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抱歉,你这个大备胎!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0:31本章字数:2021字

    我把鱼闷在锅里,香气炖得四溢。然后便开始了这一天中最难熬的时刻——等待。

    结婚三年来,我为周男放弃了事业和梦想,变成柴米油盐双手不松,刀枪剑戟样样精通的全职好老婆。

    如今却连等丈夫回来吃晚饭都成了一种奢侈——

    也许我只是不愿承认,以一个女人的敏感,很容易察觉到自己的丈夫在近几个月来……有点不对劲吧。

    这时门开了,周男踩着七点半的新闻联播结束曲进来。比正常的下班时间又晚了一个多小时。

    他在S市一家著名的制药公司任职,身上带的都是各种仪器原材料的药品味。

    我很熟悉这种气息,因为我也曾是做这行的。

    后来他觉得当技术没前途,就转了市场部。并在短短半年里晋升了运营总监,薪水翻了四倍。

    于是他叫我辞职,说养得起我,我答应了。

    我倒不是个完全没主见的女人,只是很习惯听他的话罢了。

    就如他之前对我说‘肖黎不要我了,罗绮你跟我结婚好么’的时候,我也毫不犹豫地答应一样。

    我暗恋他大学四年的时光。再后来,作为一个偶然幸运上位的备胎……备得心甘情愿。

    “罗绮,”周男看我将他最爱的那道西湖醋鱼端上来,低低叫了声我的名字:“你先别忙了,我有话跟你说。”

    我有预感,今晚的对话也许将会很令我难忘。

    然后就听到周男开门见山地吐出一句话:“罗绮,肖黎回来了。”

    鱼汤很烫,我下意识地把手指放到冰凉的耳垂上,发了几秒的呆。

    旋即微微一笑,故意不把他的话往认真里计较。我说:“真的啊。那你约她出来吃个饭吧。我知道你心里还挺怪她的是吧?”

    “罗绮,你误会了。”周男皱着眉头打断了我的自讽自嘲。

    我没睬他,径自说自己的:“放心周男,我好好打扮一下还是拿得出手的,不会让你在前女友面前丢人——”

    “罗绮!你听我说……”周男提高声音,终于打断了我的话:“我不怪肖黎。”

    我看着他,不说话了。我想当年肖黎甩了他悔了婚,二话不说就跟别人跑出国的行为无论拿到什么时代都是三观尽毁吧?如果这都不恨不怪不怨——

    “罗绮,”周男垂下头,给了我回答。

    “因为我始终,爱她。”

    爱她?多么简单的两个字,却赚足了残忍。

    我想说我早就知道——

    你应酬回来喝醉时喊的是谁,你新婚夜把我当成了谁。

    罗绮和肖黎,明明是两个一点都不会混淆的发音……

    可是当听到这个冷冰冰的‘爱’字亲口从他嘴里不折不扣地说出来时,我的心还是疼得毫无章法。

    我想我已经拥有了备胎该有的一切素养吧。不闻不问,不骄不躁,不求不闹。

    只是没想到,你周男的铁石心肠,会比这条烂鱼还难煮熟……

    按着胸口,我用力地调整着呼吸。我说周男,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难道你们…在一起了?

    有人说聪明的女人如果还想挽回婚姻,那就不要轻易撕破那层纸。可是今天的周男,明显就是来摊牌的。连糊涂都不给我机会装……

    此时他沉默,而沉默代表默认。

    我放开紧攥的拳头,抖着唇轻轻问:“多久了?”

    “小半年。”

    小半年了?

    我突然就笑了,笑得狂飙眼泪。我说半年前不就是我爸去世前后么!

    我爸拿你,那是当亲生儿子一样信任的!他身子都没凉呢,你居然就开始扯他女儿的脸皮用来做跟前女友偷情的遮羞布了?!周男你还是不是人!

    我大声冲他吼,吼得像个没素质的泼妇。

    “罗绮这是两码事!我从来都尊重罗老师,他去世我也很难受,但——”周男也提高声音:“肖黎突然从国外回来了,她……过得很不好。

    你也知道她是那么骄傲的人,要不是走投无路了会来求我么!”

    “她过得不好她活该!”我突然失控地把面前的餐桌一把掀翻了,滚烫的浓汤和死不瞑目的鱼被泼洒在光洁可鉴的地板上。

    “她玩脱线了,于是回来找你这个备胎?那你滚走了,让我这台接备胎的破车少个轱辘怎么办!

    她求你什么?求你吃回头草?脱光了衣服楚楚可怜地求包养?”

    “罗绮你说话别这么难听!”周男腾一下站起来:“她只是求我在中科帮她介绍份工作,没有你想得那么肮脏。你要怪就怪我,是我缠着她的!”

    就在这时,楼下有车按了几声鸣笛。

    我下意识地往窗外看了一眼,那辆黑色的奥迪是我们家的,是我当初卖了我爸给我的一套旧房子贴钱给周男买的。

    可是这年头,房子增价车贬值,就像男人增价我贬值一样。我终于还是走到了要为自己的愚蠢买单的尽头。

    如今周男坐在我身边,那车里按喇叭的是鬼呀?

    我冷笑着说:“她在下面,等你解决我是不是?这叫‘是你缠着她’啊?周男,我就想不通了。你们男人到底是有多瞎,连点婊子味都闻不出来么!”

    “罗绮,你别这样。”周男用这世上最悲苦的口吻说着最无耻的话:“其实肖黎一直都觉得这样对你不公平,所以她很犹豫。都是我找她的,我爱她,是我想跟她在一起!”

    “那你别缠着她了!你有什么权利说爱她?她跟你有关系么?我才是你法律上明媒正娶的女人!”我本以为我会发狂到想要动手,但突然就很没出息地软下了口吻:“周男……”

    我哽咽着,说我就当这一切没发生,你把她打发走行么?

    我都不敢求你这辈子在我身上不失控,我给你一次机会你跟她断了行么!

    我的手还攥在周男的衬衫袖子上,有些腥咸的鱼汤带着油星粘上去。他皱眉的表情难掩厌恶,大概是真的嫌弃我吧。

    “罗绮,”周男终于挣开我,目光冷冰冰的:“我今天不是来跟你忏悔得,而是来摊牌的。

    肖黎已经……有了我的孩子。”