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章 谈天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0:21本章字数:1558字

    因为离得近,许有臻闻见一股如同白玉兰似的少女体香,心神不由一荡。

    他往后靠了靠,摇摇头,“没事,可能是觉得你漂亮,所以多看几眼。”

    “那你呢,你有没有觉得我漂亮?”叶青彤冲口而出问道。

    “当然,不识子都之美者,无目也。”

    叶青彤听了,却不好意思地问,“这句,是在夸奖我吗?”她读的是新式学校,平日又多是花心思在医学上,所以对于中文里的诗词歌赋,尚在仅能欣赏静夜思的水平上。

    许有臻无语地看了看她,他是三岁识字,七岁能诗,精于书法,擅诗词古文,从政后仍手不释卷,见这样浅显比喻叶青彤竟然没有听懂,顿时觉得两人没有共同语言。

    少顷,见叶青彤仍然看着自己,无奈解释了一句,“就是说,如果有人觉得你不漂亮,那纯粹是因为他没长眼睛。”

    虽然听到了赞美,叶青彤却觉得,许有臻这不过是礼貌的敷衍,他的眼神分明在说她绣花枕头一包草之类。

    是啊,他是什么样的男子,有什么美人没有见过?况且,他的心思,根本不在女人身上,恐怕,他连自己长什么样,都没有仔细看过吧?

    叶青彤心里有淡淡的失望。

    但做为一个医科生,她并不像文艺女孩那样容易悲风悯月,莫名的情绪向来困扰不了她,既然这个话题不投机,她看看窗外,换了个两个人都知道的来说,“其实,再过段时间,马六他们就能说话了,为什么要想出那样的法子,万一丁少尉不上当呢?”

    许有臻指着窗外,别人看着,就像是俩兄妹在欣赏风景,“因为等不及了,我想,就是这样,恐怕那些人,已经先一步到了太原城里。想那样的法子,也就是赌他的贪欲和执念,还好,赌赢了。”

    他再次向叶青彤致谢,“这一次也是有你帮忙,从瘦猴那里知道些消息,不然,还蒙在鼓里,以为真是督军想要我的命。”

    “你去查他们的帐,就如同虎口拔牙一般,他们哪里会善罢甘休,这一次可真得小心!”

    许有臻笑了起来,“虎口拔牙,善罢甘休,竟然能连着用两个成语,还没用错,不容易。”

    叶青彤给了他一个白眼,“四少爷,用对成语是启蒙时的基本功,我虽然不会做文章,写诗词,也不至于这些都不知道。术业有专攻,你嘲笑我,来来,给打个外科结看看。”

    许有臻脸上笑意愈浓,“你很喜欢医科呀,想念英国?”

    叶青彤点了点头,“不光是因为学医才想念英国,刚去的时候,一点也不适应那个阴冷的雾国,即使是夏天,只要一下雨,就凉下来,简直像在进入了深秋。记得有一次,我和教授到外地做完一个手术回去,等火车的时候,人很少,有风,我穿着大衣买了两杯热咖啡,和教授倚在栏杆上等火车来……”

    “那天冷的很,风吹进大衣里,简直像要把骨头割开,热咖啡喝到胃里,都暖和不过来。火车很久不来,只有几只鸽子在铁轨上溜达,有时旅客掉下一点面包渣,它们就飞上去吃,白色的鸽子飞在灰蒙蒙的天空下,真叫人想家……”

    “可是,回来这里,我又很想念那边的雨天,想念美丽的金发女孩穿着雨靴在电话亭里和恋人通话,声音婉转清脆……在英国的时候,最大的烦恼不过是做手术的时候,血管缝合不够完美,某次班上有同学分数比我高了一点……”

    她没有再说下去,许有臻却明白了,那样简单只为学业烦恼的生活,对他更是遥不可及。

    叶青彤的话,勾起了许有臻的一些回忆,他看着外面语气有些惆怅。

    “人都是这样,到了异乡才知道家乡是怎么回事,离开了以后才会想念。我十七岁那年,曾经到过华北,坐在车上,一路上所见都是麦浪,金灿灿的,让人看着就觉得富足,衣食无忧。到了傍晚时分,炊烟袅袅,一块一块的农田因为种着不同农作物,颜色各不相同,看上去就像一张画,只有大自然的颜色才能那么好看,天空高远,连风都是旷达的,来去自由,不受约束。”

    “就是在那会儿,我在心里暗暗发誓,有一天,要让中国所有的土地,都像华北平原一样,富饶,丰厚,老百姓安居乐业,过上自由自在的生活……那个时候,还真是热血,到后来,一点点被现实消磨,每当想放弃的时候,想想那金灿灿的麦浪,农田里耕作的纯朴面孔,才有了坚持下去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