失望了。

    他无从解释,毕竟,他确实曾经有过割舍她的意思,不管是不是曾经护过她周全,不管最终是不是让她得已保全,但中间那一段,他的确有杀她之意。

    “吃饭吧,菜都要凉了。”许有臻避开这个话题,“明天一早,我们还是坐火车走。”

    本打算改乘汽车,因这一耽搁,时间上来不及,只有再次选择火车。

    叶青彤也知道,火车上人杂,先前的专列都出了问题,这次临时改换,更是艰难。

    到底是因为她耽搁的时间啊!叶青彤的那点恨,犹如残雪在夕照之间缓缓融化,或许,这才是他的本来面目,即使有身不由己,他最终还是惦记着她,想到火车上,他护自己在怀里,枪林弹雨之间,安全温暖的怀抱,她的心软了下来。

    也罢,纵然没有这门亲事,他们也不是仇人,叶青彤神情软和了三分,边吃饭边闲扯道:“那今个夜里,是要歇息在这了?”

    “嗯。”许有臻嘴上应着,却微不可见朝她摇了摇头。

    叶青彤眼睛往外面转了转,没有出声说道:“你是说,这里也不安全?”

    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人,叶青彤是背对着门窗而坐,许有臻对在她的对面,她无声说话,即使有人懂唇语,也无法知道她在说什么。

    许有臻眨了下眼睛肯定回答,嘴上却像是和她聊家常般说道:“夏日里总是热得很,以前这样的夜晚,你都做些什么?”

    叶青彤不明白他怎么把话扯开了,但也知道,外面有人正听着他们说话,许有臻知道,却不逮了那些人,保不准是有引蛇出洞之意,就装作什么都不知的样子答道:“和紫苏一道爬到屋顶上乘凉,看星星,你知道,天气晴朗的时候,躺到屋顶上看星星有多美,好像满天都是灯……光,琉璃似的璀璨,迷人极了。”

    最后一个句,她想说的本是灯火,突然想起什么,改成了光。

    她眼睛亮亮地,看着许有臻,又不出声地说道:“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许有臻给了一个赞扬她“聪明”的眼神,淡淡笑道:“别想那么多了,明天还要赶路,今晚好好睡。”

    叶青彤知道他说的是反话。今夜,注定是一个难眠之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