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 反咬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0:21本章字数:1283字

    一直喊冤的丁少尉听到许有臻问话,喊叫的声音更大,“许参议,您要立威,要用人顶缸,也得做到叫属下服气,我们做什么了,您要这么冤枉我们?”

    他眼睛看向立在一旁的莫少尉,“凭什么听他一面之词,就说是我和匪徒里应外合?他一向想坐我的位置,这次趁机生事陷害于我,许参议,许大人,您可不能偏听偏信啊。”

    听丁少尉话里话外的意思说自个无能,出了事就想逮个人顶下事情,许有臻也不生气,只看着他道:“不是你,怎么底下的兄弟喝了你的酒,就会睡死过去?不是你,怎么火光一起,你就跑了出去,却不喊救人?不是你,几个毛贼如何能进兵营?我倒希望不是你,不然看到丁参事白发人送黑发人,做为同僚,我也不忍心。”

    丁少尉见他嘴上说不忍心,目光却无半点暖意,不由打了个寒战,但他知道,这件事没有直接证据,只要自己不松口,许有臻未必能拿自己怎么样,只要扛到总部,叔叔总会设法救自个。

    他不开口,那几个更无从说起,做为丁少尉的狗腿子,他们所知道的,就是听丁少尉所说,机灵点,看见什么别吭气,有不对就往外跑而已。

    见丁少尉不停喊冤,那几个也哭哭啼啼,“许参议,我们只是喝酒少些,够机灵,情急之下,没有想到救兄弟们,这也有错嘛?”

    “是啊,许参议,您大人大量,原谅我们这一回吧,回头我们给兄弟们买好酒好菜陪罪……”

    “冤枉啊,许参议,小的真得什么也没做,您不能不讲证据。”

    ……

    一时间,这些人吵吵嚷嚷,鼓噪地听得人心烦意乱。

    “住口。”许有臻深吸一口气,强压住怒火,“冤枉?你们当别人都是瞎子吗?什么时候,兵营里头,能随意喝酒了,你要不是心里有鬼,怎么会打了酒来宴请大家?”

    声音并没有提高,却听得下面人心中一凛,乖乖地闭上了嘴,少顷,才继续喊冤,却不似先前那样大喊,只是小声嘟囔着。

    只有丁少尉仍摆出一副冤莫白的神情,“许参议,现在是民国了,您不能凭个想当然就定我们的罪,兄弟们这些日子练兵辛苦,我买些酒菜犒劳他们有什么错?虽说有规矩,可规矩也要讲人情,我又不是头一会宴请兄弟们,小的们在下面,不比你们官老爷高高在上,吃香喝辣的,也是我心慈,体恤他们,难不成,连这个您也能揪着说事?”

    不等许有臻回答,他又道:“就算如此,您顶多只能定我个不按规矩办事,那里通外贼的罪名可按不到我身上,兄弟们累了,再喝点酒睡得早些难免。火光起来,哥几个睡得浅些,一时慌张跑了出来,可后来,我们不是回去救人了吗?至于毛贼怎么进了兵营,该问问许参议你——”

    他睨了许有臻一眼,“大家都看着呢,我们出来的时候,许参议你们已经在外头了,比我们跑出来可早得多,难不成,您和这场火也有干系?那几个毛贼,谁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们这儿,守卫森严,从前可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怎么你许参议一来,就出了事?”

    “大家听着,我听上面说,许参议这回是要到太原查军火运输的,可他放着好好的专列不坐,逃到我们这儿,算怎么回事?”煽动完之后,丁少尉又补了一句,“我可听说,前不久才有人当逃兵,为了立军功掩过,把良民当匪徒毙了。”

    除了他和莫少尉,许有臻到兵营时,并未和底下讲明什么原因,几个人死里逃生,当时自是狼狈不堪,所以这会儿听到丁少尉所言,院里站着的兵卫们,有些神色间就露出了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